《我们是黑暗中的幽灵——暗夜卫士》
第30节

作者: 男人不哭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蝰蛇少校说:“47这个编号在我们这里有着它特殊的含义,这个编号的主人,都是那一届的学员里最优秀的,也是敌人最为恐惧的,但同时,牺牲得也是最惨烈的,很少听说哪个47能够活到退役。”他洒脱的笑了笑,说:“不过,其他编号也好不到哪里去,每一届学员的阵亡率高达七成以上,十个人里只有三个能活到退役,所以,也就无所谓了。”
  所有学员咋舌,我的乖乖,七成以上的阵亡率,这也太吓人了吧!
  伏兵忍不住问:“怎么会有这么吓人的阵亡率?我们国家又没有跟外国爆发全面战争!”
  蝰蛇少校说:“有些战争的烈度仅次于全面战争,只是媒体从来不会去报道,自然的,也更不会有什么战斗英雄从中脱颖而出了。这些你们以后就会知道了,现在,先上去向先烈们介绍一下自己吧。”
  于是,学员们按着编号顺序依次上前,向那些英烈介绍自己。
  气氛异常庄严,也不知道是眼花了还是幻觉,萧剑扬依稀看到一位位军人从灵位后面站了起来,他们浑身是血,也不说话,只是紧握着满是血迹的钢枪,握着滴血的匕首,默默地看着他们。这种幻觉来得太过真实了,他浑身一阵战栗!

  从纪念堂出来之后,所有学员都变得沉默了。曹小强低声对萧剑扬说:“刚才我数了数,编号47的灵位一共九十七块,没有哪个编号比它多了,这个编号真的很邪门!”
  萧剑扬睨了他一眼:“你想说什么?”
  曹小强显得很紧张:“我是说,当初我们就不该换编号!”
  萧剑扬给了他一拳,笑:“你傻啊,这你也信!老子从来就不相信这个!”

  曹小强咕哝:“我也不信,但是有些东西不信邪还不行……”
  萧剑扬叫:“停,你就别咒我了,再咒我我可翻脸了!”
  事实证明,有些东西不信邪真的不行,这两位都成了顶天立地的英雄,但结局都不怎么样。这个编号真的有点邪门!
  曹小强一直在念叨着不该换编号,看样子那一排排编号47的灵位把他给吓着了,生怕这种不幸也降临到他的好朋友身上。萧剑扬却浑不在意,他根本就不信有宿命这么一回事。
  参观完纪念堂之后,紧急集合的哨声响了,学员们在蝰蛇少校的带领下,随着人流快步走进一个至少可以容纳两三千人的地下大厅。在那里,几百名军人已经巍然屹立,组成一个庞大的方阵。主席台上,一面血红的战旗正迎风飘扬,战旗上,一道闪电凌厉地划过,几乎裂布而出,而一柄长剑从闪电中间穿过,直透苍穹!图案非常简单,但是那股凝如实质的杀气却是凌厉逼人。所有人举起手,向着那面战旗敬礼,露出近乎虔诚的神情,显然,这面战旗已经寄托了他们所有的骄傲与希望。

  静默无声,落针可闻。
  曹小强好奇的低声问蝰蛇少校:“少校,为什么是闪电长剑旗,而不是五星红旗?”
  蝰蛇少校说:“因为这是我们特有的战旗,整个解放军,只有我们配拥有这面战旗!”这位少校给人的印象是冷静而随和,然而此时却一脸的骄傲和霸道。
  学员们还不懂这面战旗的含义,但是从老兵们那狂热的眼神就能猜出那个图案在他们心目中的地位,也不由自主的举手向国旗敬礼。
  这时,脚步声响起,一位年过六旬但依然精神抖擞,健步如飞的老人快步走了进来。他身材不算高大,看起来比较瘦,但腰杆挺得笔直,岁月的风霜在他的脸上割出一道道深深的皱纹,那双看过了六十余载的风云变幻的眼睛目光炯炯,总给人一种很强的压迫感。再看看他身军服,乖乖,是个少将!
  一支只有不到一千人的部队,最高指挥官居然是个少将,也太夸张了一点。
  这位老人身后还有两位同样气场强大的老头子,都是大校军衔。但最引人注目的却是这三个老头子身后那个年轻军官,他只是个中校,在这些大人物中间毫不显眼,然而不知道为什么,他一迈入大厅,所有学员的心脏就像被人踩了一脚似的,瞳孔收缩,眼睛眯了起来,所有目光都集中到这位中校身上!
  这位中校三十多岁的年纪,三十多岁的中校,也够年轻的了。身高一米七七左右,比在场的所有士兵都要高一点,面部线条刚劲强硬,犹如刀雕,剑眉斜飞,眸若晨星,额头高耸,同样高耸的鼻梁下面,嘴唇总是习惯性的抿起,给人一种很严肃,并不容易打交道的感觉。这位中校给大家的第一感觉就是帅,帅得一塌糊涂,第二感觉则是危险!
  极度危险!
  如同一把绝世神兵,镶金饰银,华丽之极,然而一旦出鞘就是血流成河!
  他目光凌厉如闪电,从学员们身上扫过,只是一个扫视,所有学员全身汗毛都竖了起来。不过他并没有说什么,而是退到那帮老头子身后,辈份和职位都摆在那里呢,还轮不到他说话。然而他那可怕的气场已经让所有人都意识到,他才是这里的主人!
  少将同样的打量学员们,不过目光并没有中校那么凌厉,相反,还带着一点长辈对晚辈特有的慈爱,让萧剑扬不由自主的想到了自己的爷爷。他笑着说:“这批孩子不错啊,一个个跟小老虎似的!林鹰,你说呢?”目光投向站在他身后的中校。
  中校开口了,声音低沉而有力,富有磁性:“还行。”
  就两个字,多一个都没了。
  三年零六个月没日没夜的刻苦训练,别说皮,血都换了好几次,换来的评价就是“还行”,学员们都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少将对这位中校一脸的无语,摇了摇头,说:“你啊……”叹了口气,打起精神来,露出笑容,对所有人说:“同志们好,你们当中大多数人对我早已经不陌生了,而有一些则是头一次来到这里,对我并不陌生。在这里我先作一个自我介绍,我叫罗爱国,1928年出生,1943年加入八路军,参加了抗日战争、解放战争、朝鲜战争,1962年被调到拉萨军分区,参加了对印边境自卫反击战,1969年又被调到沈阳军区,在边境一呆就是十年,跟苏联老大哥没少套近乎……”

  一帮学员们不由自主的咧开了嘴。我的娘,从抗战一直打到越战,这位爷到底打了多少年啊!刨去那一系列的边境冲突不说,抗日战争、解放战争、朝鲜战争等几场战争的烈度都是非常惊人的,尤其是朝鲜战争,一名普通士兵在这场两个阵营都投入了百万大军的战争中实在是比蝼蚁还贱,随便一枚凝固汽油蛋下来都会有好几条鲜活的生命凋零,能从朝鲜战场那铺天盖地的炮火中走出来的,个个都是顶天立地的英雄!他不光走出来了,而且还活蹦乱跳,越活越精神,哪里有仗打就往哪里扎,打着打着就成了少将!

  罗爱国指着身后那两位大校,说:“这两位是我的老战友,左边这位是政委徐飞鸿,右边这位是参谋长凌智,我们是同乡,一起加入八路军,一起经历了近半个世纪的硝烟烽火。他们是我的好朋友,是我的好兄弟,更是我的左膀右臂,没有他们,我什么都做不了!”
  全场爆发出一阵热烈的掌声,为了他们那延续了半个世纪的友谊和战友情谊。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