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1120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你是不是不找点事跟我吵一架就难受啊?”萧晋一脸的无奈和无语,“我连你的身体都不知道弄脏多少回了,至于还拿房间说事儿么?”
  裴子衿一滞,想起以前两人在这间套房中的疯狂,就表情不自然的转过身去,硬声道:“事情已经办完了,你还是赶紧回去跟你的女人好好告别一下吧!该有的安排总得安排,回头万一回不来,也不至于让人家什么都落不下白跟你一场。”
  萧晋摇头叹息:“你是唯一一个一点都不避讳‘我回不来’这四个字的女人。”
  “因为我不是你的女人!”
  “那战友呢?也不是吗?”
  裴子衿沉默。萧晋苦涩一笑,转身开门。“跟你报告一下:我给那胖子吃的‘毒药’是之前吃面时藏起来的一块牛肉,你别说漏了嘴。另外,找人去给他买套衣服,他现在身上那套沾了屎尿,你也不想他就那么从你房间走出去吧?!”
  裴子衿依然没有回应,待房门打开又关上的声音响起,才回头看了一眼,默默的走到沙发前坐下,低头将脸埋进了双掌掌心。
  她现在所有的纠结都来自于那次的“没穿雨衣事件”。
  如果两人只是一对普通的男女,哪怕还没有彻底的爱上萧晋,她或许也不会太介意不小心怀上一个孩子,可是,她的职业、她的身份、以及她心中那个绝对不会熄灭的执念都不允许她为一个男人生孩子,尤其是在这个男人并不属于她的情况下。
  然而,自欺欺人这种事情终究无法长久,今天萧晋的一句“我同意了”,彻底搅乱了她的心湖。在那一瞬间,她甚至连一定要消灭马戏团的信念都产生了动摇,这让她如何不惊慌失措?
  说到底,无论她有多么的强大,终究都是一个女人。
  不知过了多久,她悠长的叹了口气,轻声说道:“一定要活着回来啊……”

  离开酒店,萧晋又来到了郊外的安保公司训练基地。
  基地里灯火通明,原来的学生食堂、现在的公司餐厅里人声鼎沸,显然正是开饭时间,一群肌肉猛男的荷尔蒙旺盛程度完全不亚于中学生,尤其是在军事化半封闭式的管理之下。
  走进办公楼的时候,萧晋正好跟从餐厅出来的柳白竹打了个照面。姑娘一手端着一个饭盒,另一只手还拎着一个保温桶,看见他便微笑了一下:“吃饭了吗?”
  “吃过了。”萧晋笑着回应,又指着她的两手问:“谁的?”
  “小柔的。”柳白竹和他一起并肩向楼上走去,“那丫头不管是工作还是游戏,总是没个时间,明明天天都向我抱怨坐的时间太长屁股都不翘了,却像是粘在了椅子上似的,让人一点办法都没有。”
  “她是生病那一年多不见天日给憋坏了,”萧晋说,“本身就是个不安分的主儿,愣是装了那么长时间的林黛玉,没变态已经说明她的心理素质够好了。”
  柳白竹转头看了他一眼,“说起来,当初我也被她的样子给骗到了,以为像她那样娇滴滴的小姑娘,肯定逃不脱你的手掌心,所以在囚龙村才会对你那么防备,没想到这么长时间过去了,你竟然一直都没有对她下手。”

  “别说的好像我见到美女就走不动道好不好?咱俩认识时间也不短了,不也没对你下手么?”萧晋苦笑,“我虽然好色,但并不喜欢渔色,漂亮姑娘赏心悦目,看一看当作洗眼睛就行了,没必要全都弄到家里来。”
  “不渔色身边还有那么多女人,要是真渔起来,别的男人是不是就只能打光棍了?”
  “感觉!感觉你懂不懂?我喜欢上一个女人,那一定是因为她身上的某种特质打动了我。”
  “明白了。美色只是你愿不愿意去了解一个女人的基础,了解之后的感觉才是会不会下手的根据。”

  “没错!就是这样。”
  “你果然是一个应该被唾弃的渣男。”
  萧晋哈哈大笑。
  说话间,陆熙柔的办公室到了。女孩儿从电脑前抬起头来,哎呀呀的就冲到柳白竹面前,接过饭盒和保温桶开心道:“我都快饿死了,还是白竹姐最疼我!”
  “小竹竹,看明白了没?”萧晋指指像没瞅见他一样跑去茶几前的女孩儿,撇嘴说,“这丫头根本就不是为了工作或者游戏废寝忘食,而是懒得下楼跑去餐厅吃。
  她知道你关心她,绝对不会让她饿着,所以才敢这么有恃无恐,以前没你送饭的时候,她不也长胖了好几斤?”
  “喂喂喂!死变态,”陆熙柔嘴里叼着一根鸡腿不满道,“看破不说破,做人要厚道,懂吗?”
  柳白竹哭笑不得的摇摇头,分别看看他俩说:“当初我真的错了,就不该费那么大的心思戒备,你们两个原本就是绝配。”
  “是吧是吧!”陆熙柔又开心起来,“连白竹姐都这么说,死变态,你什么时候娶我啊?”
  萧晋直接翻个白眼:“下辈子。”
  陆熙柔抬手砸过去一个东西,他接住一看是只鸡翅,就放嘴里大嚼起来。

  柳白竹挑挑眉,问他:“鸡身上你最喜欢吃哪个部位?”
  “鸡翅啊,怎么了?”萧晋茫然的回答。
  “没怎么,我祝你们早生贵子。”柳白竹转身匆匆离开,仿佛再多呆一分钟就会被他俩独特的相处方式给毒倒一样。
  “完蛋了,白竹姐肯定以为我喜欢你,我要嫁不出去了,死变态,你可得负责任啊!”
  “负你妹,你本来就嫁不出去好不好!”

  “你……死变态,你等着,姑奶奶吃完饭再收拾你!”
  “那你慢慢吃,我来也没什么重要的事,反正情况你都了解,该怎么做你也很清楚,我去安抚一下鲛就走。”
  陆熙柔头都不抬:“嗯嗯,你去吧!明天我就不送你了,祝你一路顺风,马到成功。”
  萧晋瞅瞅她那像是饿了好几天的样子,无语的摇摇头,开门离去。然而,当房门关上的那一瞬间,女孩儿忽然噌的一下跳了起来,冲到电脑前戴上耳机,对着麦克风喊道:“语儿语儿,你还在不在……”
  贺兰鲛依然还在床上躺着,脸色蜡黄,死气沉沉的眼睛在见到萧晋的时候才绽放出一丝活人应有的光彩。
  “老板!我的伤势已经好了,为什么你还要限制住我的行动,是不是敏敏她出了什么事?”
  萧晋拿过他的手腕,一边把脉一边面无表情的说:“敏敏没事,相反,她已经恢复了神智和记忆。”
  贺兰鲛顿时激动起来,“真的?她现在在哪儿?我要见她!”
  “再等几天吧!”放开他的手腕,萧晋又掏出银针包,开始为他施针,“敏敏曾经都遭遇过什么,那天我已经跟你讲的很清楚了。
  如果你还有一点脑子,就应该能想象得到此时恢复了记忆的她会有多么痛苦,而带给她那些痛苦的根源不清除,她可能这一辈子都很难快乐起来。所以,明天我会和她一起去一趟夷州,彻底解决掉这个问题,等我们回来,再带她来见你。”
  贺兰鲛痛苦的浑身颤抖:“老板,我求求你让我也去吧!我是她的哥哥,她的仇应该由我来替她报。”

  日期:2018-04-23 06:3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