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的囚牢》
第25节

作者: 莱莉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神色又是一僵,怎么好端端的又扯到周宣了?!关周宣什么事啊!幼稚!
  “你想多了!再说,我的事,还轮不到你来管!”我更加气恼,音量也不由的提高了。
  不管怎么样,今天我一定要带小家伙儿走!

  齐桓见我有故意之嫌,眸色随之一寒:“我绝对不会让我的孩子认别的男人为父亲!”
  我听后,真的要被气笑了!我听着他可笑的话,气的直冷笑。
  一脸不屑的看着齐桓:“这么多年来,孩子都是我一个人带大的,你当时不是不相信这是你的孩子吗?现在也不用相信!我想怎么做就怎么做!你管不着!“
  我就是故意要气齐桓,谁让他不经过我同意就把小家伙儿从幼儿园带走,连给我说一句都没有!是!我是希望小家伙儿不再那么闷闷不乐,不再觉得自己与其他小朋友不一样,我也想让他有个爸爸!可是这不代表我就允许齐桓把小家伙儿一步步从我身边夺走,我今天多少点失控,谁让他蛮横无理,夺子无情呢?

  齐桓听到我骂他幼稚也不反驳,就那样任我发泄,一脸淡淡的看着一边,装作没听到的样子,好像生怕隔壁的小家伙儿听到我们两个在争执一样。
  我看着这副场景,不知为何,心中突然升起一瞬间的泪意,为什么这样的情景不能发生在四年前,为什么这样的齐桓不能出现在四年前?
  如果这样的情景出现在四年前,她和齐桓是不是就不会走到这一步,说没有任何关系,却偏偏还藕断丝连,说是夫妻,却偏偏冷漠的像是陌生人,就这样,纠缠不清,齐桓不肯放过我,我也因为熙熙不得不去再次去找他,为什么……
  我不明白我为什么就在这一瞬间崩溃了,或许是齐桓这一段以来暧昧不清的态度,或许是感受到小家伙儿心中不在只有我一个人,而是在这么短的时间强硬的住进另一个人,这个人还是他的亲生父亲――齐桓,或许是小雅的那句,她爱他为什么要放手?或许是小家伙儿问我为什么他没有爸爸,或许更远,他冰冷无情的说出那句:何秋,我们离婚吧!或许更远更远……
  我疯了般的头一次蹲下抱住自己大哭,齐桓似乎一下子慌了,连忙轻轻的把小家伙儿递给容姨,示意她抱回房间,连忙走过来,打算要抱住我。
  我一下打开他的手,哭喊:“不用你假好心!你把小家伙儿还给我,还给我……我什么都没有了,我只剩下他了,你别抢走他,不要……”
  我边哭边喊,到最后已经泣不成声,声音越来越低。
  齐桓眼中闪过一丝后悔,低声道:“我没有打算跟你抢熙熙,我只是...只是...想让你将注意力放在我身上,才故意去气你,我不是真的要从你身边抢走熙熙的,熙熙是你的儿子,这一点永远都不会变!”
  齐桓用他的手轻轻的拍着我的背,在说到他只是想让我注意到他时,语气中带着深深地落寞。
  我渐渐止住了哭声,但仍然不想理会他,抬起仍带着泪珠的双眼,放平自己的语气,淡淡道:“齐桓,我想跟你认认真真的谈谈。”
  齐桓眼色复杂,他知道我要说什么,但始终什么都没有反对,掩住失望的双眼,缓缓开口:“好。”
  说罢,我从地上站起来,慢慢走到沙发上坐下,齐桓复杂的看了我一眼,也慢慢坐到了沙发上。
  “齐老夫人知道熙熙的存在吗?”我突然问道。

  齐桓讳如莫深的看了我一眼,缓缓开口:“我没有告诉他熙熙的存在,至于...当初那个孩子,我担心她不肯消停,就告诉她你已经打掉了,当初的事...是我们齐家对不起你。”
  我看着齐桓眼中含着流露于外的深深愧疚,也不好再多说什么,毕竟当初的事,他并不知情,尽管我至今仍未放下那段恩怨与心结,但至少我已经不再像四年前那么恨他。
  我听到他没有告诉齐老夫人,终于微微的松了一口气。
  一想到齐老夫人,我的心还是会有些疙瘩,齐桓从小没有爸爸,全靠齐老夫人一个人把他养大,如果单论做事来说,那是个雷厉风行、杀伐果断的女人,兴许是受商业上的影响,她具有强烈的掌控欲,而这种掌控欲自然而然也就影响到了生活上。
  记得七年前,我还跟齐桓谈恋爱的时候,齐老夫人来找过我,我当时也很年轻气盛,最看不惯的就是齐老夫人那种盛气凌人的人,当齐老夫人把钱打到我脸上,一脸不屑鄙夷的说让自己离开她儿子的时候,还毫不留情的顶了回去。
  齐老夫人做事做人都会给我一种无所不用其极、盛气凌人的感觉。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轻蔑的眼神,不似周宣的妈妈――周夫人不管遇见谁,都会带着三分难辨真假的笑意,齐桓的妈妈――齐老夫人我真的很少见她笑过,基本都是冷着一张脸,一脸严肃。
  我不知道她如果知道了熙熙是齐桓的儿子后会保持一个怎样的态度,是会把熙熙抢走带到身边抚养,还是让我带着孩子离齐桓越远越好,不要干涉到齐桓以后的生活,不管是这两种中的那个结果,我都不愿意看到。

  我不想也不会去离开熙熙,也不想让他再像以前一样问我为什么别人小朋友都有爸爸,而他却没有。
  我沉吟着开口:“那就好。”
  我犹豫了几秒,想到我今天打算跟齐桓好好谈一谈的事,慢慢沉静下波动的心,用极其认真的眼神看着齐桓,缓缓开口:“我想跟你商量一下熙熙的监护权的问题。”
  我顿了顿,说出我的想法:“熙熙的监护人是我,所以今天的事情我不想再发生第二遍,你就算想他了,也应该提前告诉我一声,而不是一声不响的把他接走。”
  齐桓沉了沉语气,慢慢开口:“今天的事,是我考虑的不够周全,但是对于你说的熙熙监护权是你一个人的这个问题,我不承认,我是熙熙的亲生父亲,不管你我关系怎么样,这都是改不了的事实!所以――我希望他能能跟我在一起住,以前他一直以为自己的爸爸死了,可是现在我出现了,我的儿子不会再没有爸爸!”
  齐桓说的坚决,不容反驳的语气。
  可是,我怎么能让小家伙儿跟他住在一起?这跟把小家伙从我身边夺走又有什么分别?!
  我气忿不平的开口:“让熙熙跟你住在一起?那不可能!”
  我果断拒绝!
  齐桓不在意的耸耸肩,又回到了那副无赖的样子,语气轻松的开口:“不可能吗?那我们就一起来看看到底可能不可能。”
  说完自己走到酒柜拿了一瓶红酒,给自己慢慢到了半杯,好整无暇的看着我,神色淡淡,却带着一股子自信。
  我一下怒从心起,的确,他有这个本事,让我和小家伙永远分开,我气急:“你――”
  齐桓丝毫不受影响,悠闲的轻轻抿了一口红酒,还微微闭上眼,似乎在享受红酒带来的味道。

  我看着他一脸无赖随意的样子,正要站起来跟他理论,齐桓却突然缓缓开口:“其实――还有更好的办法,你不用跟熙熙分开,我也不用跟熙熙分开。”
  说罢,便将目光注视着我,似在等我的反应。
  我疑惑的挑眉抠门,看着他,示意他说下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