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未冷,大圈》
第256节

作者: 龙易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屋里的丁建国非常无语的道:“草,枪林弹雨的忙活着,到最后我们一点皮毛没捞到?雷锋叔叔啊?”
  王莽淡淡的道:“年轻人别为了眼前的利益而放弃更广阔的森林,咱们现在是啥底子啊?就敢把察哈的地盘给接到手里啊,我告诉你打完察哈之后我们要是占了他的地盘,不出三个月各方牛鬼蛇神就得盯到我们身,不出一年咱们就得倒在金三角那片土地,但是彭家声占山为王那就没毛病了,谁敢动他?再一个,我们又不做丨毒丨品生意,你要那块地盘有什么用?”
  “哎,心眼都让你们兄弟长了,真他么阴损”丁建国一点就通了,大圈是不想当这个出头鸟不想太引人瞩目了,才来掸邦不过几个月,他们先是端了素旺查,这要是再干掉察哈,大圈就相当于是站在山巅了,到时候各种有色眼光全都会落在他们身。
  这根本就不符合安邦低调,务实,外加装bi的性子!
  和赵援朝联系完之后,安邦最后一个电话打给了林文赫:“你们那边,接头了么?”
  “人今天午就到了,按照你的思路唠了一下”
  “呼······”安邦吐了口气,连连点头道:“那就好,那就好,只要人到了你们把思路拢一下,那剩下的就不会有什么问题了”
  “实话,安邦你是我为数不多佩服的人,我算出来了,你就算不在道走,就是去当鸭子你没准都能混香港的富豪榜,心眼都让你长了”
  安邦了眼丁建国,道:“草,合着我在你们心里就是这印象啊?”
  “那我在和你聊一下,你给你黄奶奶洗裤衩子的事?”
  安邦无语的道:“别他么跟我扯了,我心都烦躁了”
  “哎,你等会,有人和你哈”林文赫在电话里嚷嚷了一下,随后电话中一个沉稳的声音响了起来:“安,莽子·····”

  “啪”
  安邦和王莽的眼神同时愣了下后,随即两腿下意识的并拢然后条件反射的就敬了个军礼。
  “排长好”
  “哎!”电话里传出一声长叹后,对方语气平淡的道:“不在部队里了,随便点吧,叫我生哥就行了”
  电话那头的人叫李生,曾经是安邦和王莽的排长,他俩当兵这么多年就跟三个人最亲,一是在赤柱监狱蹲着的新兵连时的班长老桥,第二个就是跟安邦通话的侦察连的一排长,还有一个则是如今正在中缅边境一带带队伍拉练的老连长。
  可以,如果没有这三个人帮他俩挺着,当兵这几年安邦和王莽不知道会背多少个处分,不会被李沧海抽段多少根皮带。
  听见老排长的声音,安邦话时就有点哽咽了:“排长,我给你丢人了,出来混了一年最后还得找你们照顾,等见面了,你抽我吧,用鞋底子抽”

  “你的事我虽然不全知道,但也多少听过一点,安,万岁军侦察连出来的人,只有战死的战士没有趴下的懦夫,你还行没给我丢人,至少人家打你一巴掌你又给还回来了,你真要是敢龟缩着不出来,那我可真会抽你了······”李生在电话里忽然掷地有声的道:“不光老排长来了,你曾经生死与共的战友们也全都到位了,放大了胆子去干,一天后用敌人的鲜血来书写出我们曾经的峥嵘和辉煌,有没有信心”

  “大点声,没吃饭么?”
  “有!”
  酒店楼下,行人路过忽然茫然抬头,方不知第几层突然传来一声铿锵有力的怒吼。
  安邦握着拳头,泪水潸然而下,曾经他被踢出了军队后,以为自己再也没有机会能够和那些生死与共的战友再次并肩作战。
  今日,老排长一席话,让他埋在心底的那份期盼又再次被焕发而出。

  万岁军,侦察连,一个来自战火纷飞的年代,立下赫赫战功的功勋连队!
  何为万岁军?
  就是当年东征西战,解放后拱卫京城的那支部队,万岁军中的王牌侦察连,个个一身荣耀!
  隔天后,清晨。
  安邦,王莽和丁建国驱车从木槎进入掸邦境内。
  他们这边一进入掸邦,察哈的情报络就急速运转起来,露面的消息马就传到了营地中。
  “走了,备好弹药,车,大圈的人到掸邦了·······”
  西提猜的人开了一辆皮卡一辆面包要出营地的时候,被察哈伸手给拦了下来。

  “他不过是刚到掸邦,又不是今天来了马就得走,你非得急于这时候就去找他?稳稳不行么,至少你得先搞清楚他来掸邦的目的,到底是不是为了怕你对付他那支队伍,还是他另有别的打算,毕竟只不过死了一个手下而已,值得他冒险么?”察哈站在车旁,觉得西提猜的反应有点过激了。
  西提猜手搭在车窗,轻声道:“有一点我和大圈的人很像,就是拿身边的人当成兄弟去,而不是为我拼杀的手下,察哈我可以很明确的告诉你,如果死的不是我弟弟,而是其他的人我也肯定还是这个反应,为什么?因为我的团队就这十几个人,这是我们多年来吃饭的基础,损失一个都跟从我身割下一块肉差不多,我折在香港两个人,那和砍掉我一只胳膊有区别么?察哈,你问问车里的兄弟们,哪怕我没在金三角,他们知道大圈来人了,自己会不会过去?”

  察哈瞄了车里一眼,车中的人都没有吭声回话,但从他们面的神情可以出,他以为西提猜是在报私仇,可这些人一点怨言都没有,反倒跃跃欲试。
  “你们挺有凝聚力的”察哈点头道。
  “对,不然这么多年了,我凭什么干了一件又一件的案子而还能活蹦乱跳到现在?就是因为身边的人心都在一个地方,我们也不是没人没抓过,可没有一个会吐口,为啥?呵呵,不解释了,将军你真该需要几个像我们这样,能为彼此挡子丨弹丨的人”西提猜敲了敲车窗,道:“开车,走了”
  察哈皱眉道:“今天,我这里还有一笔交易呢?”
  “放心吧,既然他们是来你的大本营送货,你还怕什么······”
  察哈为什么想让西提猜留下来呢,是因为他觉得今天早安邦到来的消息太突然了,正好今天是林文赫给他送货的时候,两件事凑在一起这让察哈谨慎的性子产生了一点疑虑。
  之前,西提猜跟他过的那番话,他后来曾经推敲过多次,甚至特意派人去香港打探了一下,西提猜林文赫他们是内地军人出身,同时掸邦的那支队伍还有香港大圈也同是内地军人出身,并且他们都曾经在香港出现过,后来又来到了掸邦和坎巴镇,这些种种巧合重叠在一起,难免会让他有些疑窦丛生了。
  “将军,香港那边回电话了”这时,远处有人招呼了一声。
  “好”察哈听见之后连忙往回走,接过电话后急促的问道:“怎么样,有什么消息了?”
  “将军,确定的消息暂时还没有查出来,不过我接触到一个挺关键的人,他可能会了解一些事”察哈在香港的眼线道。
  察哈皱了皱眉问道:“什么意思?什么人?”

  “这个人叫骆家劲,重案组的督查,他一直都在调查有关大圈的事,并且接触也不是一次两次了,对大圈抱有很深的敌意,我正赶过去和他见面”
  “你尽快,见完之后聊过了,就马给我回话”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