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620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性是男女之间的黏合剂,有了它关系牢不可破,缺了它则日益冷淡,如同远在香港的赵尧尧,自从第二次怀孕后,再也没跟方晟有过欢爱。白翎偶尔勉强为之,却痛苦得难以忍受,此后方晟不敢再碰。
  两人来到京都第一人民医院,消毒、换衣后进入几乎无菌环境的重症护理区,隔着厚厚玻璃看着躺在病床上的叶韵,象上次白翎一样,全身上下布满插管,病床四周摆满了仪器,三名专家站在床前边看报告边低声交谈。
  “手术后她一直处于昏迷状态,医生说是正常的,医学上叫保护性昏迷,可能要到明后天才能苏醒,也可能永远醒不过来……”白翎道。
  方晟双拳紧握:“我在这儿等,直到她苏醒为止。”
  “探视时间不能超过十分钟,”白翎陪他站了会儿,提醒道,“该走了,明天再来吧,晚上有个不得不参加的饭局。”
  “饭局?你的,还是我的?”
  “我们的,”白翎强调道,“陈景荣去双江挂职的事儿快有结果了,听说你来特意作东。”
  “那个眼高手低的家伙?替我推了吧,就说我……嗯,另有安排。”
  “得了吧你,在京都你的行踪瞒得过谁?倘若单陈景荣请客我也懒得理会,但作陪的有陈皎、燕慎两尊大神,不看僧面看佛面,过去随便应付一下吧。”
  想起江业新城成功翻案,陈皎居然秘密运作请出一号首长为朱正阳颁奖,可谓居功甚伟,就冲这一点,陈景荣再面目可憎也得敷衍,遂无奈点了点头。

  “那家伙到清树挂什么职?副市长,还是副厅级县的县委书记?”
  白翎长长沉默,快到酒店时才说:“你可能大吃一惊,不过再吃惊再恼火都必须压肚子里,千万别放在脸上,明白吗?”
  过去十年白翎都不曾过问官场里的事,对方晟在场面的应对能力也有足够信心,这个时候冒出这样的话,让方晟非常诧异,问道:
  “他到清树挂职关我何事?”

  “方案有调整,陈景荣改去银山……”
  “这尊瘟神还是到银山了,”方晟倒吸一口凉气,“该不会接姜姝的位置,担任分管科教文卫的副市长吧?”
  白翎深深叹息:“不是……他接你的班,任红河经济开发区主任,副厅级,唯一值得庆幸的是不进常委班子。”
  “啊……啊!”
  第一声“啊”是万分震惊,第二声“啊”是他惊跳起来,头撞到车顶!
  “红河方兴未艾,正处于腾飞的关键阶段,需要位强有力的领导驾驭住局面、合理调控进度,逐步发掘其底蕴,怎能……怎能交给那个什么都不懂却自以为是的家伙?”方晟激动地叫道。

  白翎冷静地说:“瞧你,沉不住气不是?红河不是你方晟的地盘,领导安排谁去就去,无须经你同意!”
  “那是对红河的不负责!”方晟大吼道。
  说话间车子已开到酒店停车场,两人都没下车。方晟压根没了吃饭的心情,白翎则是不敢放他下车,担心他控制不住情绪在酒桌上发飙。
  方晟道:“当初你陪我去红河时,开发区什么状况应该见过;现在它已发展成为蓬勃兴旺的高科技电子产业区,今年总产值、增速排名双江各经济开发区前十位!但红河也存在隐忧,具体来说一是所有落户企业地皮均为租赁、合作、入股等方式,倘若合同不严谨或存在瑕疵,极有可能产生产权纠纷;二是明年宏观形势调头向下的趋势已不可避免,高科电子行业作为经济龙头将受到严重冲击,管委会必须拿出切实有效措施做好防范工作;三是基础设施推进缓慢,多项服务性行业久久未能到位,给开发区落户企业带来极大的不便……”

  “打住!”白翎笑道,“方常委在给我念年终总结呢,我只从中听出五个字——陈景荣不行,对不对?”
  “我没有瞧不起他的意思,但他没有基层工作经验也是事实。”
  “方晟同志,在京都最好别动辄吹嘘自己的基层工作经验,不然陈皎、燕慎他们的脸往哪儿搁?再说人家爱妮娅,没在基层干过一天,没有镇长、县长、市长的经历,不也进了省委常委班子?不能拿自己的长处跟人家弱项相比,否则陈景荣还说你缺乏京都部委工作经历,视野不开阔呢。”
  方晟气结:“别混淆概念!红河管委会跟机关不一样,是直接接触基层、为企业服务的,他一天没跟企业打过交道,完全干的务虚的工作,怎可能抓到点子上?”
  “你也不是天生就会,陈景荣空降到基层不就是边学习边摸索,边摸索边总结经验吗?为何动了你的奶酪就不行?”
  “红河不是我的奶酪,可它的现状需要……”
  “你离开黄海的时候,已基本从沿光观光带景区撤出;离开江业的时候,有朱正阳帮着看守江业新城;离开顺坝,蔡博士全权负责农副产品产供销一条龙产业链,所以你都很安心。可你不会一直这样称心如意,难免发生超脱掌控的事情,你就受不了?前阵子人事调整中庄彬非常失落,是你跟朱正阳使的手脚吧?这么做很不好!要有容人的雅量,黄海出来的干部为什么都必须跟你一条心?庄彬当初跟你联手是形势所迫,当了县委书记后压制方晟系也是巩固权力的需要,为何暗中报复人家?如果以这种非我族类其心必诛的心态,我觉得你当不好组织部长!”

  白翎从未这样态度激烈地批评过方晟,一时间他呆住了,目不转睛盯着对方,白翎目光坚定地与他对视,车内陷入沉默。
  良久,方晟缓缓放松身体,道:“你说得对,我过于执著了……红河只是我仕途中的一个小小站点,过去就过去了,历史不可能开倒车。陈景荣能有所作为是红河的造化,搞得一塌糊涂我也无能为力,总放不开过去,就无法迈向未来。”
  白翎微微一笑:“很不习惯吧,做到厅级领导耳里听到的只是阿谀奉承,象我这样直来直去恐怕很久没有过吧?也难怪,赵尧尧在香港,我在京都,爱妮娅在碧海,有资格约束你的都不在身边,长此以往绝非好事。”
  “怎么把爱妮娅扯一块儿了……”

  “她总能指出你的问题,继而一针见血严加批评,算是良师益友吧,很难的,不过,”她眼珠一转,“算了,上去吃饭先。”
  “别说一半留一半,我们是主客晚点没关系。”方晟急于从白翎嘴里挖出爱妮娅的消息,加之内心还是抗拒这顿午饭,强行挽留道。
  白翎看看表,道:“简要说一下吧。前阵子爱妮娅因为与FBI退役特工詹姆士频繁通邮而被有关部门监控,后来突然间两人中止联系,詹姆士也下落不明……”
  “下落不明什么意思?”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