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是黑暗中的幽灵——暗夜卫士》
第25节

作者: 男人不哭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当然不好过,北方的教官普遍比南方的教官高出半个头,脾气也坏得很,动不动就骂,或者揍人。他们挂在嘴边的一句话就是:“这样你们就受不了了?我看你们在南方是过得太舒服了!”挺伤人自尊的。不过想一想,南方的教官想必也是这样招呼那些来自北方的学员的吧?这样想想,心里就平衡了。他们在极地训练营训练的重点仍然是生存,生存是根本,如果无法生存,还谈什么作战呢?行军、宿营、痕迹追踪、痕迹清理、获取热量……通通都要学。在这个训练营里,他们充份领教到了北方的厉害,这里的晚上异常寒冷,那夹带着雪花的风不叫风,叫刀。晚上就在雪地里宿营是要被冻死的,寒区是极易让人体失去身体地热量的,甚至都不能在石头上坐,因为石头会把身体热量带走。你要不停的保持手脚活动和按摩脸部。这就是为什么志愿军战士在朝鲜战场上趴在雪地里伏击美军时,再也起不来的原因。人在流**体热量的时候会慢慢的意识模糊,好累,好困,想睡觉。一旦睡过去,就再也起不来。你在野外的寒区,不是说你穿的厚就行了,穿的厚也冷。

  如此恶劣的气候,不管是无论是行军,作战,都是巨大的考验。他们有伪装衣,从头到脚,包的严严实实。枪械,侦察设备,可以喷涂伪装色和缠绕白色的伪装带。在雪地极易反光,所以是禁止随意使用瞄准镜,望远镜之类容易反光地物体的。获取水份比较容易,到处都是雪,弄一团加热就是水了。在寒带比较蛋疼的就是,由于实在是太冷了,人在进行高强度的运动的时候感觉不到口渴,身体都开始脱水了犹不自知,一定要及时补水。筑雪洞和滑雪是必须掌握的本领,太冷了,直接在雪地上过夜,几个小时就会没命,在背风处筑一个雪洞,再打开便携式加热炉,温度会比洞外高出十几度,虽然仍然很冷,但是这十几度的温差已经足以让人熬到第二天日出了。至于滑雪就更不用提了,到处都是一米多深的积雪,徒步行走的话,不用五百米人就得累垮,在敌后作战又不能用雪地车,只能滑雪,每个人都要学会单双板滑雪方法,并且还要掌握滑雪速射,利用滑雪板做到快速的长途奔袭,快速脱离。

  极地作战成了萧剑扬最弱的一环,他的成绩只能算中上,而不管是山地、丛林、沙漠,他都是名列前三的。提起极地训练,他的第一印象就是冷,整个脑壳都要冻僵了!第二印象则是冰湖里的鱼很好吃,湖面冰封了,水里含氧量低,凿开一个冰窟就会有很多鱼争着游过来透气,想抓几条很容易……这些鱼又肥又嫩,不管是生吃还是收拾一下,在雪洞里用加热炉煮成鱼汤,都非常美味……
  在极地训练营完成了长达三个月的训练之后,萧剑扬他们又在教官的带领下来到青藏高原,接受高原训练。训练营设在那曲,海拔4500米,氧气含量只有海平面的一半。在这种地方就别想好过了,一下火车,所有学员都头痛呕吐,浑身无力,呼吸困难,视线模糊。别说生存作战了,走几步都非常困难。但是训练还是要继续的,想要克服高原反应,除了服用高原安、红景天之类的药物之外就是长途行军,慢慢的走,每天加快一点速度,加大一点负重,加长一点距离,让身体慢慢适应这种高寒缺氧的环境。高原反应是可以克服的,只要你愿意挑战。

  青藏高原给所有学员最直观的感觉就是圣洁!从来没有见过这么蓝的天,这么清澈的河流湖泊,这里的一切都是一尘不染。干净,清澈,宁静的湖泊,倒映着雄伟高大的雪山,这一切就像是一幅美丽的画卷!这里是可以洗涤灵魂的地方!当看到远道而来的僧侣三步一拜的往雪山上爬的时候,就连萧剑扬、曹小强等人都有种向这片土地虔诚膜拜的冲动,真的是太美了!在高原训练结束的那一天,学员们爬上一座6500米高的雪山,看着连绵不绝的雪山、雪河、湖泊在眼方像画卷一样铺展开来,看着雄鹰在他们脚下飞,每个人心里都让自豪感给填满了。不知道是谁带的头,大家不顾雪崩的危险放声高歌,唱起了《歌唱祖国》:

  五星红旗迎风飘扬
  心中的歌声多么响亮
  歌唱我们亲爱的祖国
  从今走向繁荣富强
  越过高山
  越过平原

  跨过奔腾的黄河长江
  宽广美丽的土地
  是我们亲爱的家乡
  是的,这片如此美丽、如此丰饶的土地,就是他们的家乡,不管是谁想将这片土地卷入战火,他们都将毫不犹豫地持枪死战到底!
  结束了高原训练,没有休息的时间,他们又要开始接受空降训练了。
  空降训练是特种部队必须掌握的技能,一支不会跳伞的特种部队就是没有翅膀的小鸟,是没有办法在现代战争中发挥作用的。第十五空降军的军官充当他们的教官,向他们传授跳伞的技巧。刚开始的时候是跳高台,等掌握了动作要领之后高度一级级的往上加,通过高台跳伞训练之后就跳伞塔,那伞塔足有两百多米高,站在上面往下瞅一眼,腿肚子直抽搐。跳伞塔的口令、信号、程序跟真正的空降几乎一模一样,就连士兵们下去的方式也是一样:被第15军的军官们一脚踹下去的,到了地面之后每个人的屁股上都多了一个灰朴朴的鞋印。

  “这跳伞也没什么难嘛。”跳过几次伞塔之后,萧剑扬觉得挺简单的。
  军官哼了一声:“真正的伞降哪有这么简单!”
  萧剑扬说:“我觉得就挺简单。”
  军官说:“先别忙着吹,等上了运输机你别尿裤子就算好了!”
  第15空降军的军官对他们从头到尾都没什么好脸色,这帮家伙装备好也就算了,最气人的是,由于训练经费有限,他们这些正儿八经的空降兵一年顶多也只能上四五次飞机,其他时候都老老实实的呆在地面训练训练再训练,而这帮孙子呢?上头的命令是往死里练,飞机烂了再给你们补!他们跳伞搭乘的是老掉牙的运五,而为了这帮孙子,上头居然专门送了三架运八过来,你说气不气人?所以他们变着法子在训练中刁难萧剑扬等人,要求苛刻得不能再苛刻了————你们待遇这么特殊,受我们一点气也是应该的!

  终于到了动真格的时候。结束了在跳伞塔的折腾之后,第15空降军的领导大手一挥,一架运八的引擎开始轰鸣……该上飞机了。上飞机的时候萧剑扬和伏兵显得很兴奋,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但是等到飞机腾空而起冲入云海之后,他们额头开始飙汗了。每个人都有不同程度的恐高症,恐高症的严重程度跟高度是成正比的,在两千多米高空中,敢大声说不怕的人,恐怕比野生华南虎还少。
  飞机的从云缝里钻了出来,高度固定在两千五百米,这一带没有云,地面也较为平坦,适合跳伞。信号灯亮起,机舱开始减压。飞机起飞之后机舱必须加压,否则里面的人难以呼吸,而打开舱门之前就必须减压,让机舱内外的气压保持一致,如果突然打开舱门,在气压的作用之下,士兵们很有可能会耳膜破裂,后果非常严重。有人叽叽歪歪说为什么不给民航客机配降落伞,这是草菅人命,开玩笑,也不看看民航客机的飞行高度,七八千米甚至一万多米的高度,你给我跳一个试试?一旦飞机遇到无法排除的险情,从出事到坠机不过几分钟时间,这点时间甚至不够给机舱减压,就这样突然打开舱门,里面的乘客十个有九个会耳孔喷血!再加上近万米高空,气温低到零下四五十度,严重缺氧,毫无准备的乘客真要跳出去,就算不摔死也得窒息,或者活活冷死!

  蚌式舱门打开,冷风猛灌进来。教官的怒吼压倒了引擎的轰鸣:“按照顺序排队过来,一个接一下往下跳!谁要是敢拒跳,我马上让他滚回老部门!”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