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是黑暗中的幽灵——暗夜卫士》
第24节

作者: 男人不哭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不,事实并非如此。在结束了所有的训练,回到总部后,他们又见到了48号,只是他再也不能睁开眼睛来看他们,给他们唱一首歌了,这个一米七三的铁骨铮铮的男子汉现在躺在一个长不过一尺的骨灰盒里,在国旗下长眠。
  他是自杀的。
  在医院里呆了四个月,终于可以出院的时候,他突然跟助理教官说想再打一次枪,让教官给他一支手枪,一发空包弹。助理教官可怜他,便把手枪和一发空包弹给了他。然后,他趁着助理教官不注意,把枪口对准自己的耳孔,扣动了板机。空包弹被引爆,产生的燃气射流洞穿了他的头颅。天意弄人,这名资质上佳的士兵来不及在战场上绽放出自己的光芒,便黯然夭折,用一发空包弹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也许,在唱出那首《归魂》的时候,他便心存死志了。
  塔克拉玛干沙漠位于新疆南疆的塔里木盆地中心,是中国最大的沙漠,也是世界第十大沙漠,同时亦是世界第二大流动沙漠。整个沙漠东西长约一千公里,南北宽约四百公里,面积达到三十三万平方公里。这里极度干旱,平均年降水不超过100毫米,最低只有四五毫米;而平均蒸发量却高达2500-3400毫米。这里,金字塔形的沙丘屹立于平原以上300米。狂风能将沙墙吹起,高度可达其3倍。沙漠里沙丘绵延,受风的影响,沙丘时常移动。这里极其炎热,酷暑最高温度达到六十七点二摄氏度,昼夜温差达到四十度,在维吾尔语里,“塔克拉玛干”的意思就是“死亡之海”,不得不说,“死亡之海”四字真的是太配了!

  沙漠训练营就在塔克拉玛干沙漠深处,一眼望过去全是沙丘,到处都是流沙,气候变化莫测,刚刚还烈日炎炎,转眼之间就狂风肆虐,石走沙飞。萧剑扬等学员来到的时候正赶上了沙漠训练营昼夜温差最大的时候,白天热得恨不得把皮都剥下来,晚上气温下降冷得恨不得把身边的人的皮剥下来当被子盖。在这种鬼地方,别说作战,连生存都极端困难。
  他们主要就是训练如何在沙漠里生存,白天学习生存,晚上也学习生存。白天气温高达四十度,沙漠里除了沙子就是石头,无遮无掩,这种环境是不适合行军作战的,但是他们就带着四十公斤重的装备顶着烈日行军,而且是长途行军,训练他们的耐渴、耐热,磨练他们的意志。于是,这些这辈子还是头一回见到沙漠的学员们可吃足了苦头了,那感觉就像被人架到火堆上烤,全身上下每一个毛孔都在疯狂的冒汗,再过一会儿,连汗都不冒了,就剩下两个鼻孔还在喘气。水壶里有水,但不敢轻易去喝,这水是留着救命的,喝一口就少一口。聪明的学员会把尿撒进水壶里,和水一起喝————沙漠生存,喝尿只是迟早的事,越往后身体脱水越严重,尿液就越咸,喝下去反而会更渴,还不如趁着现在水壶里还有水,和水一起喝。在体息的时候一些学员还会把背心脱下来用力的拧,将汗水拧出来喝下去。如果能找到新鲜的野骆驼粪便,大家就会如获至宝的捡起来用力挤压,将里面的水份挤压出来喝下去,至于味道怎么样就只能自己想象了,反正喝下去绝对不会好受的,但是现在还有谁顾得上这些喝,不想被渴死就得喝,把一切身体能够接受的液体喝下去!

  沙漠地面很软,踩上去总觉得不踏实,长时间行军很累,体力消耗非常大。识别方向、选择路线就变得尤为重要,在行军的时候尽量利用沙丘来遮挡毒辣的阳光,避免阳光直接照在身上,加快体内水份蒸发。至于取水,可以在有植物生长的低洼处挖沙坑,挖到湿润的沙层后在沙坑中央放一个饭盒,再用一块塑料薄膜把坑口盖住,往中间放一块石头。湿沙子里的水份很快就会在高温下蒸发,变成水汽凝在塑料膜上,变成水珠滴入饭盒里,用这种方法可以收集到一些水。仙人掌很多是有毒的,不能直接吃,可以削掉表皮挤出里面的沙来喝。不过这些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想找到水需要运气。休息的时候,不管是白天还是晚上,都必须掏沙窝,没有沙窝的话是没法休息的,白天会被热死,晚上会活活冷死。对了,还有流沙,这玩意是沙和地下水的混合体,流动的,一般的流沙不会对人造成伤害,但是如果碰上大型流沙就麻烦了,一旦陷进去,越是挣扎就陷得越深,双脚被死死吸住,根本就抬不出来,非常危险。所以在沙漠里看到水千万不要不顾一切的冲过去,因为水坑四周很可能就是吃人不吐骨头的流沙,如果陷进去了,身边又没有战友的话,你就完蛋了。

  教官要求他们每一个人都要像白杨树那样适应沙漠,不管在多恶劣的沙漠里都死不了。不过他倒也不急,首先这批学员主要是负责山地丛林作战的,沙漠作战属于副业,想让他们像精通山地丛林作战那样精通沙漠不大现实;其次是此后几乎每一年学员们都要到沙漠来进行训练,逐渐提高,以后还有很多时间。“全天侯全地形特种部队”说得轻松,真正做起来却不容易,需要大量时间和金钱,绝不是几年的训练就能打磨出来的。

  ***年10月,萧剑扬他们结束了在沙漠的训练,跟一批完成了极地训练的学员交换场地,转道前往北方接受极地训练。
  运输机把他们送到了哈尔滨,然后直升机将他们送往中国最为寒冷的地区。把头升出去往下一看,整个世界白茫茫的一片,山川河流,丛林湖泊,全都被厚厚的冰雪覆盖,除了风声之外听不到任何声音,好像整个世界都被冻僵了似的。蝙蝠兴致勃勃的叫:“漠河,我来啦!”
  伏兵诧异的问:“这里是漠河?”
  蝙蝠说:“当然!中国还有哪里比漠河更冷的吗?”
  伏兵想了又想,还真没有。
  蝙蝠说:“我爸以前在沈阳军区服役,一到冬天啊,那雪就埋到窗台了!那时我才一岁,我爸手下那帮**兵把我拎起来从二楼扔下去,然后又跑下来将我从雪堆里扒出来,再上二楼再扔,那么高掉下来落入雪堆里,跟落进棉花堆里似的,可好玩了。”
  曹小强眼都大了:“我靠,那帮**兵!”
  蝙蝠只是觉得好玩,他妈妈却一点都不觉得好玩,回来的时候看到他冻得脸蛋通红还笑嬉嬉的任由那帮兵将他从楼上扔下去,气得当场就拔手枪要毙人了。
  直升机开始旋停,曹小强纵身从七米多高处跳下去,结果整个人都扎进了雪堆里,半天才爬出来,指着快埋到脖子了的积雪大叫:“我日,这也太夸张了吧!”

  萧剑扬耸耸肩,说:“看样子我们的日子不好过喽!”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