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是黑暗中的幽灵——暗夜卫士》
第20节

作者: 男人不哭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萧剑扬腼腆的笑了笑,说:“教官你过奖了!”
  曹小强撕下一只鸡翅膀递给教官,说:“教官,尝尝我做的叫化鸡!”
  教官接过来啃了一口,说:“不错,好吃!”冲一名助理教官叫:“这种好日子怎么能没有酒呢?去,弄几箱好酒过来!”
  大家欢呼起来,当兵的都喜欢喝几口烈酒,但是军营里纪律实在太严了,他们已经有一年多没有碰过酒了!在所有人的欢呼声中,好几箱烈酒被抱了进来,是董酒。董酒是前线官兵最喜欢的酒,每次要组织拔点,突击队昂然列队,手里捧着个海碗,军长挨个敬酒,大家一人一大碗董酒,昂头一饮而尽,把碗一摔,借着几分酒劲大步流星的走上战场,然后就是铺天盖地的炮火,轻重机枪、火箭筒、冲锋枪的怒吼,喷溅的血花,猎猎飞扬的红旗,还有胜利。董酒因此而闻名,成了军人的酒。这酒本来是送军人上战场的,现在教官拿出来,作为离别的酒。来自贫困山区的和从前线下来的,就没有几个不是海量的,这么长时间没有碰过酒了,又是好酒,一个个什么都不管了,开怀畅饮,大碗喝酒,大口吃菜,好不痛快。酒劲上来了,大家没大没小的勾肩搭背,大声说笑,直到喝趴下为止……

  这是进军营以来难得的轻松时光,大家都很开心,完了还合影留念,只是都醉得不行了,一个个东倒西歪的,那照片要多丑就有多丑。很多年之后,萧剑扬看到这张照片,不管心情多糟糕,笑容都会一点点的在嘴角绽放……真的是太丑了!
  笑着笑着,眼泪就滑了下来。
  那是他们这批学员第一次坐到一块喝得大醉,也是最后一次了。
  第二天,直升机来了,离别的时刻要到了。学员们背上行李,默默的走向直升机,基地所有人员都来送他们,都眼圈红红的。几个助理教官挨个捶着学员们的肩膀,大声说:“加油,有空回来看看,不要忘了我们!”学员们眼泪都快流下来了,哽咽着说:“我们有空一定会回来看你们!”那些军犬开始的时候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在学员们上直升机的时候突然反应过来了,扑上去咬住学员们的裤脚劲往后拽,喉咙里发出呜咽,差点就让学员们哭了出来。

  教官大声把那些军犬喝了回来,他依然是那样的冷峻,令人生畏,只是在直升机腾空而起的时候,坐在舱门附近的萧剑扬分明看到这位冷峻的军人转过身去,用袖子抹着眼泪。一年零六个月的朝夕相处,教官已经将学员们当成了自己的孩子,他打他们,骂他们,罚他们,都是为了他们能尽快的成长。现在他的孩子们长大了,他要亲手将他们送走,从此一去不再回来。这么多孩子一下子全走了,他的心也被掏空了,而每隔一年零六个月,他的心都要被掏空一次!

  直升机飞向成都,学员们和老兵都将在那里下飞机,然后老兵返回军区总部,学员们登上等候在那里的运输机,飞向下一个训练营。终于离开了那个折磨了他们一年半的训练营,摆脱了教官无休止的哆嗦、臭骂、毒打和惩罚,然而没有人高兴得起来,所有人的情绪都非常低落。老兵们似乎看出了他们的失落,大声问:“知道你们为什么要接受这么多训练吗?”
  学员们摇头。是的,他们到现在都还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接受这么多训练。
  老兵们神秘兮兮的说:“坚持下去,等接受完所有的训练,你们自然就知道了!”
  直升机在成都军区一个基地停了下来,老兵们和学员们依依惜别,然后上了前来接他们的汽车,直奔军区总部。他们肩负重任,成都军区从下辖的各部队里挑选出大批身怀绝技、实战经验丰富的老兵组成一支军区直辖的特种侦察大队,这些老兵就是成都军区侦察大队的骨干。他们现在没有教材,没有专业的器材,几乎什么都没有,必须从零开始,一点点的摸索,难度就可想而知了。不过,办法从来都比困难多,再苦再难也难不住中**人,十几年之后,这支起步比西方特种部队晚了半个世纪的侦察大队已经跻身世界特种部队的前十名了。且不管这个排名靠不靠谱,能排进去本身就是对成都军区侦察大队的肯定。

  而萧剑扬他们则没有这么走运,他们选择的是另一条路。这条路不会有功成名就,不会有鲜花掌声,他们的名字无人知晓,他们的功绩同样也无人知晓。
  一架运八运输机载着这些学员腾空而起,飞往广西,他们将在那里进行山地丛林训练。
  广西是出了名的多山少地,连绵的群山将这个省份分割得支离破碎,很多地区到现在都没有通公路,就更别提电力、通信了,一切跟几百年前没什么区别。而训练营就设在十万大山深处,哪怕是用最先进的侦察卫星反复的筛,也很难发现这里有一个训练基地。
  山地丛林训练营的教官跟新兵营的教官一样,都是不到一米七的小个子,都挺和气的,让大家倍感亲切。由于所有学员都是山区出来的,对大山都很熟悉,再加上在新兵营的时候也有大量的山地训练,一个个比狼还能跑,比猴子还能爬,比耗子还能钻,山地训练进度极快,大家主要的精力都用于丛林训练上。
  亚热带原始丛林,充足的雨水和气候让那里的植被茂密。里面的树大的你无法想象,真正的参天大树,遮天蔽日的,能见度不高。有些地方的枯叶堆积有半人深,腐烂,一脚踩下去,那恶臭可以熏的人晕头转向,进入深处,经常让人感觉呼吸都不顺畅,非常压抑,各类的毒虫蚂蚁,旱蚂蝗,蛇类,大小型的动物,环境恶劣。但这样特殊的环境却给我们提供了最好的掩护和隐蔽,当你征服它时,在这片区域,你就是王者。生存,行军,摆脱,周旋,战斗,简单的几个字,做起来难。对越边境自卫反击战之前,解放军参战部队曾在云南和广西接受了三个月到半年不等的特训,然而真打起来之后却发现没什么用,面对滑不溜手的越军,解放军还是在越南丛林里付出了相当惨重的代价,一支来自北方的军队想成为亚热带雨林的主人,太难了!

  教官给他们上的第一课就是吃。
  没错,就是吃,生吃。学员们都接受过生火训练,当然不可能连堆火都生不起来,但是在丛林作战,第一条就是禁止生火,就算有无烟灶、消烟杜都不行,这玩意儿搞搞野炊还行,谁敢在敌我犬牙交错的丛林里用这玩意儿生火做饭,等着进骨灰盒吧!所以只能生吃,老鼠、野兔、蛇、昆虫、蚂蚁……逮住了就生吃,皮毛什么的还要处理干净,不能留下任何痕迹。看到教官将一条蚯蚓塞进嘴里大嚼,所有学员的胃液都一个劲的往喉咙涌!从此蚯蚓成了所有学员最讨厌的东西,别怪他们,你吃过几条就知道了。不过如果连蚯蚓都能吃下去的话,也没什么是他们吃不下去的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