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古眼:拥有一双看透世间一切赝品的眼睛后》
第149节

作者: 金元宝本尊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8-06-02 09:44:15
  男子愣了愣,左手慢慢地把枪掏出来,交在右手,熟练的一拉枪栓。
  一颗橙黄铮亮的子丨弹丨掉落坠地。
  男子顿时变了颜色。
  开了保险、上了膛的手枪,随时随地就可随意击发。

  再看九二式手枪上的铭牌和编号,身子禁不住一抖。
  “余…总。”
  慢慢地关了保险,低着头,拎着手枪,一只脚站在崎岖不平的地上,慢慢转头。
  “我说的还不够清楚吗?”
  “两个一起丢搅拌站…”
  瘸腿男人余总这时候正扶着女秘书要上车,却是在这一刻猛然回头。
  泼天狂怒的余总双眉紧缩。

  他赫然就是那晚大血拼一脚踢飞金锋,一脚干翻龙傲,最后用枪打了张丹的。
  光哥!
  “嗯!?”
  “哪儿来的枪!?”

  男子没有说话,静静的拎着枪,枪口朝下。
  余总铁青着脸,一把将身边火辣凸爆的女秘书重重推到在地。
  拄着拐杖快步走回来,低头看看枪,面色一动:“市局的?”
  拎着枪的男子轻轻摇头。
  另一个男子这时候缓缓从梵青竹身边站起来,手里多了一个本子。
  翻开本子的一刹那,这个男子呼吸顿时一滞。

  “余…总…”
  声音径自有些发抖,显然是看了本子上一些东西,受到了惊吓。
  日期:2018-06-02 11:14:15
  余总嗯了一声,一把接过本子,定眼一看,勃然变色,禁不住失声叫道。
  “特科!”
  唰的下,本子掉落在地。
  身子僵硬如铁!
  拎着枪的男子低着头低声说道:“余总。特科一动、大案惊天。”
  余总呼吸紊乱,胸口起伏不停,有些惶急:“特科的人怎么会跟着他?”
  “他就是个收破烂的杂种!”

  转头冲着另一个男子叫道:“阿华,你就是特科出来的,你认不认得她?”
  阿华摇头,低声说道:“我在特科五年,一直守安全屋。”
  “余总,她的身份是内勤。”
  余总急声问道:“内勤是什么?”
  阿华面带极度恐惧:“最高部门…”

  “没他们不能管的。”
  听到这话,余总往后退了一大步,满脸惊悚和惧怕,急声说道:“飞机,飞机,出国,马上!”
  阿华似乎又想到了什么,低低说道:“特科从不单独行动。或许是偶然。”
  余总厉声叫道:“偶然,就是必然!”
  阿华跟拎枪男子静静地低着头,一句话也不敢再说。
  忽然间,余总咬牙切齿,嘶声叫道:“算他命大!”
  “去查清楚!”
  阿华抬起头来,眼中闪过一抹惊惧:“查特科?!”
  余总手紧紧握住拐杖,指着金锋,愤恨的叫喊:“查这个收破烂的!"
  也不知道过了多少时候,金锋缓缓醒转过来,却是发现在自己一个不知名的地方。

  日期:2018-06-02 12:44:30
  身边是绿色的制服护士,房间的摆设也是清一色的制式器具。
  窗外传来一阵阵整齐划一的正步声响,还有那高亢入云的的军歌嘹亮。
  双手涂满了厚厚的烫伤膏,浓浓的草药味道,那是军队专用的烫伤膏,效果比起民用的,要好得多。
  大腿传来一阵剧痛,伸手去摸,一条长长的印记肿起老高,明显是被条状的硬物抽打所致。
  拒绝了制服女护士的搀扶,金锋下了床,站在窗前,静静的看着窗外一大片空地上、挥汗如雨的军人们。

  跟着,金锋往外走,护士下士完全拦不住。
  这时候,房门轻轻开启,一名身着劲装迷彩的少校手拎着保温盒,静静站在门口。
  那是梵青竹。
  一身紧身劲装迷彩将一米七五高的梵青竹绰约风姿凸显得玲珑婀娜,尽善尽美。
  齐肩的长发从迷彩帽的扎口里束成马尾,笔直垂在后背,黑亮照人。
  三分的英姿飒爽中带着七分的俏丽脱俗,美不胜收。
  此时此刻的梵青竹明眸璀璨,晰白赛雪,淡眉青山,秋水盈目,玲珑曲线,翩若惊鸿。
  “吃饭!”
  出人预料,梵青竹这一声吃饭没有半点昔日的冷蔑和轻视。
  平平淡淡里带着一缕低柔。
  两个人平列站着,一个向左,一个向右。却是互不相看。

  “李旖雪,在哪?”
  金锋平静的开口发问。
  日期:2018-06-02 14:14:30
  “吃饭。”
  梵青竹静静的说道。

  “李旖雪在哪?”
  “吃饭!”
  金锋没有再说话,抿着唇,往前一步,迈出房门。
  梵青竹轻轻的闭上眼睛,深深的呼吸,心间一股幽怨和委屈冲上眉间。
  什么时候,梵家最宠爱的大小姐,整个特科最出色最年轻的少校受过这样的气?

  静静的站立了一会,梵青竹猛地扭转身,拎着保温壶急匆匆下楼。
  跳上一辆特殊牌照的奔驰越野,打开设备,点击金锋手机号,立刻锁定金锋的位置。
  “金小贼。”
  “我就知道你要去那!”
  今天是周五,整个锦城上空都充满了狂暴的气息。
  一连八天的黄金大假将会在几个小时正式开启。
  心急的人们连最后几个钟头的时间都等待不起,出城的车辆开始缓缓增多,形成一条条的长龙。
  自己的板车已经不知去向,挎包还在的金锋五年来第一次坐上了公交。
  公交车上人织如潮,金锋一身收破烂的行头上来,有个中年妇女顿时捂住了鼻子。

  默默的站在一旁,把住把手,静静地随着公交车的摇晃轻轻摆动。
  身边一个三十多岁的妇女鄙夷的看了看金锋,身子往后退,
  车到了下一站,有人下车,妇女马上抢了对面的座位,手里拿着纸巾捂住鼻子,似乎对金锋很是厌恶。
  日期:2018-06-02 15:44:30
  金锋却是多看了那妇女几眼。
  目光却是停留在中年妇女手腕上的一只手镯上。
  中年妇女翻起白眼冷视金锋,开口骂道:“看什么看?回家看你妈去撒看。”
  “是不是想偷我东西你。”

  “转过去。”
  金锋脸色一变,双目收紧,双瞳深处,两道寒光直射那女人。
  中年妇女心头突的一跳,金锋眼睛里的寒意刺得自己浑身一抖。
  冷哼一声,中年妇女却是不敢再跟金锋对视。

  二十多分钟后,公交车到站,中年妇女起身下车。
  一个少年迅速过来,跟中年妇女擦肩而过,抢了空出来的座位。
  金锋偏过头看看中年妇女,再看看那少年。
  中年妇女冲着金锋狠狠的蹬了一眼,嘴里骂着臭收破烂的,快步下车。

  抢了座的少年白了金锋一眼,嗤了声,摸出了手机,自顾自的玩了起来。
  总站到了以后,少年玩着手机随着人流下车,快步穿过几个站台,进入公共厕所。
  再从公厕里出来,一身潮服的少年已经变成了一个斯斯文文穿着中规中矩的学生。
  短眉厚嘴变成了长眉薄唇,轻狂潮男变成了稚气未消,再没人能认出他来。
  开着手机上的导航,少年走出总站,七拐八绕到了一家网咖。

  电梯有人使用,少年吹着口哨,绕到后面,从楼梯上去。
  冷不丁的,少年口哨乍停。
  一个收破烂的少年拦住了自己的去路。
  少年看了看收破烂的,脚步往左绕过他。

  下一秒,少年倒退了两步。
  “做啥子你。”
  标准的锦城口因此出来,少年没好气冲着收破烂的叫道。
  金锋歪着头,叼着烟,静静说道:“不做啥子。”
  “不做啥子你拦到我做啥子喃?”
  “我又没得破烂儿给你卖。”

  “走开点儿哈警告你。”
  金锋身子偎依着楼梯栏杆,嘴角上翘,淡淡说道:“偷了那女的东西,不是贼娃子又是啥子?”
  少年呸了声,脸色有些红晕,大声叫道:“不要冤枉好人。我还是学生。”
  金锋轻轻一笑,淡漠说道。
  “袖里乾坤,鬼手摘星!”
  “很久,没见到手法这么快的贼娃子了。”

  少年一听面色顿变,大声说道:“你说啥子贼娃子?”
  “我看你才是贼娃子。”
  “让开。”
  金锋一只手慢慢从包里掏出来,空空的手心摊开,往下一盖…。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