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1119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不一会儿,一碗面吃完,连汤都喝光的萧晋擦擦油嘴,对裴子衿笑着说:“明明是一家五星级宾馆,做的面却出人意料的地道,我总是吃不够啊!”
  裴子衿眼中光芒一颤,转开脸,没有吭声。
  萧晋也不以为意,起身拍拍张家和的肩膀,说:“跟我来。”
  张家和不明所以,忐忑的跟着他走进了卫生间。“长、长官,您有什么吩咐?”
  “别紧张,放松。”萧晋又拍了拍他肩膀靠近脖子的位置,笑容满面的说,“我没什么吩咐,你也什么都不用做,只需要呆在这里好好反省一下就好。”
  说完,他就走了。张家和傻呆呆的眨了眨眼,正犹豫要不要问个清楚,忽然一阵难忍的剧痛就从肩窝处开始,迅速蔓延到整个上身。
  他的眼球瞬间布满了血丝,张开嘴想要惨叫,却发不出一点声音;想要伸手去摸自己的肩膀,胳膊却根本抬不起来,软软的倒在地上,顷刻间已是满头大汗,像一条蜷缩起来的大肥虫子一样无声的颤抖挣扎起来。

  听到卫生间里的动静,裴子衿想要进去,萧晋却把门给锁上了。
  “你对他做了什么?”她质问道。
  “没什么,”萧晋无所谓的笑,“那家伙一看就是个滑头,我时间紧,没工夫慢慢的调教他,所以就让他品尝一点刻骨铭心的滋味儿,回头到了夷州应该能变得乖顺一些。”
  裴子衿沉吟片刻,点头:“这个人将来还要做东南沿海一些赃官的污点证人,你注意点,只要不弄死他,其它随便你。”
  “不是吧?!”萧晋有点犯傻,“你可别告诉我,回来的时候我要把他和那个什么‘涛哥’一起活生生的带回来,真当我是三头六臂的哪吒吗?”
  “当然!”裴子衿回答的毫不犹豫,“国安的涉外任务性质大都是这个样子的,要是一点难度都没有,有外交人员就够了,还要我们做什么?”

  “那我要是做不到呢?”
  “随便!反正只要是你自己单独回来,撤职追责肯定是板上钉钉了。”
  “果然鹰犬爪牙没人权啊!”萧晋摇头叹息一声,又问:“我的身份搞定了没?”
  裴子衿稍一犹豫,走到一个柜子前打开,从里面拿出一个文件袋丢给他,说:“身份证、护照、往来通行证和银行卡都在里面,因为你不是国安正式编制,所以它们是有效期的,从你重新踏上大陆国土的那一刻起,即时失效。”
  “临时工更没人权!”嘟囔一句,萧晋打开文件袋掏出证件一瞅,顿时眼珠子就瞪圆了,呆呆看了半天才表情怪异的问道:“亲爱的裴大长官,虽然‘易安’这个名字相当不错,但姓裴是什么鬼?不会你们裴家下一代正是‘易’字辈、你在趁机占我的便宜吧?!”

  “你怎么知道?”裴子衿再坚持不住刻意做出来的冷漠,露出惊讶的表情,眼珠子瞪的溜圆,搭配她稍显硬朗的面容,倒有种莫名的可爱,“难道你还调查过我家?”
  “我有那么闲吗?”萧晋翻个白眼,再瞅瞅那张假证件,又摇头笑了起来,“也罢,既然惹了你不开心,被你占便宜也是应该的,权当是向我爸尽孝心了。”
  “滚!”裴子衿哭笑不得的踹了他一脚,回到沙发上点燃一支烟,说:“我在那个小山村养伤的时候,那里的安静闲适曾让我萌生出逃离城市繁华的念头,当时满脑子都是陶渊明的《归去来兮辞》,那句‘倚南窗以寄傲,审容膝之易安’更是挥之不去。
  那时我就想,如果我选择在这个小山村终老,将来生的孩子中有一个一定要姓裴,就叫裴易安,只可惜……”
  说到这里,她停住不言,神色也黯淡了下去,显然是想起了那个小山村后来的惨状。

  萧晋静静的看了她一会儿,忽然开口:“好啊!”
  “什么?什么好啊?”
  “将来你的儿子就叫裴易安,我同意了。”
  裴子衿怔住,继而瞳孔慢慢放大,脸上浮现出憧憬之色,连夹烟的手指都不自觉的颤抖起来。但这种状态持续的时间并不长,很快她就低下了头,冷冷地说:“你是什么人?凭什么同意我的儿子叫什么?”
  萧晋耸了耸肩,也不争辩,低头瞅瞅腕表,便又走进了卫生间。
  胖子张家和依然蜷缩在地上,汗水、眼泪、鼻涕、口水糊了一脸,身下也有一滩淡黄色的尿迹,空气中满是腥臊的臭气。

  他已经没有了挣扎的力气,只有身体因为本能的神经反射还在偶尔颤抖一下,眼神空洞如死尸,看到萧晋进来,才出现了一点点哀求和希冀的光芒。
  萧晋掏出手帕捂住口鼻,然后扯过一张卫生纸垫着拔下他肩窝的银针随手丢进垃圾桶,这才淡淡的开口问:“知道我为什么要这么对你么?”
  极度难耐的剧痛瞬间消失,张家和脸上露出了仿佛吸丨毒丨者过了瘾一般的舒爽表情,嘴角咧得大大的,眼泪却依然止不住的流,看上去像是已经疯了似的。
  “不知道吗?”萧晋失望的摇摇头,伸手入怀,“那看来火候还不够,再给你扎一针吧!”
  张家和顿时被吓得扭动起来,用尽最后的力气拼命摇头道:“知……知道!长官饶命!我……我一定乖乖听话……”
  萧晋笑了起来:“这才对嘛!能被选中在大陆当丨毒丨品运输商的家伙,怎么可能会是蠢货?实话告诉你,我要带你一起去夷州,那里是你的地盘,为了咱们彼此之间都省点事儿,我的手段就过激了些,你别在意哈!

  自我介绍一下,我叫裴易安,没啥大本事,对华医倒是了解不少,刚刚那一针你也应该深有体会,弄死你很简单,但我更喜欢让人生不如死,所以呢,希望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你不会给我找麻烦,而我也不用费工夫让你吃苦头,咱们合作愉快,好吗?”
  张家和点头的频率很快,似乎生怕一个不小心再被扎一针,刚才那几分钟的痛苦绝对不亚于经历了一次十八层地狱的各种酷刑,他宁愿死,也不想再体验一次了。
  “嗯,识时务者为俊杰,你很不错!”萧晋的笑容越发亲切了,从兜里捏出一颗指头肚大的深褐色圆球来,又道:“这是颗分量十足的毒药,三天不吃解药就会让你肠穿肚烂的那种剧毒,黑市上一颗至少能卖两万块华币,你看我多大方!来,张嘴把它给吃了。”
  张家和眼泪流的更多了,紧抿着嘴唇刚要摇头,就见他眉头一蹙,顿时没了所有的勇气和侥幸,闭眼认命的张开了嘴。
  萧晋屈指一弹,那颗圆球就飞进了他的喉咙,都不用他做什么,光是刺激出来的本能吞咽动作,就让圆球滑进了食管。
  “很好!我们一开始的相处还是蛮和谐的嘛,继续保持,我看好你哦!”

  萧晋哈哈一笑,起身走到门前又想到了什么,手指划拉着卫生间里的空间说:“对了,你自己冲洗一下,别用浴缸,然后把这里打扫干净,不能留下一丁点不该有的味道,这里是我上司的房间,除了我之外,没人敢弄脏她的地方。”
  裴子衿就站在卫生间门外,见他出来关上了门,立刻就质问道:“我说过你可以弄脏我的地方吗?”
  日期:2018-04-22 18:5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