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偷四爷:鲁西南贼王和他的侠盗帝国创业史》
第206节

作者: 有毛僧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鸭屎转过脸,看到雪地里站着一个人,身材瘦高,穿着大皮袄。她站在那里,双手交叉放入袖口,满目含情地看着鸭屎。
  鸭屎飞跑过去,一把将她搂在怀里,随后看来下四周问:“你一个人来的?”
  “还能有谁?”黑蜘蛛笑着说。
  “这么晚了,你跑出来会不会被发现?”鸭屎问。

  “不会的。”黑蜘蛛说。
  “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的?”鸭屎问。
  “皮六告诉我的。”黑蜘蛛说。
  “不可能,皮六知道我回了湖东,但是不知道我在哪儿。这个地方没有人知道。”鸭屎说,“快说,你怎么知道的?”
  “干嘛,你连我都不相信?”黑蜘蛛生气地说,“是我感觉到的。我的感觉就是这么准。”
  “你还感觉到了什么?”鸭屎问。
  “我还感觉到你想亲我。”黑蜘蛛说。
  “二姐,你急死我了。”鸭屎立即表现出了很着急的样子。
  “好吧,我说。是月明妃说的。皮六说你来湖东了,仅此而已。他告诉了月明妃。她对外说你肯定在这里。我也不知道她怎么知道的。就这样喽。”黑蜘蛛说。
  “她会不会告诉师父?”鸭屎问。
  “不会的。她和师父不是一条心。”黑蜘蛛说。

  “那就好。”鸭屎说,“你刚才听到什么了?”
  “风太大,就看你自言自语的,所以好笑。”黑蜘蛛说。
  鸭屎拉着黑蜘蛛的手说:“跟我来。”
  他扒开积雪,打开地下室的门,带黑蜘蛛走进了老鲶鱼的老巢。很久没有人住了,这里脏兮兮的。鸭屎点起了蜡烛,收拾了下床铺说:“你等着,我弄点柴火,烧下炉膛,待会就暖和了。”
  “快去快回。我不能待太久。”黑蜘蛛说。
  炉子在底下,一条很高烟囱在地上,通风非常好,所以炉膛很快就烧得通红。黑蜘蛛依偎在鸭屎身上,感受炉膛的温暖。昏暗的烛光下,二人久久没有说话。
  “冷吗?”鸭屎问。
  “不冷。”黑蜘蛛慵懒地回答着。
  “哦。那就好。”鸭屎说。
  “你就不能问点别的?”黑蜘蛛笑着说。
  “问什么?”鸭屎不解地问道。
  “好吧,你这个榆木疙瘩。”黑蜘蛛翻了个白眼说。

  “你饿吗?”鸭屎问。
  “天啊,你真是个白痴。”黑蜘蛛大笑起来差点跌落到地上。
  鸭屎也跟着笑了起来,将她拉到身边,两人又依偎在了一起。
  “今晚别走了。这屋子一会儿就暖和了。我多添点柴火,够一夜的。”鸭屎说。
  “不行,我再坐会儿就得走了。天明前我必须回去。”黑蜘蛛说,“你空的时候就过来,咱们以后有机会就在这里见。”
  “那就太好了。我会常来的。”鸭屎说。
  “你也别常来。这样会被人看见的。那可不好。师父很警惕这件事。”黑蜘蛛说。
  “为什么?师父怕什么?”鸭屎问。
  “怕你的敌人对我下手啊?”黑蜘蛛说。
  “师父也跟我说了,不过这样的事情不是真正的原因。你是我的师姐,同样是我的亲人。我的敌人本来对你也不会客气。师父另有想法,我估计。”鸭屎说。
  “师父还是在乎我呗。”黑蜘蛛说。
  “不是,”鸭屎摇了摇头说,“上次你被李一刀抓了,师父都打算牺牲你了。我看得很清楚。你在他心中的地位没有那么高?”
  “你骗我吧?”黑蜘蛛不相信鸭屎的话。
  “我没骗你。他的情绪逃不过我的眼睛。”鸭屎说,“师父毕竟是师父,牺牲你不表示不在乎你。只不过,他有他的打算,有他的格局。这个,我们是没法比的。”
  “我自己小心就好。师父的势力越大,我越有伴君如伴虎的感觉。”黑蜘蛛说。
  “如今,我们只能依靠他。但愿他以后能认可我们在一起吧。”鸭屎说。
  “我要走了。”黑蜘蛛说。
  “再坐一会儿吧。”鸭屎求道。
  还没等黑蜘蛛回答,鸭屎就将她抱起来,重重地将她摔在床上,自己压了过去。

  “起来,你压得我喘不过气了。”黑蜘蛛喘着粗气道。
  “让我亲一下就放开你。”鸭屎用调戏的语调说。
  “床好脏。能不能站起来亲。”黑蜘蛛生气地说。
  “闭上眼睛。”鸭屎在他眉宇间抚摸了一下,她果然乖乖地闭上了眼睛。鸭屎轻轻在她额头上亲了一下。
  “就这些?没了?”黑蜘蛛笑着说。
  “还有。”鸭屎嘟噜着嘴又凑了过来。黑蜘蛛一把将他推开,笑着说,“我走了。”
  “好吧,”鸭屎从床上站起来说,“我送你。”
  鸭屎将她送到望湖楼附近,然后躲在一堵墙后面,看着黑蜘蛛从旁边的老房子飞身上了望湖楼,钻进了自己的屋子。鸭屎心里一块石头终于落了地。
  他返回到地下室,将炉膛的火熄灭,吹灭了蜡烛,随后关好门。
  他见天上繁星点点,知道第二天是晴天,于是在地下室的门口堆了厚厚的雪。

  天微微亮的时候,他绕小路,过渔民的聚集区,回到了湖西。
  “四爷,可算找到你了。”小宋江着急地说,“出了点事儿。”
  “什么事儿?”鸭屎问。
  “抓了两个人,是野狐田那边安排进来的。”小宋江很生气地说。
  “带过来。”鸭屎极为紧张地说道。
  “让我吊死了。”小宋江道,“我审了后,就将他们吊死了。”

  “你,”鸭屎很生气地说,“下次杀人必须跟我说下。”
  “好的,四爷,”小宋江道,“还有个事。”
  “说。”
  “湖西这边有几家老渔民被偷了。”小宋江说,“估计是老大那边对我们的报复。”
  “妈的,在我们地盘被偷了?怎么可能?”鸭屎几乎不相信他说的话。
  “的确是。这不正等着你回来呢。”小宋江说。
  “有一次就有第二次,你带几个兄弟到那几个渔民家,装几个陷阱。告诉他们不要声张,丢的钱一分不少都会找回来。”鸭屎说。
  “四爷,你不怀疑老大?你觉得会是谁干的?”小宋江问,“偷他们这样的大户人家,可得有点本事啊。”
  “不会有什么大来头。在我的地盘下打食,多少得给点面子。这样莽撞,不像是老手。”鸭屎说。
  鸭屎刚要休息下,小宋江从外面又跑了进来说:“四爷,先别睡。附近又有几家渔民少东西了。”
  “什么,他妈的,胆子也太大了吧?”鸭屎大怒道,“我要亲自抓到他们。”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