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偷四爷:鲁西南贼王和他的侠盗帝国创业史》
第205节

作者: 有毛僧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多谢师父。我先忙去了。”黑蜘蛛转身要走。

  “慢着,”宁十三叫住她说:“私事聊完了,咱们聊聊公事。从今往后,你绝对不那轻易离开。外面危险,你一个女孩子家别乱跑。想去哪儿,提前跟我说声。”
  “好的师父,我记下了。”黑蜘蛛说。
  “你去吧,把皮六给我叫过来。”宁十三说,“我有重要的事安排给他。”
  日期:2018-04-21 15:49:43
  第235章 孤坟
  皮六大致猜出了宁十三的找他做什么,早早就有应对了。他很清楚宁十三的意图,是搞掉李一刀。宁十三有几个月的时间完成这个任务,李一刀也有同样多的时间应对。
  论底子,宁十三不如李一刀。论财力,他更不如。
  “皮六啊,”宁十三很客气地招呼他进屋,亲切地说,“让你做我的副手,不仅是因为你的功劳大,更重要的是因为你组织过军队,经验丰富。如今成了总司令,有何想法?”
  “宁爷,我算半个外人,您这么抬举我,我诚惶诚恐啊。什么想法啊,还不是靠宁爷的指令。您指哪儿,我就打哪儿。”皮六应和着说。
  “油嘴滑舌,跟你老爹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宁十三笑着说,“说正事了,我还真有事安排给你。”
  “宁爷您说。”皮六恭敬地看着他说。
  “是这样,”宁十三有点不好意思,但还是开口道,“咱们目前没有什么收益了,鸭屎那边新招募的兄弟也没有什么经验。同时,我也有意将怀义堂脱离出贼这个群体。所以,没让他们出活儿。在没有资本的情况下,小六子你能不能搞到军火?”
  “哎呦,宁爷,这事难啊,”皮六故意震惊地说,“东洋人占了咱们三个省,目前有继续南下的野心,枪支都不好搞了。”
  “你说的这些我都知道,”宁十三拍着他的肩膀说:“那李一刀不是搞到了吗?可见没那么难。再说,动动脑子,想想办法,总能解决的。”
  “宁爷您明说,有什么好主意?”皮六笑着说。他明知道宁十三要他主动说出去东北军借,可就是不明说。
  “小兔崽子,敢跟我绕弯子,”宁十三在皮六头上轻轻打了一巴掌说,“去你爹那要一点。”
  “宁爷,不瞒您说,东北军目前缺钱又缺粮,估计帮不上咱们什么忙。我试试看,如果可以,去借一点来。如果不可以,我也想办法筹点钱。总之,开春之后,我让宁爷见到东西。”
  “好,”宁十三高兴地说,“我没看错你。”

  皮六得了这个任务后比较郁闷。他知道宁十三早晚会向他父亲伸手,他也清楚,宁十三的梦想绝非止于微山。
  下楼的时候,他遇到了黑蜘蛛。黑蜘蛛问:“聊得怎么样?”
  “还能怎么样?”皮六丧气地说,“没有钱,让我去筹军火,这事难啊。”
  “钱的事,对师父来说并不是事。他这样给你安排,实际上是考验你。如果你实在是难以完成,就去找鸭屎。虽然师父想把怀义堂洗白,但鸭屎那边必然还会继续,不继续,他在湖西根本混不下去。”
  “你倒提醒我了。”皮六说。

  随后的几天,皮六趁很多人不注意的时候,偷偷派人约鸭屎在沛县林场见面。
  “你着急见我,我就知道你遇到问题了。”鸭屎说。
  “你有什么办法吗?”皮六问。
  “尽管师父想把怀义堂洗白,但是我猜大哥、三哥、六弟都收到了偷盗的指标。只不过,不能在微山下手而已。”鸭屎笑着说。
  “你也收到了?”皮六问。
  “何止收到了,”鸭屎将宁十三写的一张纸条递给了皮六。纸条上用小楷公正地写了一句话。由于是黑话加密的,所以皮六什么都看不懂。
  “开湖前,到微山外筹备三万个银元。”鸭屎念道。
  “啊,”皮六极为惊讶道,“如何筹备?”
  “偷啊。”鸭屎说。

  “宁爷明明想把怀义堂洗白,为何还要偷?”皮六问。
  “怀义堂没有产业,娼妓、赌博等,暂时都停了。明年之后,能否正常营业,能否赚大钱,都是未知数。这笔钱,除了偷,无处可得。”鸭屎说。
  “那你也别帮我了。我还是自己想办法吧。”皮六失望地说,“这样下来,我们俩都不好过啊。”
  “你需要多少?”鸭屎问。
  “至少一万。”皮六答道。
  “包在我身上。春节后,我秘密给你送过去。你赶紧扩人吧。你最关键的问题是人。一旦年后干起来,没有人才不行。”鸭屎说。
  “你有什么办法?”鸭屎问。
  “保底是从通天鼠那里借,然后用未来湖西渔民保护费中抽取还给他。当然,他肯定不要。但是,我们得还。一码归一码。”鸭屎说。

  “你去哪儿偷呢?如今沛县是通天鼠的,过湖区是滕州,那里你也不熟悉,河南境地很穷,徐州一带,帮会都不好惹。”皮六问。
  “我自然有办法,你就别替我操心了。”鸭屎说,“我保证给你凑够。”
  “好,那我先走了。”皮六说。
  “等下,我跟你一起走。”鸭屎说。
  “你要去哪儿?”皮六问。
  “我要去趟湖东,办点私事。”鸭屎说。
  “好的。”皮六说。
  皮六并没有问鸭屎去哪儿。他们刚到湖东就分开了。鸭屎绕道欢城,来到了莘庄一代,从莘庄到了码头区,距离望湖楼已经不远了。
  当夜,他走到了老鲶鱼的老屋前老屋已经不在了,那里成了一堆雪。他沿着之前做的标记,找到了老鲶鱼的坟,随后跪了下来。
  一句话没有说出,他就早已哽咽不堪了。
  “老爷子,我都不知道该叫你什么。叫你师父,你一直反对。叫你恩人,你一直反对。叫你爷爷,你一直反对。但是,你什么都教给了我。直到现在我才明白,你为了我倾尽了毕生所学。我还在坚持训练,我还在努力。我不知道,自己该继续坚持做贼,还是彻底洗白。”鸭屎磕了个头说。
  他的头埋入雪里,感受到雪的冰凉。寒风吹来,树上的积雪落到了他的头上。
  “如果你让我坚持你的事业,继续下去,请给我一个指示。”鸭屎哭着说,随后又磕了个头。
  突然,一阵狂风吹来,老鲶鱼坟头上的积雪被吹飞了,尖尖的坟头露了出来。
  “谢谢老爷子指示。”鸭屎磕了个头说,“你已经死了,我不知道该如何跟你说。如今,我们面临很大的困境。我无法像你一样做独行侠。我能否收徒,能否将你的绝活传递下去。如能,你给我个指示。”
  空旷的荒林,没有任何一丝特殊的地方。
  “哈哈,”他背后传来了一阵笑声,让他不寒而栗。
  “谁?”鸭屎嚷道。
  日期:2018-04-22 07:55:41
  第236章 私会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