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偷四爷:鲁西南贼王和他的侠盗帝国创业史》
第204节

作者: 有毛僧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8-04-21 08:15:15
  第234章 隐形的敲打
  宁十三没有继续和鸭屎讨论这件事,而是笑着说:“别跪了,起来吧。把窗户打开吧。你热成那样,为‘父’,哦,师父心里也不好受。”
  鸭屎站了起来,走到窗台,将窗户打开了一个小缝,小风从缝隙里吹了进来。鸭屎判断,如果全部打开,那是心里没有师父只有自己。如果不打开,那是不听师父的命令。所以,他只好打开,但又不全打开。鸭屎的行为让宁十三很满意,他笑了起来。
  “你和你师姐也没有什么,就是走得近了点。她你大几岁,还带过你。这也没什么。也不越礼。现在你大了,是个男人了,和师姐还是暂时保持下距离为好。”宁十三说。
  “师父,我。”鸭屎想解释下他与黑蜘蛛的关系,但被宁十三打断了。
  “你不用说了。你们俩都是我看大的,黑蜘蛛更是我养大的。你们想什么,做什么,不会逃过我的眼睛。按照门规,我可以立即将你们打死,至少也要除门或关禁闭。不过,你们也没做什么,只不过是走得近了点。都注意点就好了。”宁十三说。
  “师父,您想多了,我和师姐没什么的。”鸭屎解释道。
  “哦,是吗?”宁十三笑着朝鸭屎探了下身子,大声说,“那样最好了。等我收拾了李一刀等人,就给黑蜘蛛做媒,把她嫁出去。唉,你帮我问问那个林公子,如果没有结婚,可以考虑下。”
  鸭屎立即又跪下说:“师父,不行啊。”
  宁十三哈哈大笑地说:“我不过是吓唬下你,露馅了吧?如果你真的喜欢你二姐,现在就与她保持距离。李一刀没有除掉,你随时可能死掉。难道你想让她以后守寡吗?等我们收拾好微山县,你再与二姐成亲。当然,也看你们的意愿。如果那时候,你们互相不喜欢,也就罢了。”
  “不会的师父,我懂了。”鸭屎兴奋地说。
  “你懂什么了?你懂个屁。”宁十三批评道,“你的敌人会首先向你最爱的人下手。你是道中人,所以你很难享受普通人的生活。一日入行,终生难退。如果你与黑蜘蛛真的有缘分,等明年荡平微山,我再为你们安排。首先,你得确保自己活到那个时候。其次,你到时候得隐退。明白吗?”
  “师父,我知道了。多谢师父提醒。”鸭屎说。
  “你回湖西吧。等除夕的时候,把主要人都带过来,我们在楼外楼吃个团圆饭。”宁十三说。
  “好的师父,提前祝师父新年快乐。”鸭屎说。
  “同乐。”宁十三说,“早点回去吧。一化雪就冷,你路上小心点。”
  “那我去看二姐了?”鸭屎笑着说。
  宁十三装作没有听到,立即转脸看向窗户。鸭屎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于是,他补充道:“对了师父,我看雪也要化了,你跟二姐说声,我得先走了。等过年的时候,我再来看她。”
  “好。”听鸭屎这么说,宁十三转过脸,淡淡地笑了笑道。
  鸭屎与宁十三聊天的时候,黑蜘蛛坐在月明妃的屋子里很焦躁。鸭屎走后,宁十三把月明妃叫过去,盘问了一番,随后让她回了屋子。
  “我以为是师父呢。怎么样了?”黑蜘蛛见她回来了,赶紧问道。
  “什么怎么样了?”月明妃不解地问。
  “师父与鸭屎聊得怎么样了?”黑蜘蛛解释道。
  “嗨,聊得很好,鸭屎已经走了。”月明妃说。
  黑蜘蛛重又坐下,泪水止不住流了下来。
  “我没说什么,你怎么哭了?”月明妃走近黑蜘蛛,小声问道。
  “师父是不是让你劝我离开鸭屎?”黑蜘蛛抽泣着问。
  “是啊,宁爷说女人的话女人更容易听进去,所以让我劝劝你。”月明妃说。
  “好吧,”黑蜘蛛抹了下眼泪,止住了哭声说:“我准备好了,你劝吧。”
  月明妃笑着说:“鸭屎是个不错的人,有担当。目前他从事的工作都很危险。跟他在一起是要付出一些代价。不过,在这个乱世,跟谁在一起不付出代价?如果你跟了他,说不定他为了你,会减少冒险,多保护自己呢。”
  黑蜘蛛破涕为笑说:“你这是取笑我吗?”
  月明妃拉着她的手说:“女人最了解女人,你师父说得没错。正是因为了解,所以才知道彼此的内心。如果让你离开鸭屎,随便找个人嫁了,你会痛苦一辈子。人一生就那么些天,干一件自己想干的事,哪怕就这么死了,都比遗憾一生强。”
  “还是你最懂我,”黑蜘蛛拥抱了下月明妃说,“我更不怕了,大不了与他私奔。”

  “不过,眼下你得听我的。我一定能帮到你,”月明妃说,“春节前,别再去见鸭屎了。这样对你们都不好。春节后,很快就会继续与李一刀进入新一轮纷争,估计夏秋就有个分晓。在这期间,你们私下秘密往来,我帮你们安排。不过,一定要秘密。等宁爷把微山全拿下了,闲下来了,你们再去求他。如果鸭屎立功很大,说不定宁爷也得给他这个面子。”
  “我明白了。”黑蜘蛛说。
  “待会,宁爷会和你聊,你一定要拿住他。万一拿不住,你就会比较痛苦。懂吗?”月明妃说。
  “好的,我懂。”黑蜘蛛说。
  宁十三并不知道月明妃与黑蜘蛛聊了什么,所以当他见到黑蜘蛛的时候,并没有看到她难过的样子,很诧异。
  “肚子还疼吗?”宁十三问道。

  “不怎么疼了,那药挺管用的。”黑蜘小声道。
  “唉,跟你娘一样的毛病。你刚开始的时候就这样,那时候你又不好意思让我过问,闷在屋里哭鼻子。”宁十三叹口气道。
  宁十三本来是想回忆下师徒情,没想到多嘴说了黑蜘蛛生母的事情。黑蜘蛛赶紧问道:“我娘是谁?到底是怎么回事?”
  “以后再说。这个问题不要问我。”宁十三愤怒地说,“月明妃跟你谈过了?”

  “嗯。”黑蜘蛛道。
  “想通了?”宁十三问。
  “师父,什么想通了?”黑蜘蛛不解地问。
  “我让月明妃跟你聊的事情啊。”宁十三说。

  “哦,想通了。”黑蜘蛛说。
  “这不像你的性格啊,你不会在骗我吧?”宁十三说。
  “师父,在当前的情况下,我们还有那么多事要做,我和鸭屎怎么会把时间浪费在这些事情上呢?我们先搁一下,尽量少见面。等师父统一了微山再说。再说了,他比我小那么多,过两年看上了别人也不好说。”
  “唉,你这么想我就放心喽。这几天,我就担心你了。万一你出事了,我弄这么大家业有什么用吗?没用。等你未来结婚了,我一定给你准备一个大的嫁妆。”宁十三笑着说。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