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的囚牢》
第12节

作者: 莱莉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似乎听了进去,缓缓松开我,我匆忙吸了几口新鲜空气,拍了拍胸口,刚才真的要窒息了!喝多的人,力道就不分轻重吗?!
  他松开我后,继续看着我,我微微抚额,也许今天我来的真的不是时候!正想着怎么说,便感觉到手腕一紧,我被齐桓拉着带到了客厅。我微微挣扎,并不愿意与他过度接触,但是却反而被他握的更紧。看来今天是收拾不了东西了……还是想办法离开吧!
  他把我带到沙发上,突然松开了我,揉了揉额角,突然很认真的看着我的眼睛:“对不起。”语气哪还有半分醉意,他分明是清醒的!
  我有些恼怒,但又带着微微的惊讶,不论是三年前的齐桓还是三年后的齐桓,似乎从来没有变过,一如既往的高傲,不可一世,他总是习惯带着上位者的语气,哪怕是跟自己热恋的时候,说话有时也难以避免,但是他现在居然跟我说“对不起”?!

  我不太习惯的回了句,“不必,我今日来……是来收拾东西的。”我语气顿了顿,但还是耐心说了下去,有些人,注定不适合。
  “你想收拾那便收拾吧!”他叹了一口气,松了口。
  我微微松了一口气,站起来,正打算回房间去收拾,另一句话又响起:“但是我不会放手的!”带着深深的执念,一句话落下,便起身一步一步的回了房间。我愣在原地,心里五味陈杂……
  直至收拾好东西,齐桓都没有从房间出来,但我知道,他没有睡,心中苦涩之感漫漫展开,齐桓,我数年爱你如一日沉淀,必定放手予你所有碧海蓝天!转身,便不会再留恋!
  缓缓下了楼,楼下,阿宣哥仍旧在等,路灯微微的打在身上,整个人散发着柔和的气息。

  我快步走过去,阿宣哥结果我的行李,丝毫没有因为长时间的等待而感到不耐烦:“都收拾好了吗?”
  我“恩”的应了一声,又补充道:“阿宣哥,送我回家里吧!”
  阿宣哥微微的点了点头:“好。”
  不一会,就回到了爸爸那里,那里,才是我永远的家!家里的窗户上还亮着柔和的灯光,想来爸还没睡……
  向阿宣哥道过别后,打开车门,正打算下车,一只有力的手轻轻的拦住了我。
  我带着疑惑的看向阿宣哥。
  “我们的事……”阿宣哥缓缓开口,我沉默了一会儿,终于给了他回应:“我明天早上给你答复行吗?”
  阿宣哥眼中晕开笑意:“好!我等你!晚上有些凉,你赶紧进去吧,别着凉了,晚安。”

  “晚安”,说罢便转身一步一步向家中走去。
  走到家门口,从包包里翻出来钥匙,熟练的打开门,打开门后,爸爸果然还没睡,带着一副老花镜,正在灯光下看新闻报纸,听到有人开门进来,微微扭过头来,看到是我后,连忙放下报纸。
  “小秋?怎么这么晚了回来了?小桓呢?他没陪你一起来吗?”接过我的行李,边说边向后面望去,确认没看到齐桓后,疑惑的问我。
  公司的事我帮不上忙,还是不要让他再为我担心了,便没有提我跟齐桓要离婚的事,只是随便找了个借口搪塞过去了:“哦,他最近出差了,我一个人无聊,想在家里住一段时间……我妈呢?妈不在家吗?”我怕爸爸看出破绽,随意说了两句便转移了话题。
  “她今天有些发烧,我刚陪她从医院回来,现在估计还在床上休息,我怕打扰到她,就下楼来看了。”爸似乎也并没有起疑,循着我的话回应着。

  “发烧了?严重吗?我上去看看!”我有些担心。
  “那你上去看看吧,你妈现在估计也醒了,我看完这个报纸也上去。”边说边把报纸放在茶几上,起身倒了一杯水便喝边说道。
  “那我先上去了。”说罢便放轻脚步,慢慢踏上二楼。
  楼上,我轻轻打开主卧室的门,看到妈妈正好睁开眼,看到我来了,揉了揉眼,似乎还以为在做梦,看清后,忙要起身。
  我连忙过去,按住妈妈:“您继续躺会吧,爸说您发烧了?好端端的怎么发烧了?现在好点了吗?”边说边拿起旁边的水杯去接了一杯温水,递给妈妈,关心的问道。
  “哎,没事,别听你爸吓唬你,就是随着年龄越来越大了,身子也大不如从前了,很正常。”妈妈笑了笑,安慰着我。
  看着我眉头依然有一丝担忧,妈妈便无奈开口:“你放心吧,倒是你,怎么突然回来了?跟齐桓吵架了?”看到我独自回来便猜测道。
  我微微低下头,敛起眼中的神色,掩饰的笑了笑:“没有,怎么会呢,我们俩没事。”

  妈妈看到后沉默了一会儿,叹了口气:“都说知女莫若母,女儿心里想什么,妈妈心里都知道,你不用怕我担心故意瞒着我,不让我知道。说吧,你跟齐桓怎么了?”妈妈叹了口气,语气带着微微的无奈。
  我犹豫的顿了一下,试探性的开口:“我――我离婚了。”
  妈妈惊了一下,但又平静了下来,看着我,目光复杂,严重充满深深地担忧,语气有些急切:“发生什么事了?怎么都闹到离婚的地步了?”
  我沉默了一下,对着妈妈笑了笑,似乎并不愿意多说。
  妈妈看我这个样子,也知道说服不了我,便无奈心疼的开口:“算了,你自己看着办吧,就是不要委屈了自己。”
  我点点头,表示心中有数。妈妈看到我这个样子,叹了一口气,便也不再多劝我些什么。
  接下来,我们母女又谈了一会心,随便聊了一些家里的事,直到我听到有脚步声传来,想来是爸爸上楼来了,我便回自己房间休息了。

  躺在家里的床上,闭上眼,毫无睡意,脑子里开始回想今天发生的事,我终于知道了三年前的真相,看到了来自友情的背叛,不管理由多么充分,行为多么无奈,背叛就是背叛,刘媛媛,这个曾经相伴她大学四年的名字,从今往后,真的要从自己的记忆上抹去了。
  而齐桓今日得知真相后的反应,也一幕幕在我的面前回放,痛吗?悔吗?遗憾吗?从他知道真相后的强烈反应中,答案已经如此明显,但是有用吗?伤害了就是伤害了,没有无心有心,知情与不知情的差别,这段纠葛了三年的错误的感情,终于结束了……
  而阿宣哥……想到阿宣哥,我又突然不知道应该怎么去面对他,从他身上,我感受到了齐桓这三年从未给过我的温情,我贪恋这种温暖,却又知道自己只是在他身上看到了齐桓以前的影子,这对他又何其公平?
  更何况……我缓慢的将手放到腹部上,这里还孕育这一条生命,但是他的父亲不是阿宣哥,而是齐桓。

  如果留下这个孩子,无论我们将来相处有多么和谐,心里总会有个隔阂,毕竟那是齐桓的孩子,而不是他的,但是如果打掉这个孩子……
  不!她怎么可能会有这种念头?他也是自己的第一个孩子呀!自己无论如何都不能打掉他!
  这些事情像一团乱麻一样,剪不断,理还乱,想着想着,我便经不住困意,睡着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