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是黑暗中的幽灵——暗夜卫士》
第19节

作者: 男人不哭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学员们有气无力的说:“以前打得没这么凶,现在你们来了,打得更凶了。”
  老兵说:“跟他们打啊!”
  学员们苦着脸说:“以前大家徒手还有得打,现在他们抄家伙了,没法打了!”
  老兵指了指步枪:“用这个,一枪托过去他就得在地上躺半天了!”
  学员们呃了一声,当没听到。
  这一天,他们被教官操练得死去活来,满身伤痕,直到凌晨三点才休息,然后六点多一点枪声又响了,又得集合了……惨痛的教训让学员们彻底明白了,教官不希望看到他们做除了苦练杀敌本领之外的一切事情,否则就等着挨削好了。
  本以为有新人加入,大家的日子会好过一点,没想到这批老兵来了之后,日子更加难过了。教官对那些老兵还是有一点客气————也许是因为大家都在边境跟越南人厮杀过的缘故吧。不过,萧剑扬这帮学员就没有这么好的命了,老兵来了之后,教官揍他们揍得更狠,训练里出了错惩罚也更加重了。“抓最后五个”成了教官的口头禅,谁要是在武装越野的时候落到了最后五名,基本上就是跑到肠子断的节奏。还有更狠的,以前教官他们顶多是拳打脚踢,现在直接用棍子抡,虽然不会把他们打出个好歹来,但是浑身上下青一块紫一块是绝对免不了的,疼啊,疼得要命!

  老兵对他们颇为同情,问:“他们一直这样打你们吗?”

  学员们说:“以前没打这么狠,打从你们来了之后就打得更厉害了。”
  老兵们很有骨气:“跟他们干啊!不能老这样让他们欺负你们!”
  学员们只能苦笑:“以前还能跟他们对打,现在他们手里有家伙,打不过了。”
  老兵说:“我们也有家伙!”指了指手里的81式自动步枪,“用这个,一家伙下去他们得在地上趴上好几个小时!”
  萧剑扬这帮新兵蛋子只能吐舌头。用枪托砸教官,他们可没有这个胆!
  跟老兵们合练还是挺有意思的,这些老兵都是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天不怕地不怕,学员们最害怕的魔鬼山和黄泉路对他们来说只是小菜一碟,在翻越那些坑死人不偿命的障碍,穿越遍布爆炸物和尸体残骸的黄泉路的时候他们嚣张的放声大叫:“什么魔鬼山,老子才是大魔王,你们只配当小鬼,给我们提鞋倒水的小鬼!”学员们觉得提气,跟着吼,吼得震天响,教官也不管,随他们闹。在闲暇的时候大家一起交流,老兵们也教会了他们不少东西,比如说在丛林行军的时候应该采取什么样的行进方式,在山地撤退的时候选择什么样的路线最稳妥……这些都是他们在战场上一点点积累下来的经验,是一笔花再多的钱也买不回来的宝贵财富。在他们的指点下,这帮天天被军犬追得连滚带爬的学员们终于找到了对付军犬的好办法,用辣椒油、芥末、洋葱汁、大蒜等东东调试出了“要狗命3000”。别说,这招还真管用,往身上一抹,那些军犬都不大敢靠近他们了。于是他们得到了教官的奖励:

  一顿暴揍。

  “动动脑子!你们这样做是摆脱军犬了,但是敌人也是长了鼻子的!他们的尖兵的鼻子比狗还灵,你们往身上涂这些东西,还不如站在山头上冲他们大喊我在这里,向我开火!”
  虽然被揍得挺惨的,但是学员们————至少萧剑扬必须承认,教官说得很有道理,“要狗命3000”那股刺激性气味实在太浓了,别说那些身经百战的尖兵,就连他这个没有上过战场的新兵蛋子,也能轻松的根据这些气味把那些学员一个个的从丛林里找出来。所以……还是继续加强体能训练吧,直到军犬都再也追不上他们为止!
  虽说老兵们提供的“要狗命3000”换来了教官的一顿暴揍,但是跟这些老兵合练还是让学员们受益匪浅,很多教官讲了又讲大家就是不明白的东西经过他们一提点,都豁然开朗了。说是合练,其实大多数时间是老兵在带他们,使得他们进步神速。
  当这些学员的体能终于达到连军犬都追不上了的时候,他们终于可以从这个训练营里毕业了。为了走到这一步,他们用了整整一年零六个月的时间,别说换了多少层皮,连身上的血都换了好几次,对着镜子一照,连自己都认不出自己来了。最典型的是曹小强,他本来就黑,一年零六个月的操练下来,给晒得跟非洲黑叔叔差不多,全身上下只剩下两排牙还是白的。有一次他半夜上厕所,一名助理教官正从好厕所里出来,两个人迎头撞见,那名助理教官给吓得蹭的一下往后跳出几米远,惊叫:“妈呀,鬼啊!”他回到宿舍之后照了半天镜子,琢磨自己哪一点像鬼。萧剑扬也一样,给晒得很黑了,跟块炭似的。他们的身高一直没怎么长,普遍都是一米六几,一米七的样子,肌肉也不算很发达,总之就是很普通,是那种路人看过了就忘的角色。后来他们才知道,在做体检的时候他们都测过了骨龄,每个人能长多高教官是心里有数的,超过一米七五的,一个都不要,至于为什么不要,他们没有解释。

  离别的时刻到了,那些老兵完成了特训,要返回军区了,而学员们根据训练大纲,也要飞往下一个训练营,接受更加专业的训练。训练大纲要求他们能够适应任何气候,任何地形,不管是山地、丛林、沙漠、雪原还是海岛,都必须做到来之能战,战之能胜,因此地形训练是无法逃避的。总不能在战争爆发,祖国要求他们到陌生的环境进行作战的时候他们还要先花几个月时间适应当地的地形气候吧?真要是这样,大家干脆自己撒泡尿把自己憋死算了,都没脸见人了!

  离别的那天,教官让老炊做了很多好菜,会做菜的学员也撸起袖子下厨,大显身手,做自己的拿手好菜。不管他们需要什么,后勤都是敞开供应的,想要什么去拿就是了。萧剑扬做了一道剁椒鱼头,一道辣子鸡,曹小强这个二货弄了只小公鸡弄干净之后抹上油盐酱料,用锡纸层层包裹,再用黄泥包裹起来扔到火里烧。当大家陆续将自己做好的菜端上去之后,他将那团炭球从火堆里扒出来,敲掉泥,剥开锡纸,一只烧得焦黄的、滋滋冒着油花的鸡冒了出来,那个香哟,大家眼都绿了!

  忙乱了大半天之后,菜终于上齐了,湖南菜湖北菜四川菜贵州菜广西菜云南菜江西菜……一应俱全,有的做得很棒,有的则要么焦了要么不熟,引得大家哈哈直笑。教官每样菜尝了一口,最后冲萧剑扬竖起了大拇指,叫:“47,做得不错,够得上大厨的水准了,将来你退役了就算没有工作安排,去开个餐馆也能赚得盆满钵满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