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的囚牢》
第11节

作者: 莱莉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从十二层下来,便再也止不住泪水,三年了,这三年,我都活在耻辱当中,我解释不了,反驳的那么苍白无力,这段感情纠葛折磨着齐桓,也折磨着我……
  阿宣哥轻轻的拍着我的背,“委屈就哭出来,哭出来之后,我们重新开始,好吗?从此,忘了那些,好吗?”温润中夹杂着丝丝复杂。
  我明白他的顾虑,他担心我从这段虐心的感情中难以走出来,他顾虑我终究还是放不下这段感情。
  我渐渐平复自己的情绪,收拾好复杂的心情,阿宣哥试探的问我:“你……接下来打算去哪?”
  我沉默的想了想,开口:“送我回九江帝景吧,我去把东西收拾一下,我不想让我的东西继续留在哪儿了。”由于刚哭过,声音带着丝丝的暗哑。

  “好,我陪你一块去!”说罢,阿宣哥便嘱咐我等一下,他去把车开过来。
  我“嗯”了一声,沉默的等在原地,微微的风吹来,脸上的泪痕渐渐干去,我就站在路边静静的等着阿宣哥去开车。
  可是,事情永远不会那么一帆风顺不是吗?这个世间总是有那么多的巧合和注定相遇――齐桓,他从公司楼下来了,我们两个人的目光不期而遇。
  他目光深深看着我,神色复杂纠结,我就站在那里,静静的与他对视,思绪渐渐不知飘向何方,直到他就那么直直的站在了我的面前我才恍然反应了过来。
  我慌忙退后了一步,头微微偏转,试图躲开他灼灼的视线。他也不开口,就那样目光炙热的注视着我。
  终究,我无可奈何,叹了口气,只好开口打破这样的尴尬局面:“明天我们去民政局把离婚手续办了吧!”除了这个,我实在想不到我们还有什么别的话题,三年夫妻,到最后却连陌生人都不如。

  “如果我说我不想离婚呢?”短暂的沉默之后,齐桓终究还是语气沉沉的开口了。
  “你应该知道,我不是在征求你的意见,我只是在陈述一个事实。”我语气坚定。
  “那你也应该知道,我完全可以把那份离婚协议书变成无效的!”齐桓带着从未有过的偏执,但说出的话却带着变相的威胁。
  “你一定要这样吗?你放过我,我也放过你,好不好?”我带着苦涩的笑,这段感情我们都太累了……
  “我们之间……已经有太多的阻碍了,你的家人,三年前耿耿于怀的酒会,这三年来彼此之间的折磨、痛苦,他们都是真是存在过的,不是一两句话便可以轻易抹去的,我们终究还是……不适合在一起吧,也许……从一开始就都是错的!”
  这是我这三年来第一次这么认真的,心平气和的对齐桓说话,也是第一次开始反思当初热恋的开始是否正确,也许……是真的要放下了吧!

  齐桓痛苦的闭上双眼:“可是我不甘心!我们当初明明……那么要好!我们本可以幸福的!我知道我们之间有太多阻碍,可是你相信我!我一定会扫除这些阻碍,我们会幸福的!”说到最后,似乎越来越激动,双手就要抱住我的肩膀。
  我微微躲开了,嘲讽的笑了笑,换上无比认真的神色:“相信你?那你告诉我,三年前,你选择相信我了吗?这三年来?你相信我过我吗?你说你不甘心,是!你的母亲是精心设计了这件事,可是仅仅只是她的错吗?不!不是!如果你肯给我信任,哪怕是一点点,你我,也不会走到今天这种地步!”
  两个彼此不信任的人,他们之间产生的爱情,怎么可能会长久呢?也许从一开始就注定了后来的结果。
  齐桓似乎无力反驳,身体微微后倾了一下,满脸的痛苦与纠结,似乎疯了般拉着我的手臂:“我们不争了好不好,我们回家吧!回我们的家,好不好?阿秋……跟我回家吧……”
  我收敛主眼角的泪光,用力的挣扎着:“齐桓!你放开!”
  “不放!”坚定而固执。
  “放开她!”一道夹杂着汹汹怒意的声音响起,是阿宣哥。
  齐桓听后,眉目蹙得更紧,扭过头去,同时也微微松手放开了我的胳膊。
  两个男人谁也不肯退让半步,目光在空中交接,谁也不肯先开口,却谁也不肯先低头。
  我无奈的看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既然要断,那就断了干净,不再看齐桓,用尽量温柔的语气:“阿宣哥,我们走吧!”

  阿宣哥宠溺的看了我一眼,语气温和带着笑意:“好,我们走。”说罢,便来拉我的手,我条件反射般的试图躲避,可是看到齐桓一下子僵住的神情,我又不再挣脱,反而反握住他的手,阿宣哥似乎也微微愣了一下,但旋即笑意注满眼底,紧紧的拉着我手变转身离去了,只留下齐桓一个人呆呆地站在原地。
  坐上车后,阿宣哥似乎格外愉悦,笑着问我想吃什么,我有些漫不经心的回答着。
  当一盘盘冒着热气的菜被摆上餐桌,我仍旧在失神,阿宣哥连叫我三声,我都没有回应,直到他起身,刚打算走过来看看我怎么了的时候就,我才慢慢回过神来。
  “怎么了?”带着微微的关心。

  “哦,没什么,我们吃饭吧。”我微微有些敷衍的应付了事的回答着。
  阿宣哥神色未变,冲我微微笑了笑:“别想太多,先吃吧。”
  阿宣哥中间几次似乎想开口说些什么,但是看到我一脸心不在焉,也就把将要说的话咽了下去没有开口。一顿饭吃的很是安静。
  吃过饭后,阿宣哥把我送到九江帝景的楼下,揉了揉我的头发,似是安慰,“要我陪你上去吗?”
  我回之温柔的笑了笑,“不用了,我自己上去就好,我不是小孩子了,我会处理好的,你放心。”
  阿宣哥也似乎被我逗笑了,眼中笑意满满,“那好,我在楼下等你。”
  我的心中划过一道暖流,冲他微笑的轻轻点了点头,“嗯。”

  我坐上电梯,按下按钮,“叮”的一声,电梯很快就到了,走到门口,正要按下那串早已烂熟于心的密码,门忽然开了。我被吓了一跳,抬头看去――齐桓!
  浓重的酒气,满屋都是呛人的烟草的味道。齐桓的眼睛里布满血丝,目光灼灼的注视着我,我微微避开他灼热的视线,知道他喝了不少酒,所以尽量不去刺激他,不与他多做纠缠。我语气尽量放的平静和缓:“我来收拾一下我的东西。”
  但是我却忘记了,也许,这句话本身对他就是一种刺激,他发疯般的冲过来抱住我,紧紧的把我锁在他的怀里,我被他抱得几近喘不过气来,我努力挣扎,但似乎我越挣扎,越是想挣脱他的怀抱,他的手臂越是收紧。
  “你……你放开!你弄疼……弄疼我了!”我仍旧挣扎,控诉他,但是似乎并没起任何作用。
  “别离开我,阿秋……别离开我!别离开我……”酒醉后的呢喃,看起来并不清醒。
  我努力平静下来,尽量用平静最温和的商量的语气跟他说:“齐桓,你先放开我行吗?我们坐下来好好谈一谈行吗?”

  我实在不想跟一个意识不清醒的酒鬼多谈些什么,但是为了能让他先松手,我无奈的只能先妥协。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