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的囚牢》
第10节

作者: 莱莉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齐桓,我…我今天来,是想…”微微顿了一下,”是想把三年前的真相原原本本告诉你!”
  不待齐桓有所反应,便又继续说道:“其实小秋从来没有对不起你!三年前那场看似巧合的事,其实——是我做的!”
  但是好像又怕齐桓会误会一样,慌忙解释:“但是我当时真的不是有意破坏你和何秋的!我虽然嫉妒何秋凭什么有那么好的运气,能被你爱上,被你呵护,但我从来没有真正的想要破坏过你们!是…是你的妈妈——齐老夫人逼我这么做的!”

  顿时,刘媛媛的话就像是一道惊雷响在耳畔,我感觉突然晕眩了一下,一双骨节分明的手微微扶住了我,是阿宣哥,他用眼神微微安抚我,似乎在给我继续听下去的力量。
  齐桓从听第一句开始,就像变了个人一样,双拳渐渐握紧,额角青筋凸显,双眼好像要喷出火一样,我从未见过这个样子的齐桓,刚好像疯了一般。
  他看到刘媛媛停了下来,停留在暴怒的边缘,带着怨恨和阴冷看了自己的母亲一眼,对着刘媛媛怒吼:“继续说!”
  刘媛媛似乎被吓了一跳,脸上的笑容再也维持不住,慌忙继续叙述起来。
  原来三年前,刘媛媛的父亲因为欠下赌债,要债的人找到刘媛媛,告诉她如果父债女还,如果刘媛媛还不上钱,便要打断她的一条腿,也就在这时,齐老夫人——也就是齐桓的妈妈找上了她。刘媛媛仍记得当时齐老夫人一脸不屑的眼光,扔给她二百万,告诉她,只要她肯帮忙拆散齐桓和何秋,这二百万就给她。

  刘媛媛纠结了几天,终究还是在要债的又一次上门威胁后,拨响了齐老夫人的电话,当时她内心在想什么?她可以失去一个朋友,但绝对不可以失去一条腿!绝对不可以!她不要这辈子变成一个废人!
  真相终于大白了,三年前泼在我身上的脏水像梦魇一样折磨着我,多少次半夜从梦中惊醒崩溃大哭,就在今天,终于可以洗刷了身上所有的侮辱和嘲讽!
  齐桓已经震惊的说不出话了,跌坐在办公桌后的座椅上,喃喃自语;“怎么会是这样…怎么会是这样……”
  似是难以接受真相原来是这样的,曾几何时,他因为这份自以为我带给他的屈辱,折磨我!侮辱我!嘲讽我!怀疑我!凭借这一份屈辱,生的了恨!滋的起毒!把一切怨怼都当做理所应当!因为他所认为的背叛,是如此的不可原谅!
  而现在,突然有人告诉他,一切都是假的!他三年前的所看到的都是假象!都是他的母亲亲手设计!他所认为的屈辱和背叛,只不过是一场早已精心预谋的设计而已!痛吗?这三年来,有个人肯定比他更痛!他眸光深沉,眼眸中含着深沉的痛意和悔意,僵硬的抬头望向我。
  我苦笑,后悔吗?后悔就可以把这三年来所受的屈辱,所承受的谩骂和肮脏全都忘掉吗?我不是电视剧里承受了所以不堪却还笑着说原谅的三圣母女主角,我会恨!会怨!仅仅这些,还远远不够!我缓缓从包里拿出一份报告,漠然的递到齐桓面前。
  “这是我肚子里的孩子的DNA穿刺检测报告,你若是还不相信,怀疑我弄份假报告来诓骗你,你尽可以自己去鉴定这份报告的真假!”
  所有人都震惊了,齐桓手微颤的接过那份检测报告,微微闭眼,似是不敢去看。
  齐桓的妈妈似乎没想到刘媛媛会回来,把她三年前的所作所为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出来!甚至更没想到我怀的真的是他们齐家的孩子,她狠狠的瞪了一眼刘媛媛,连忙慌乱的看向自己的儿子――齐桓。
  看到自己的儿子呆呆地,像是整个人空了的样子,心疼的解释:“阿桓,妈妈……妈妈承认当年做的确实有些不妥,但是你要相信妈妈,妈妈可都是为你了你好!”
  也许是看到自己儿子眼睛里带着从未有过的怨恨和不可置信,越说声音越小,到最后已经完全没有了刚开始的底气。
  “为我好?呵呵……为我好?”齐桓用一种极其陌生的眼光看着自己的母亲,似乎听到了什么很可笑的事情一样,苦笑的笑着反问,眼中似有水光。

  “我……”齐老夫人好像被什么噎住了一样,似乎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是眼光小心翼翼的看着齐桓。
  我看着这一幕情景,不只是该哭还是该笑,明明很期待这一天,明明很期待真相大白的这一刻,可是现在,我却笑不出来……
  我感觉到了从未有的疲惫,从未有过的心累,用手揉了揉太阳穴,也许是一下子知道了太多,一下子有些接受不了,我虽然没有表现出来,但是内心并不平静。
  我强装镇定,压下心中的波涛汹涌,扭头对阿宣哥缓缓开口:“我们……走吧!”说罢,便转身,抬起沉重的脚步,一步一步向门口走去。
  “阿秋……”一声压抑的苦吟,阿秋,这个称呼,上一次听到是什么时候?三年前那个充满阳光的午后,齐桓当着全公司的面问我,阿秋,你愿意嫁给我吗?明明才不过三年,可我却感受到了从未有的陌生。
  在听到这个称呼的时候,我微微僵了一下,又突然自嘲的一笑,何秋啊何秋!三年的时间还不够让你真正清醒吗?狠下心,继续往前走去,直到我的身影逐渐消失在办公室门口……

  其他人还留在办公室,齐桓看到我的身影逐渐消失在办公室门口,从座椅上“噌”的站了起来,似乎想追过去,但刚迈了一步,便像失去了所有力气,目色深深,脚步一下子顿住了,旁边其他人除了沉默还是沉默。
  但总有人感觉自我良好,在齐桓眼中与别的女人不一样,澄清了又怎样?错过就是错过了!三年的互相折磨,不论什么感情都会慢慢被磨灭的,更何况,自己背后还有足以与齐氏相媲美的邱氏集团,她害怕什么?
  于是邱芸芸便成为这片沉默的打破者,依旧是发嗲自认为腻人的嗓音:“阿桓哥……别不开心啦,就算当年的事是个误会,是伯母做的,但是她也是为了你好啊!像何秋那种贫贱的女人,怎么配得上你呢!伯母做的没有错啊!别生气了嘛……”声音带着一贯的撒娇的语气。
  “滚!都给我滚!”齐桓把玻璃桌子上的东西一怒之下全都扫了下去,发了疯般的怒吼:“都滚!滚呐!”

  邱芸芸似乎一下子被吓住了,她没想到齐桓会吼她。
  齐老夫人脚步往齐桓的方向迈了一步,似乎还想说些什么,齐思赶快拉住了她,冲她皱着眉头摇摇头,齐老夫人只好咽下将要出口的话,小心翼翼的轻声开口:“好好,我们走,我们走,阿桓……你好好静一静。”
  转眼间,办公室只剩下了齐桓一个人,双拳握紧,笔尖扎紧手心,丝丝血迹流了出来,而他却感觉不到痛了……
  疲惫的跌坐在座椅上,他都做了些什么!那些收不回去的话,像是一把双刃剑,刺伤

  何秋的同时,反过来现在也在刺伤着自己,一刀一刀,当时说出的话带着多少恨,知道真相后就带着多少悔、多少痛!他该怎么去挽回?他怎么有脸去挽回阿秋……..还有属于他们的孩子……闭上双眼,心里早已乱成一团……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