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是黑暗中的幽灵——暗夜卫士》
第11节

作者: 男人不哭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萧剑扬**的说:“我不要!”
  萧凯华说:“听话,陪你妈妈四处走走,好好跟她说说话。”
  萧剑扬无可奈何,只能答应下来。
  于是,第二天一大早许娟就拉着他出门了,两个人一起逛遍了整个县城所有景点,许娟一个劲的给他买好吃的好玩的,说要让他把这些东西带到部队去,她似乎想将七年的亏欠在这一天里全部弥补回来。然而萧剑扬还是不领情,整整一天都没有说多少话。只是在看到她乐此不疲的给自己买这买那,在自己不理她的时候又不知所措,他心里又掠过一丝不忍。也许他真的长大了,懂事了,不再像以前那样见了她就怒火冲天了。

  血,始终是浓于水。

  “你爸爸这些年就一直没有再娶吗?”傍晚在江边吃烤鱼的时候,许娟低声问。
  萧剑扬没好气的说:“没有,没钱!”
  许娟说:“我……我每个月都有给你们寄生活费的,不够的话,为什么不找我要?”
  萧剑扬说:“我们不是猪,自己有手有脚,用不着别人养。”
  许娟黯然,沉默半晌,幽幽叹了口气:“你们父子俩都一个性格,倔强得要命……孩子,你这性子得改改,不然你以为吃很多苦的。”
  萧剑扬不以为然。他承认自己是有点儿倔强,但是山里的孩子,不都是这个性格么?
  整整一天的时间就这样过去了,当天晚上,萧剑扬拖着疲惫的身躯和大包小包回到旅馆,把东西一撂,躺在床上呼呼大睡……他真的是累坏了,陪女人逛街比跑一万米还累!许娟过来看他,看着他熟睡中的面孔直掉眼泪,不停地抱怨萧凯华:“你为什么要让他去当兵?你为什么要让他去当兵?”
  对此,萧凯华只能保持沉默。
  第二天,萧剑扬早早起来,做了几个自己的拿手好菜,一家人坐下来,难得心平气和的吃了一顿饭,然后萧剑扬便收拾了几件衣物,往背上一背,说:“爸,妈,我去武装部报到了,你们不用送我。”

  萧凯华说:“胡来,父母送儿子入伍,老传统了,怎么能说不送就不送?东西给我!”硬把萧剑扬的背包扯了下来拎在手里。
  许娟指向那一大堆大包小包:“这些东西也带上啊,都是给你买的。”
  萧剑扬说:“不用了,部队管吃管穿的,带上这一堆东西没啥用。”
  许娟拗不过他,便从那一堆东西里挑出个毛茸茸公仔塞进萧剑扬的背包了:“那至少也要带上一个娃娃吧,军营里无聊得很,什么都没有,带上它可以打发一点时间。”

  萧剑扬拽出来一看,这公仔比排球小了两号,主体就是一个圆滚滚、毛茸茸的排球变身,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一双小手高高举起来作拦网状,再加上两条小腿,齐了,造型简单,但极为可爱。这是女排世界杯的吉祥物,叫“巴宝强”,在过去五年里,中国女排将女排世界杯、世锦赛、奥运会的金牌尽数收入囊中,成为世界排球史上第一支实现五连冠的球队,她们所取得的成绩让国人为之骄傲、振奋,中国掀起了排球热潮,巴宝强这一吉祥物也风靡全国,有条件的小朋友都喜欢买一个。萧剑扬见这个公仔这么可爱,都舍不得扔掉了,便将它重新放回背包里,算是接受了,也接受了母亲送他入伍。

  一家三口谁都没有说话,就这样慢慢往武装部走去。
  来到武装部门口,那位少校早就等在那里了,而且身边还多了一个十六七岁的年纪,和萧剑扬一样又瘦又黑的男孩子,这小子已经穿上军装,戴上大红花了,看样子他也跟萧剑扬一样,是被特招入伍的。见了萧剑扬,少校笑眯眯的问:“小家伙,准备好了没有?”
  萧剑扬大声说:“早就准备好了!”
  少校说:“那好,军装给你准备好了,自己去换上。”
  萧剑扬从少校手里接过一套军装,跑到更衣室三两下换上,戴上军帽,武装带往腰间一勒,一股勃勃英气勃然欲出。他跑了出去,少校左看右看,上看下看,满意的点了点头,说:“不错,挺精神的!”替他正了正军帽,然后拿出一朵大红花给他戴上,举手向他敬了一个军礼:“欢迎加入中国人民解放军!”
  萧剑扬还礼,虽然他的军礼并不是很标准,但是异常郑重。
  少校笑了笑,对萧凯华说:“老班长,你的儿子我带走了。相信我,他必将成为你最大的骄傲。”
  萧凯华再一次凝视儿子,狠了狠心,说:“那我就把他交给军队了!”
  许娟拉着萧剑扬的手舍不得松开,问:“这位同志,我们能不能送他到军营啊?”
  少校摇头:“不行,我们的军营不对外开放。”

  许娟说:“我们不进军营,就陪着他坐火车过去,火车一到站我们就回来……”
  少校表示没有商量的余地,许娟又哭了,看得出她是真的舍不得儿子。在她的哭泣中,一行人来到了车站,别离的时候终于到了,萧凯华抿着嘴唇不说话,许娟则越哭越伤心,拉着萧剑扬说:“到了部队一定要记得给妈妈打电话,电话打不了的话就写信,每个月都要,不然妈妈会担心死的……”也许在她的记忆停留在了萧剑扬十岁的时候,在她眼里,这个已经戴上了大红花的小伙子仍然是十岁,事事都需要她操心,离开了片刻就担心得不得了。杨剑扬好想问:既然你这么舍不得我,当初为什么要抛弃我们?为什么?不过话到嘴边,他还是咽了回去,瓮声瓮气的说:“我知道了。”

  那个黑小子则对拖着一条不大灵便的腿送他入伍的父亲说:“爸,你就送到这里吧,再送就到军营了。照顾好妈妈,谁敢欺负你你写信来告诉我,我请假回来揍死他!”
  那位腿部受伤的老军人眼角带着泪花,说:“去吧,不用担心家里。到了部队要遵守纪律,不要一天到晚都跟人打架,把你那野马似的的性子收一收。”
  黑小子明显不耐烦了:“知道啦,知道啦,这话你都重复了一万遍了!”
  汽车到站,该上车了。许娟哭得声音都嘶哑了,萧凯华则替萧剑扬整理了一下衣服,然后拍拍他的肩膀,说:“儿子,去吧,好好的去,好好的回来……”他也有些哽咽了,再次用力拍了一下萧剑扬的肩膀,然后慢慢转过身去,他不愿意看到儿子离去的身影。
  萧剑扬眼泪都要出来了,强行忍住,对许娟说:“你也照顾好自己!”然后挣脱她的手,蹭的一下冲上了火车。
  汽车驶出车站,萧剑扬从窗口探出头去,只看到萧凯华和许娟正在站台上冲他挥手。他们只能送到这里,接下来的路,他要一个人走下去了。
  汽车颠簸着翻山越岭,故乡的山水正在飞快的倒退,外面的世界以不可阻挡之势呼啸而来。望着窗外不断倒退的风景,萧剑扬心里除了不舍,还是不舍。真是奇怪,上火车之前满心渴望着离开这片贫瘠的大山,现在要离开了,却又舍不得了,人啊,真是矛盾!
  那个黑小子捅了捅他,低声问:“你也是被特招进来的啊?”
  萧剑扬说:“是吧,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