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是黑暗中的幽灵——暗夜卫士》
第8节

作者: 男人不哭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萧剑扬一手拎住他的衣领,盯着他说:“她欠你多少钱?我帮她还!”

  提到钱,刘光棍反而恢复了一点勇气,冷笑:“好啊,她欠了我六千块,你还吧!”
  萧剑扬倒抽一口凉气,六千块!即便是在大城市里六千块钱也不是什么小数目,在这贫困山区,更是一个天文数字!郁璇哭着叫:“别听他的,我们只找他借了三千块钱!”
  刘光棍哼了一声:“借钱不用利息啊?哪有这样的好事!”手往萧剑扬面前一摊:“六千块,拿来!你要是能替她还清,我保证不会再出现在她的面前!”
  萧剑扬说:“好,六千块是吧,我还你,一分不少的还你!还清了以后你要是再敢来找她,我就废了你!”
  刘光棍冷笑:“说得一本正经,满像一回事的,我就想问,你打算什么时候还我?”
  萧剑扬说:“这个星期,这个星期之内一分不少的还你。”
  刘光棍见他说得这么肯定,反倒有点儿拿不准他的路子了,扔下一句:“算你狠!”带着两个兄弟悻悻的走了。
  郁家一家这才松了一口大气,郁璇慌慌张张的跑回家拿来湿毛巾帮萧剑扬擦掉脸上的血,关切的问:“你没事吧?疼不疼?”
  萧剑扬随手捋了两片带着刺激性气味的嫩味揉碎往鼻孔一塞,说:“没事,流点鼻血而已,小意思。”

  郁奶奶握住萧剑扬的手,老泪纵横:“孩子,今天多亏有你,不然小璇就完了!可是,这么多钱,我们怎么还得了啊!”
  萧剑扬说:“放心吧,我说能还就能还。村里有电话吗?”
  回答是摇头。村委会原本是有一台电话的,但是经常有人剪电话线剥里面的铜线去卖,被剪了几次之后村委会也没办法了,那台电话也就成了摆设。
  萧剑扬无奈,说:“只好去县城了。郁璇,明天我们去县城,我筹钱给你还给那个光棍。”
  郁璇问:“你上哪弄这么多钱?”
  萧剑扬明显不想解释:“我说有就有,放心好了。”
  都到了这一步,郁璇也只能相信他了。
  本来开开心心的来看同学,想告诉她自己要入伍了的好消息,结果碰到这种事情,萧剑扬别提有多郁闷了,但郁闷也没办法,既然管了,就要管到底,总不能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好朋友掉进火坑里吧?现在天色已经不早了,这一家子七手八脚张罗晚饭,郁璇亲手去收拾房间,留萧剑扬下来过夜。萧剑扬也不推辞,主动动手帮忙烧饭做菜,他从小就做这些,熟得很。
  吃完晚饭,床还没铺好,老两口继续忙活,郁璇提出出去走走,萧剑扬陪着她,沿着村里那条小溪漫无目的的走着,两个人都不说话。
  走到村口的时候,郁璇停了起来,望向远处层层叠叠的山峦,神情忧伤,怔怔的说:“小剑,你说我们想走出这片大山为什么就这么难?”

  萧剑扬说:“再难,只要想走出去,总能出去的。”
  郁璇看着他,认真的问:“你说,大山外面是一个什么样的世界?”
  她是真的很好奇,因为她从来没有走出过这片大山。
  萧剑扬说:“大山外面啊,有高楼大厦,有四通八达的公路,有一直通到世界尽头的铁路,还有无边无际的自由。”

  郁璇脸上满上向往,喃喃说:“听起来真不错,难怪那么多人不顾一切想要离开大山……”
  萧剑扬嗯了一声。他何尝不想离开这片大山?
  第二天,萧剑扬带着郁璇,磨破嘴皮才征得一辆到县城去拉砖的哈铲车司机同意,搭到了顺风车,一路油屁的往县城开去。
  这破车怕是比萧剑扬的爷爷还大了,开起来动静很大,除了喇叭不响哪都响,特别是到了比较颠簸的路段,每一个零件都在咣咣叫,萧剑扬实在很担心它会不会散架。坐这样的鬼车,滋味肯定不好受,到了县城,萧剑扬觉得自己全身骨头都要散了,等车开走后忍不住向郁璇抱怨:“坐这车太难受了,我宁可走路过来!”
  郁璇说:“走路过来又不知道要走多久了……”她看着街道上来来往往的人流,心事重重的问:“小剑,你上哪弄这么多钱?”
  萧剑扬说:“我说了,我有办法。”
  郁璇苦笑:“你能有什么办法?对了,你还有多少钱?够不够买火车票?够的话就买两张火车票,我们到广东去打工,我一个人能做两份工作,慢慢挣钱,慢慢还,总能还清的!”
  萧剑扬撇了撇嘴:“得了吧,就那几年翻一翻的高利贷,你一辈子做牛做马也还不清……到了!”说话间,他已经带着郁兰来到一个电话超市,这家电话超市也就十平方米吧,里面有八台电话,其中三台闲着。萧剑扬走进去问那个看店的老头:“打长途一分钟要多少钱?”
  老头竖起三个手指头:“三毛!”
  萧剑扬咕哝:“这也太贵了!”拉开玻璃门走进去,再关上,看着电话上的按键犹豫了片刻,再看看郁璇那孤苦无助的身影,最后咬咬牙,按下了那个电话号码。

  几秒钟后,电话接通,一个明媚的声音顺着电话线从千里之外飘了过来:“喂?请问哪位?”
  萧剑扬说:“是我。”
  电话线那头捏着电话的女主人有些疑惑:“你是……”
  萧剑扬说:“萧剑扬。”
  女主人的声音提高了八调:“是小剑啊?你终于给我打电话啦?高考考怎么样了?你现在在哪里?你爸爸呢?你爸爸身体怎么样了?还有……”那问题跟机枪子丨弹丨似的成串地扫过来,让萧剑扬无法招架。也难怪,这是七年以来他头一次主动给她打电话,她心情激动也在所难免。他没有机会说话,女主人可没管那么多,问题一个接一个往外面蹦,似乎想抓住这难得的机会把这些年想说又没机会说的话全说出来。

  萧剑扬不耐烦的打断她,但声音柔和了一些:“我高考差一分没考上,报名去当兵了。”
  女主人声音再度提高了两调:“你去当兵?为什么要去当兵?没考上就复读啊,如果不想复读就交择校费,不就是几千块钱吗,我给得起的!不行,你不能去当兵,边境还在打仗呢,万一调你上前线怎么办?你会没命的!”
  萧剑扬说:“我已经通过体检了,一个星期后入伍!”
  女主人的声音透着失落:“这么重要的事情你为什么不跟我商量一下?”
  萧剑扬好想说:“我干嘛要跟你商量?”但想起萧凯华那一记耳光,他还是忍住了,毕竟,他也慢慢长大了,不能再像以前那么任性了。他说:“我想找你借一笔钱。”
  女主人问:“你要多少?”
  萧剑扬说:“六千。”
  女主人问:“很急吗?”
  萧剑扬说:“很急,一个星期内就要了。”
  女主人说:“明天我给你送过去。”
  萧剑扬说:“不用,你手头方便的话就汇过来,不方便的话就算了。”
  女主人说:“不,我必须亲自给你送过去,然后送你入伍!”
  萧剑扬罕见的让步了,他不想见她,但是实在没钱跟她拗下去了————三毛钱一分钟的长途,再拗下去就没钱给电话费了。他**的扔下一句:“随你吧!”然后又觉得语气太冲了点,不像求人的样子,补充了一句:“在火车上小心点,当心扒手,我在县城火车站等你。”说完,在一连串“好好好”中把电话挂了,出去结账,好家伙,就这几分钟的长途,三斤猪肉的钱就没了……真是太贵了!他在心里暗骂一声:“奸商!”掏出钱来结了账,然后走出去,拍拍手对郁璇说:“行了,钱有着落了,明天就送过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