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是黑暗中的幽灵——暗夜卫士》
第7节

作者: 男人不哭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萧剑扬脑子里嗡了一下:“什么?你爸要让你嫁人!?”
  郁璇眼泪哭着说:“是的……家里还不起这笔债,只能让我嫁给他了……”她突然抱住萧剑扬,眼泪喷涌而出,撕心裂肺的哭了起来,叫:“小剑,你带我走好不好?你带我离开这片山区,我们到广东去找工作,什么苦我都能吃……我不想这么早就嫁人,我不要嫁给那个五十多岁了还瘸着一条腿的老光棍,我不要!”
  萧剑扬不知所措,想安慰却又不知道怎么安慰她。0.5分,就差0.5分,便是天堂与地狱的差别。有这0.5分,她就分成为全县的高考状元,镇长、县长会上门送锦旗送奖学金,报纸会报道,好心人会给她家里捐点钱圆她的大学之梦,而没有这0.5分,她就只能永远留在这片贫困落后,看不到一丝希望的山区,嫁给一个老光棍,一辈子也就这样了!

  为什么会这样?她这么漂亮,这么优秀,应该有着花一般美好的人生才对的,命运为何如此残忍,将她推入火坑?不明白,不明白!
  山里人苦,山里的女孩子,更苦。
  郁璇一直在哭,越哭越伤心,哭得嗓子都哑了。她的父母和奶奶都惊动了,跑了过来,远远的看着她抱着萧剑扬哭得撕心裂肺,默默地抹着眼泪。萧剑扬轻轻推开郁璇,走过去对郁璇的父亲说:“叔叔,你怎么能逼她嫁给一个老光棍呢?她要是嫁了,这辈子就彻底完了!”
  郁璇的父亲才四十多岁,生活的艰辛都写在脸上,一道道皱纹像刀子,将他的脸切割得零零碎碎。由于过度操劳,才四十来岁的人已经苍老得像六十岁的老人了。他抹着眼泪,叹着气说:“没办法呀,孩子,债主说再不还钱就要拆了我们的房子,那么大一笔钱,我们怎么可能还得起,只能委屈她了……我们也不忍心把自己的孩子推进火坑,只要还有一点办法我们都不会这样做,可实在是没有办法了啊!”

  老奶奶握住萧剑扬的手说:“孩子,带她走吧,随便去哪里都可以,千万不要再回来了!”
  一家人都近乎哀求的看着萧剑扬,萧剑扬来过几次他们家,他们都信得过这个男孩子。那一道道哀求的目光让萧剑扬很为难,他很想帮帮郁璇,但实在是无能为力,他家里也是一贫如洗了,一分钱都拿不出来,而且他要去当兵了……
  爱莫能助,不外如此。
  “哟,怎么这么热闹?”
  一个阴阳怪气的声音飘了过来,让人浑身不舒服。郁兰的第一反应就是往父母身后躲,萧剑扬遁声望去,只见一个五十多岁的男子带着两个比他年轻一点的壮汉走了过来。那男子已经谢顶,脑门光秃秃的像个肉瘤,穿着还算得体,只是只要留心看不难发现他的袖子泛着油光……鬼才知道有多久没有洗过了,脖子上挂着一根小指粗的金项链,手上还戴着好几个硕大的金戒指,也不知道是真的还是假的,贼眉鼠眼,一双三角眼总是习惯性的眯起来,一个劲的往郁兰身上溜,萧剑扬对他的印象就是猥琐,出奇的猥琐,一看就不是好人!和他一起来的那两个长相跟他有几分相似,应该是三兄弟,手里都提着大包小包的礼物,有烟,有酒,还有糖果、首饰之类的东西,看着他们手里的东西,郁璇的面色更加苍白。

  这家伙就是郁璇家的债主,远近闻名的刘光棍。刘光棍今年五十多了,从小就不学好,偷鸡摸狗,弄得神憎鬼厌,都没有哪个女人愿意嫁他。改革开放后,他靠着贩卖山药和动物皮毛赚了一小笔钱,然后在城里开了个什么批发部,以次充好,低价买入高价卖出,再加上一帮猪朋狗友帮忙,生意居然越做越好了。郁璇交不上学费的时候,她父亲迫于无奈,找刘光棍借钱,刘光棍也很爽快,有求必应,开始的时候还以为遇上贵人了,后来才知道这个该死的光棍早就看上了郁璇,放的是高利贷,借出去的钱利息翻着筋斗往上涨,把全家的骨头拆了去卖都还不起了。如果郁兰真的能如愿考上大学,倒还有一丝希望,可是差了0.5分没考上,这个该死的光棍又趁机上门逼债,一家人都绝望了。

  刘光棍瞪了萧剑扬一眼,问:“他是谁?”

  萧剑扬说:“我是她同学。”
  刘光棍说:“这里不欢迎你,你走!”
  萧剑扬说:“我来看我的同学似乎用不着经过你批准。”
  刘光棍火了,那双小小的三角眼迸出凶光:“你!”

  萧剑扬一拳打出去,啪的一声脆响,身边那棵小树一根鸡蛋粗的树桠应声而断:“怎么,想打架?放马过来啊!”自己的同学处境如此悲惨,却一点忙都帮不上,他正一肚子火没法发泄,如果刘光棍想动手,他绝对奉陪到底,先将他另一条腿也给打瘸再说!
  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没有,刘光棍虽然不是行家,却也知道自己的骨头没有树桠那么结实,真要动起手来,只怕自己得断两根骨头。他悻悻的说:“算了,今天是老子大喜日子,不跟你计较!”从两个兄弟手里接过大包小包,一瘸一拐的走向郁父,笑眯眯的说:“岳父,我来向你提亲了。”
  那个老实巴交的农民痛苦地闭上眼睛,嘴唇蠕动着,想说话,又像想哭,却发不出声音来。
  刘光棍把东西放在这个比自己还小十来岁的“岳父”面前,目光一个劲往他身后的郁璇身上飘,说:“我今天来是想把阿璇带走的……你就放心吧,我会好好照顾她,不会让她受任何委屈的……”
  话都还没说完,郁璇就跪在地上,抱着父亲的上腿痛哭起来:“爸,我不要嫁人,我不要嫁给他!求求你,不要让我嫁给他!”

  郁母哀求刘光棍:“刘老板,能不能再通融通融?”
  刘光棍脸一沉,说:“我已经等了三年了,还要我通融到什么时候?”
  郁母说:“孩子还小,能不能再等两年,等她大一点再……”
  刘光棍不耐烦的说:“不想嫁是吧?好啊,还钱!连本带利,一分不少的还给我!”
  一家四口相对无言,抱头痛哭。
  刘光棍狞笑:“还不出钱是吧?还不出钱就把人给我!几年前就说好的事情,你们想赖账,真当我是吃素的啊?”
  那两兄弟叫:“大家,别跟他们废话了,把人带走,今晚就洞房,明年这个时候就有孩子了!”

  郁璇的面色更加苍白,连嘴唇都失去了血色,抬头看着天空,似乎在诘问主宰自己命运的神灵为何对自己如此残忍。这目光让萧剑扬浑身没来由的一颤,咬咬牙,下定了决心,上前一步,大声说:“她欠了你多少钱?我帮她还!”
  刘光棍扭过头来,瞪着萧剑扬,目露凶光,恶狠狠的说:“小公鸡,多管闲事是吧?低头看看自己毛长齐了没有!滚一边去,再多事就揍死你!”
  萧剑扬并没有退让,盯着刘光棍,一字字说:“她欠你多少钱,我帮她还,你不许碰她!”
  郁璇又惊又喜,叫:“小剑,你————”
  刘光棍真的火了,对那两个兄弟说:“教训教训他!”
  那两个兄弟早就按捺不住了,骂咧咧的扑过来,抡起拳头就打。萧剑扬扬手一格挡住一记冲拳,侧身疾进贴着另一个拳头滑过去,一肘击在那家伙的小腹,那家伙哎哟一声,捂着小腹蹲在地上,蜷成个大虾米,给打闭气了。另一个趁此机会,一拳打在萧剑扬脸上,鼻血喷涌。萧剑扬倒退两步,发出一声低吼,一记凌厉的侧踢,正中那家伙大腿,那家伙感觉自己大腿像是被铁棍狠狠砸了一下,整条腿跟断了似的,惨叫一声跪倒在地,站不起来了。萧剑扬又一人一拳,将这两个比他高大一大截的家伙打趴在地,捏着拳头走向刘光棍。他现在满脸都是血,脸部肌肉微微扭曲,看起来有点吓人,吓得刘光棍连连后退,大声叫:“你……你可别乱来,我警告你,我跟公丨安丨局局长很熟的,你敢动我我就让丨警丨察把你抓起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