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是黑暗中的幽灵——暗夜卫士》
第4节

作者: 男人不哭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十四岁那年,萧剑扬以优异的成绩考上了高中。也是在这一年,他再一次见到了母亲。
  她是专门从上海过来看他的。

  看得出这些年她过得不错,打扮得体,穿着时尚,岁月并没有在她的身上留下任何痕迹,反倒是越活越年轻了。萧剑扬再看看他的父亲,才发现他已经老了,还不到四十岁,皱纹就爬上了额头,头发也点缀上了星星点点的灰白,像是五十多岁的人了。
  在县城一家饭店里,隆隆雷声中,一家三口隔着一张饭桌坐着,相对默然。
  “这些年……你还好吗?”她问。
  萧凯华笑容淡淡:“还行。”
  就两个字,四年的伤痛和艰辛,就这样被轻描淡写的带过去了。
  她谓然长叹:“我……我对不起你……”

  他依然淡然:“不用说对不起,都过去了。”
  萧剑扬在一边虎着脸,一言不发。饭菜上来了,都是他最爱吃的,但想都不敢想的好东西,他看都不看,就这样坐在那里,抿着嘴唇,跟尊雕像似的。
  女人一个劲往他碗里挟菜,要他多吃一点,正在长身体的年纪,营养跟不上可不行。他懒得理,一句话都不跟她说,对她的嘘寒问暖不理不睬,这让女人十分尴尬。看着她不知所措,一肚子话都说不出来的样子,他只觉得痛快。萧凯华冲他连使眼色,甚至开口责备他,要他跟妈妈说几句话,他也不理睬,他才不要跟她说话!
  最后,女人亮出了底牌:“我这次回来,是想带小剑回上海。”
  萧凯华浑身一颤,问:“你什么意思?”
  女人说:“我亏欠他的太多了,想给他一点补偿……我要让他接受最好的教育,享受最好的物质生活,让他出人头地,以弥补我对他的亏欠……”
  萧凯华还没有反应过来,萧剑扬便站了起来,冷笑着说:“你用不着补偿我,你什么都不欠我的,我们之间,早就没有关系了。”
  女人的面色变得苍白,嘴唇微微发抖,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萧凯华带着怒意喝:“你怎么能这样跟你妈妈说话!?马上向你妈妈道歉!”
  萧剑扬指着女人的鼻子叫:“她不是我妈妈,我妈妈早就死了!”

  萧凯华一巴掌扇了过来,打得他的脸火辣辣的作痛:“向你妈妈道歉!”
  萧剑扬怒吼:“就不道歉!除非我死!”捂着脸冲了出去,外面雷鸣电闪,飞雨如箭,他冲进雨幕之中撒腿飞奔,一刻都不想再在这里停留了。雨丝鞭子似的打在脸上,火辣辣的痛,三秒钟不到他就变成了水人,电光在眼前划来划去,他也不在乎。有本事你劈死我!
  女人没有追过来,她捂着脸,瘦瘦的肩膀剧烈耸动着,泪水从指缝间渗了出来。
  萧凯华追了上来,要把他拉回去,他反抗得异常激烈,简直就暴跳如雷。他的反应是如此的激烈,带他回上海的计划自然也就泡汤了,最后,女人失魂落魄的上了回上海的火车,他没有去送。
  回家的路上,萧凯华一直在沉默,而他也沉默,父子两一前一后的走着。山里不通车,二十多公里的路全靠两条腿,从中午一直走到傍晚。
  夕阳的影子将那个独臂汉子的身影拉得老长,左手那空荡荡袖子在风中晃来晃去,让萧剑扬揪心。
  翻过一座山的时候,萧凯华停了下来,伸出手摸着儿子那红肿的脸,问:“还疼吗?”

  萧剑扬的回答依然是:“不疼。”
  萧凯华说:“对不起,我不该打你。”
  萧剑扬说:“你没有对不起我,你没有错。”
  萧凯华问:“知道我为什么要打你吗?”
  萧剑扬摇头。
  萧凯华叹息:“不管怎么样,她都是你妈妈,怀胎十月把你生下来,一把屎一把尿把你养大,在你生病的时候不休不眠的照顾你,为你落泪……任何人都可以指着她的鼻子破口大骂,唯独你不能,因为你是她的儿子,你的血管里流着她一半的血液,明白吗?”
  萧剑扬沉默了很久才问:“她把你伤得这么深,你为什么还要处处维护她,替她说话?”
  萧凯华说:“不为什么,就因为她曾是我的妻子,我儿子的母亲。孩子,不要恨她,这是整个时代的悲剧,她也逼不得已。”

  萧剑扬大声说:“她对我们做了那么多不可原谅的事情,我永远不会原谅她的,永远不会!”
  萧凯华说:“没有什么是不可原谅的。”
  “没有什么是不可原谅的。”
  在那个霭气苍茫、西天如血的傍晚,萧剑扬牢牢的记住了这句话。
  很多年之后,他才真正读懂了这句话,读懂了他的父亲。

  那时候的他,已经跟他的父亲一样,表面上坚强如钢铁,内心却早已伤痕累累。
  最深的感悟总是用最深的伤痛换来的。
  一九八七年六月。
  天气热得出奇,大城市跟个汗蒸房似的,呆在城里浑身每一个毛孔都在疯狂的往外面飙着汗,就算是相对要凉快得多的山区,也成了蒸笼,树枝树叶甚至杂草都无精打采的耸拉着,就连烦人的知了也没了声音,热,太热了!
  萧剑扬耸拉着脑袋回到家里,闷头大睡。
  现在他已经十七岁了,一米六几的个子,放在人群中很不起眼,属于那种聊了半个小时一转身就会被忘掉的角色。他继承了父亲强健的体魄,极少生病,长年在山区攀岩采药、山林追猎的生活给予了他异常敏捷的身手和近乎野兽一般的直觉,从父亲那里学到的一些格斗技巧让每一个招惹过他的社会混混终生难忘。在同学们和老师眼里,他是个性子古怪的学生,认认真真的学习,很少说话,从不违反纪律,更不会无事生非,但不管是谁一旦惹到了他,必将招来极其猛烈的反击,那种发怒的猛兽一般的气势让人不寒而栗,所以从高一下学期开始,整个县城的混混,就没有一个敢招惹他了。得益于此,他可以心无旁鹭的学习,向大学发起冲刺。现在高考已经结束,差一分没能考上,这让他很沮丧。

  高考就是千军万马过独木桥,差一分就得被挤入地狱的深渊,再也没有爬上来的机会了。
  萧凯华看出了他心中的失落,笑着说:“没考上不要紧,复读一年就是了。”
  复读一年?
  萧剑扬看着这破烂烂,连柱子都明显歪斜了的房子,苦笑。高中这三年,他花光了家里最后一点积蓄,连牛都卖掉了,还欠了一大堆的债,哪里还有钱供他复读?
  想搞到复读的学费其实并不难,给上海那边写一封信就行了,但是他不愿意这样做,他不想接受她任何帮助。他声音沉闷:“我想去当兵。”

  萧凯华愣了一下:“你想去当兵?”
  萧剑扬点头:“是的,我想去当兵。”
  大山里的孩子,想走出这片贫困的山区只有两条路,第一是上大学,大学毕业后留在城里工作,买楼娶妻,第二就是去当兵。当兵退伍后会有一笔退伍金,还有工作安排,就这两条路了。而他已经拿到了身份证,可以去当兵了。
  萧凯华看着他,默然良久,说:“好吧,等征兵令来了,我带你去体检。”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