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是黑暗中的幽灵——暗夜卫士》
第3节

作者: 男人不哭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争吵往往都是在男人的沉默和女人的哭泣中结束,然后再在某个时间段毫无预兆地爆发,越来越频繁。有时候,妈妈会抱着他,亲着他,说:“小剑,跟妈妈走,妈妈带你去找小静玩好不好?”

  小静就是那个戴着蝴蝶花的小女孩。
  萧剑扬怦然心动,不加思索就要点头,但是看到父亲喝醉了,趴在桌上呼呼大睡那孤独的身影,他猛然摇头,叫:“不要,我要照顾爸爸!”
  妈妈怔怔的看着他,泪如雨下。
  这样耗了几个月,终于大家都倦了,在一个清晨,萧凯华把他交给邻居照顾,然后和妻子一起去了县城。萧剑扬还是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只看到爸爸帮妈妈背了很多东西,妈妈哭得厉害,看着他一步一回头。母亲的眼泪让他充满有了不祥的预感,他出奇的没有再调皮捣蛋,呆在邻居家里发呆,直到傍晚,邻居告诉他说你爸爸回来了,他才回去。
  家里静悄悄的,没有一丝生气。他蹑手蹑脚走进房里,只看见父亲满身酒气,躺在床上呼呼大睡,妈妈……不见了,除了一张全家福的照片,什么都没有留下来。回想起爸妈早上离开的时候那一袋袋的行礼,还有妈妈一步一回头的眼神,他顿时明白了一切,用小小的手臂抱住爸爸,眼泪喷涌而出,小嘴一扁,哇一声哭了。
  十岁了,这还是他第一次哭,哭得声嘶力竭,哭得撕心裂肺,似乎要将积攒了十年的眼泪一次性流光。
  他没有妈妈了!

  萧凯华还在呼呼大睡,对儿子悲恸的号哭充耳不闻,只是在他的眼角,一丝细细的水光悄然滑落……
  “美丽的西双版纳
  哪里有我的家简谱
  哪里有我的家简谱
  留不住我的爸爸
  上海那么大
  有没有我的家
  爸爸一个家
  妈妈一个家
  剩下我自己
  好像是多余的”

  这是电视剧《孽债》的片尾曲,也是无数被返城知青抛弃的孩子对父母,对整个时代的拷问。知青返城大潮席卷全国,千万知青,在短短几年之内能走的都走了,无数孩子就这样被抛弃。严厉的户口管理制度在城乡之间筑起了一道不可逾越的天堑,城里人就是城里人,外来人根本就进不去,那些知青插队时生下的孩子,自然也是“进不去”的那拨人,就这样成了单亲孩子……或者更惨,破碎的家庭在重组的时候,他们再一次被抛弃,真的是没爹没娘了。跟他们相比,萧剑扬还算幸运,至少他还有父亲,他的父亲无论如何也不会抛弃他的。

  家虽然已经破碎了,但生活还是继续。萧凯华重新给儿子找了一所小学,用自己的退伍金和伤残抚恤金供他上学。由于失去了一条手臂,他丧失了大部分的劳动能力,那点退伍金和伤残抚恤金是这个家庭仅有的一点收入了,维持生活都不够,还要供一个孩子上学,生活自然异常艰难。
  为了改善生活,萧剑扬早早就挑起了生活的重担,砍柴、割草、照看庄稼,这些重活他很早就开始干了,十三岁就学会了犁田。为了弄到钱给父亲买一点营养品,小小年纪的他和那些老练的采药人一起爬上比屏风还要峭的悬崖峭壁,采集石木耳和铁皮石槲。这些都是非常名贵的药材,能卖出大价钱,但他年纪太小,经常被欺负,那些比较容易采到好药材的地段没他的份,他能下手的地方都是那些又峭又多荆棘,东西还很少的鬼地方。这都算好了,地方再差,他多少都还能采到一点,但是遇上黑心眼的采药客,把他千辛万苦采到的东西一古脑给抢了,他就只能背着个空荡荡的背篓,带着一身疲惫和伤口失落的回家了。小小年纪的他,过早地品尝到了世态炎凉,弱肉强食,生活的艰辛把他变得越发的沉默寡言。大家都说这孩子性格有点古怪,被欺负了,甚至被打了也不吭一声,仿佛跟他没关系似的。

  “疼吗?”萧凯华用药水替他清洗着伤口,轻声问。
  萧剑扬摇头,说:“不疼。”
  萧凯华说:“疼就喊出来,好过点。”
  萧剑扬说:“一点也不疼。”
  家里买不起药,用来清洗伤口的只有盐水,伤口洒盐,哪能不疼呢?但萧剑扬知道,他没有妈妈,父亲也无法给他一个完整的拥抱,再疼也只能自己忍着。
  在没有药材可以采集的季节,他就上山打猎,下水摸鱼。他试过在山林里追杀一头野山羊,一连几天几夜不休不眠,直到那头受伤的野山羊支撑不住,轰然倒下;他试过潜入几米深的水潭里把手伸进黑暗的岩缝摸索,只为了抓到一条鱼。那时的湘西山区还有很多毒蛇猛兽,非常危险,他被毒蛇咬伤过,按着父亲教的法子用嘴把毒血吸出来,用刀子将伤口附近的肉一点点剜掉;他在追捕猎物的时候从几米高的悬崖上摔下去,又拖着受伤的腿爬了上来;他好不容易逮到猎物了,却发现自己被好几头狼给包围了,只能以最快的速度扔下猎物爬上树,眼睁睁的看着那群饿狼将他的猎物撕咬得一干二净,只给他留下一堆骨头……长年在山上、河里追猎捕鱼,收获虽然不多,却也磨练出了远超同龄人的强壮体魄,他身材瘦小,看上去很不起眼,但是爆发力和水性都异常出色,短跑、长跑能甩同龄人一条街,因此他也成了校运会里的风云人物,每次市教育局要举办学生运动会,学校必然会带上他去参加,而只要有他参加,长跑、短跑的金牌别人基本上都不要想了,去争银牌吧。

  “爸爸,能跟我说说你以前打仗的事情吗?”
  这些年边境一直不太平,中越军队在边境不时爆发血腥的战斗,从报纸和新闻上时常可以看到解放军又暴揍了越南人一顿的消息,这让萧剑扬十分自豪————他爸爸也曾暴揍过越南人啊。
  萧凯华淡淡一笑:“有什么好说的?”
  萧剑扬嘟起嘴————也就在父亲面前,他才会流露出一点这个年纪应该有的稚气:“我想知道嘛。”

  萧凯华说:“真没什么好说的,你就不要再问了。”
  后来他才知道,并不是没有什么好说的,而是父亲根本就不愿意去回想自己在战场上的经历。那段经历太过惨烈,太过血腥,充斥着杀戮和死亡,任何一个亲历者都不愿意回想,却又怎么也忘不掉,它已经化为噩梦,纠缠着每一名在战场上走下来的士兵,无数次将他们从睡梦中惊醒。
  没有经历过战争的人,是无法理解这一切的。
  再大一点的时候,萧剑扬开始收到从上海寄过来的东西,有玩具,有衣服,有学习文具,还有钱。这是他最愤怒的时刻,看到这些东西,他会像一头暴怒的小狮子,把他撕得动的东西通通撕成碎片,撕不到的就砸个稀巴烂。他恨透了那个扔下他,扔下父亲离开的女人,看到她寄来的东西就气不打一处来。至于她写回来的信,他一封都没看,全扔了。每到这个时候,萧凯华都是神色复杂,静静的看着儿子发泄,等他累了,吼得声音沙哑了再进来,把东西收拾收拾。他没有说什么,但责备之意再明显不过了。这让萧剑扬很不理解,那个女人那样伤害了他,他为什么还要维护她?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