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是黑暗中的幽灵——暗夜卫士》
第1节

作者: 男人不哭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中缅边境,夕阳西下。
  阵阵山风呼呼的刮,满山黄叶乱飞,带来阵阵凉意。秋天了,即便是在四季并不明显的热带丛林里也能闻到秋的气息,最显眼的特征就是满山的野果都熟了,对于山民来说,这是最好的季节,随便往林子里一钻都能吃得肚皮滚圆。山林里的猎物也很多,经验老到的猎手布上几个陷阱,或者拎上一杆枪上山转悠一通,往往就大获丰收。而这个时节也正是偷猎的黄金季节,山林里枪声和野兽的尖叫声终日不绝,山下收购毛皮、兽骨甚至整只猎物作标本的商人的摊子生意兴隆,护林员对此也无可奈何。

  这是属于山民的丰收季节。
  萧剑扬和伏兵拖着疲惫的脚步,沿着山间小路朝会合地点走去。他们已经走了一百多公里的山路,累得快抽筋了,但还有一段路要走,身后阵阵军犬狂吠的声音在警告他们,他们还没有脱离险境。直升机是不会越过边境哪怕一米来接应他们的,所以这近一百五十公里的山路全靠两条腿。
  如果按照标准的丛林行军队形,他们应该拉开至少五十米的距离,相互掩护着通过这种地形复杂的鬼地方。但是这次他们违反了丛林行军的纪律,彼此之间的距离拉得很近,就差没有肩并肩了。两个人的心情都不怎么好,因为就在昨天,他们刚刚深入缅甸,用狙击步枪击毙了一名给贩毒集团牵线的中间人。狙击地点正是那个中间人的村子,那个看上去像个老实巴交的农民,而且有着两个女儿和好几个外孙的中间人跨上摩托出村的时候,伏兵扣动了板机,中间人中弹倒下,他的女儿和孙子发出撕心裂肺的哭喊声扑了上来,抱着他那血淋淋的尸体哭得嗓子都哑了。虽然萧剑扬和伏兵都是冷酷的职业军人,但是看到这一幕,心里仍然不好受,而且这一幕已经在他们眼前重演了很多次了。倒在他们枪口下的人里,绝大多数都跟他们素不相识,无怨无仇,上头只是将一份情报和几张照片递到他们面前,他们就乘坐直升机进入金三角,按照情报找到照片上的那个人,然后扣动板机,再然后,以最快的速度撤离金三角回国,每一次行动都是极其单调的、不带任何感**彩的杀戮,这令他们感到疲惫和厌倦。

  一次次深入敌境执行任务,陷死还生,很累。
  那种见过了、经历了太多的黑暗,内心郁积了太多的恐惧、迷茫、愤怒、无奈却无法对人言的无助,那种根本就无人理解的孤独,更累。
  他们毕竟只是有血有肉的士兵,并不是超人,他们真的背负不起这么多东西啊……
  “47。”伏兵低低的叫了一声。
  萧剑扬头也不回:“嗯?”
  伏兵问:“有意义吗?”
  萧剑扬脚步略一停顿,继续往前走,仿佛根本就没听到似的。
  伏兵脸上全是迷茫和苦闷:“我们受了这么多伤,流了这么多血,有意义吗?我们炸掉一个制毒工厂,马上就会冒出两个、三个,我们歼灭一支贩毒武装,也许就在下个月,又会冒出两三支!我们拼着伤亡惨重灭掉一支试图在边境捣乱的影子部队,用不了多久,又会有好几支出现在缅甸、老挝,继续给我们捣乱!我们拼得这么狠,牺牲得这么惨烈,有意义吗?”
  萧剑扬还是没有回头,只是淡淡的说:“有意义。”
  是的……有意义!虽然他们在边境上浴血奋战,东挡西杀,那些制毒贩毒的武装人员,那些试图颠覆国家政权的境外**势力仍然跟韭菜似的杀了一茬又来一茬,怎么打都打不完,但是直到现在,战场仍然是在境外,他们身后那片誓死要守卫的家园仍然和平稳定,而没有陷入**之中,这就证明,他们的牺牲是有意义的。
  “他们人很多,多到我们这一代的军人都杀不完,而且有挥霍不完的资金、军火,但是,他们的命只有一条,被我们杀得多了,他们就会害怕。我们拼死作战可能只是让他们感到一丝恐惧,也许接过我们的枪继续打下去的那一拨战士就会让他们胆寒,下下一拨或许就会让他们闻风丧胆……只要我们继续战斗,这藩篱他们永远也无法越雷池半步,这就是意义。”
  伏兵默默的听着,长时间地沉默。最后他抬起头,望着西斜的太阳,神情落寞,喃喃说:“我们入伍快十年了吧?”
  萧剑扬说:“我都快记不清入伍到底有多少年了……长啊。”
  伏兵说:“再过两年我们服役期限就到了,你退不退?”
  萧剑扬愣了一下,久久没有回答。
  伏兵等了好久,没有听到他回答,继续问:“我们都围着地球打了一圈了吧?你还喜欢军队吗?你还喜欢这种生活吗?”
  萧剑扬再一次愣住了。打从参军以来,将近十年的时间,每次有人问起这个问题他都会斩钉截铁的作出肯定的回答,但是这次,他犹豫了。他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变得不肯定了,更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犹豫,他明明那么喜欢这身军装和手中的枪,那么依恋这些朝夕相处的战友们,怎么现在连这都不确定了?
  伏兵仍然没有等到他的答案,他也不在意。这么多年的同生共死,他早已习惯了这位战友的沉默寡言,就像萧剑扬早就习惯了他时不时抛出的一些古怪的想法一样。他没有再追问,在绚丽的霞光和习习晚风中,他低声哼起了一首不知道从哪里学来的歌:

  “当你的秀发拂过我的钢枪,
  请原谅我冷峻的脸庞……”
  萧剑扬喃喃重复:“请原谅我冷峻的脸庞……”
  带着丝丝感伤的歌声像一块落入湖心的石头,在他心中激起圈圈涟漪,往事历历浮上来。
  歌里的神情冷峻的哨兵,国防绿和冰冷的钢枪
  还有一个如云影掠过的女孩,她的名字叫陈静或苏红
  你知道的,她们都已经渐行渐远,消失在时光的彼岸
  这样的结局与开口或沉默无关
  就像他们曾经饱含热泪的青春
  和那段不被允许表达的爱,注定
  注定都要如花般,颓败
  萧剑扬是个有些古怪的孩子,在他出生的时候就有这种兆头了。
  他不会哭。
  是的,他不会哭,绝大多数的孩子都是用响亮的啼哭宣告自己来到这个世界,他不是,他紧闭着嘴巴,任凭护士怎么搔脚底,都没有反应,要不是他会呼吸,小胳膊小腿也在动,护士真的会把他当成个死胎了。护士长找来一根针在他脚掌心扎了一下,扎出血来了,却惊讶的看到这个小不点居然死死咬着牙床,说不哭就是不哭。护士长连连摇头,说:“为孩子,太犟了,只怕将来会过得很苦……”

  然而他的老爸可不是这样想的,那个永远军装笔挺的年轻军人将宝贝儿子高高举起,大笑:“好小子,像我!将来肯定是个当侦察兵的好苗子!”丝毫没有注意到刚生完孩子的妻子苍白的脸上的忧虑和迷茫。
  在这里必须先介绍一下,萧剑扬的老爸叫萧凯华,湖南湘西人,十八岁当兵,经过多年的摔爬滚打,凭借一股永不服输的劲头和过硬的军事技术,成了侦察连连长,管着一百多号侦察兵呢,威风。而他的老妈叫许娟,来自上海,在考大学的时候赶上了全国取消高考,随着下乡的队伍来到云南农村接受“再教育”,成了千万知青大军中的一员。巧得很,她插队的地方离部队的驻地并不远,一来二去就跟萧凯华认识了,然后就有了萧剑扬。事实上,在那个年代,这种事情并不少见,很多女知青仅仅是为了多吃一个小小的馒头,嫁给了大她们三四十岁的村干部,而军人的待遇是比较高的,能嫁给军人成为军嫂,不失为她们摆脱饥饿,摆脱繁重的体力劳动的一条路子,跟她一起插队的好几个同学都嫁给了侦察兵,成了军嫂。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