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4年夏天,锁龙村挖出一口墓,震惊中外,正当电视台报道时,灾难降临了》
第5节

作者: 故事会TY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可谁能想到,就在两天后胡老道却云淡风轻的又回来了。只是从那以后,我师父常皱眉头,才有了这些怪异举动。尤其他以前是事事都不瞒着我的,可现在什么事都不让我知道,一个人还偷偷在后头自言自语,跟犯了魔怔似的。
  开年,我10岁。
  开春4月是耕种季节,大伙忙着春耕种苗的时节,胡老道道观来了几个人,而头天晚上胡老道嘱咐过我,说今天就不要去朝天观了,他不在。
  结果被我撞了个正着。
  有两个神秘人我原来见过,就是当初带胡老道离开的那两个,后来我还见过几次,三人似乎在后山上密谈过些什么,倒是另一边坐了三个人我从没见过,怎么说呢,总是感觉怪怪的。
  日期:2018-09-13 20:18:03

  为首一人头发斑白,看起来得有七十好几了,一个穿着红色唐装的老爷子,打扮的也精神,总给人一种养尊处优姿态的感觉,他坐那儿闭目养神,自成一股气势,胡老道静静陪在一旁。
  另一边坐着个胖子,一旁放的设备我见过,上回电视台来录像那玩意儿我印象深刻,是一台摄像机。
  现在要说最后一个人了,他就站在一边,身体立的笔直,每个转身、抬腿给人的感觉这人走路是不是用尺子量过的?
  那冷峻的面庞就给人一种饱经风雨、值得信赖的感觉,尤其每次说话都跟服从命令似的,叫他说才说,不叫说就闭口不答,唐装老头不发话,胡老道再问都不答。
  我从外头进来大叫着胡老道,他很是无奈的看到我,同时那几个人的目光也齐刷刷的落在我身上。
  被他们这么一盯我总有种异样感觉,却说不出来。唐装老头对那个站的笔直的人说:“鱼鹰,试试他。”

  原来那个人叫鱼鹰,不过名字还挺奇怪。毕竟我那会儿年纪小,并不知道厉害,那个鱼鹰二话没说,冲上来就是一记扫腿,被我跳起来躲过,他的攻势当即又上来了。
  日期:2018-09-13 20:18:11
  我还没明白怎么回事呢就被他揍了一顿,之前说过胡老道教我太极拳,但可不止是要我健身用的,他教给我的功夫很简单,后发制人,以静制动。
  怎么说呢?
  我们打架不看动作招式,只看你的身体。人在出招前的零点几秒里实际上是有个预备过程的,比如要出左拳他必定左肩要轻微浮起,然后胳膊才会动,同样,要出脚,关节肯定有轻微幅度的变化,所以等他的招式过来我已经提前知道他的轨迹,可以轻松化去,这是胡老道教我后发制人的精髓。
  可我毕竟年纪小,腿短手短外加个子不高,力气也不大,没两下就吃不消了,被对方一个擒拿锁喉给制住。
  我以为自己丢人了,没想到鱼鹰犀利的眼眸精芒闪烁,撇下了三个字:“好苗子!”
  日期:2018-09-13 20:18:25
  他转身就走,留下莫名其妙的我站在院里发愣,胡老道这才叫我过去,郑重其事的对我说道:“徒弟,师父有件事必须去做,但可能有危险,你愿不愿意帮我?”
  我当然是没问题了,胡老道他们没有多说,阴沉着脸又去了锁龙台。
  他跟老者各自看完风水,两下无话,胡老道指着地下,叫我耳朵贴上去继续听,良久,他问我:“有啥动静?”

  我觉得刚才自己绝对听错了,又把耳朵贴住地,竖耳静心,渐渐地,底下有一种轻微的锁链晃动声,然后……
  我又听见那种熟悉的声音,但这次不止有呼吸声,还有咆哮声。怎么说呢,我感觉地宫里头到处都有呼吸声,就好像有数个正在熟睡中的人在集体打呼噜一样,而那咆哮声模糊的紧,听不清楚,但锁链碰撞产生的清脆声响绝对不会有错。
  我把听到的所有事情告诉胡老道,唐装老头连忙激动的点头:“是了是了,一定没错。”
  胡老道紧抓着下巴,叮嘱道:“还是小心为妙啊。”
  日期:2018-09-13 20:19:45
  “你安心吧,绝对没问题。”唐装老头又说道,可胡老道这时反驳:“我感觉还是不妥。”
  唐装老头终于在这时发作,他颇有怒意的质问道:“你一个山野道士,我是闻名的风水大家,咱们两个谁的话有份量?”
  此刻胡老道再不多说,我傻傻的看着他们,知道事情和锁龙台有关,但并没有多想,因为也多想不起来,当时并不明白他们两人间这模糊的对话是个啥意思。

  回到道观之后,为这事胡老道还和唐装老者大吵了一架,当晚还去我家找我爷喝酒,但中午那些事他一字未提,也不准我说,只是喝完了酒开玩笑说要借我用用,跟他晚上下趟山,时间定在后天晚上。
  其实哪里是下山,就是到时候下墓。但我一个小孩子家是不可能让我也下去的,那我做什么呢?
  胡老道嘱咐的很清楚,从他们下墓开始算起,第二天夜间八点之后,我要在他们进墓的地方点上南斗灯阵,摆好买路钱、提上天师大印在外坐镇。
  胡老道怕的是什么?
  日期:2018-09-13 20:55:36

  他怕自己一行人进去后出不来,但凡到了死期,或者说人活到坎上遇了险要遭横死,城隍爷手下的搜魂二使便会抓走横死者之魂,防止它们怨气太深在阳间捣乱。
  这两位阴差一去,抓了魂他们可就真没还阳的可能性了,所以第二晚在外头坐镇,就是要我把阴差挡在外头,帮他们争取时间,也间接说明此事的危险。
  其实在我心里,至少十岁以前,胡老道是属于那种啥都不怕的人,我本来以为这回的事也是小菜一碟,可没想到被他们搞的真是玄而又玄。
  第二天他们果然收拾了东西,甚至我看见胡老道用上了许多珍藏道符,他们所带的法器简直多到吓人,我目送他们离开,师父临走前告诉我事情千万不能泄露,还有,为了以防万一,叫我拿上那张卖身契。
  我答应下来,这就更琢磨不透了,连卖身契都用上了?

  日期:2018-09-13 20:55:46
  当然,这里我得解释一下,我所说的这卖身契不是旧社会穷人给地主包身用的那种,过去谁家生了孩子体弱多病,觉得不好养活,就去拜祭给神灵,认个干爹,这样保佑自己孩子健健康康活到20岁再去赎身。
  因为这赎身一词,所以这玩意儿就又被称作卖身契。实际上是行拜祭礼时烧给神灵的一张黄裱文书,一张留下自己看管,另一张直接焚化。
  过去有认太乙救苦天尊的,也有找关圣帝君拜祭的,甚至民间还有拜祭给石头的,管石头叫干爹,因为石头代表的是泰山石敢当,也是一位神明,但我拜祭的干爹则是地府的判官,狗日的,说句实话胡老道这是要我拿那个未见过面的干爹冲出去吓唬阴差,替他们争取时间罢了。
  他们一行人当天去了锁龙台就此下墓,我回家之后却不知为何,老是心神不宁。
  这天夜里我做了个梦,梦见晚上出门,天上的雷就跟疯了似的劈我,而且是专劈我一个,不劈别人,我被生生吓醒来,天都快亮了。
  我愣是在朝天观守了一天,到晚上八点胡老道都没出现。我只得谨遵他嘱咐,收拾好买路钱、纸元宝,拿上桃木剑跟天师大印,最后装上自己的卖身契,穿着我师父的大号道袍去锁龙台。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