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618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田芳辉调到省市场监督局消费者权益保护处任副处长后,照顾老人和孩子的担子落到肩上,丈夫也听到风言风语看得很紧,另一方面方华在银山工作期间任树红严防死守,两年期间仅见缝插针幽会了两次,俗话说妻不如妾,妾不如偷,偷得着不如偷不着,两人愈发如胶似膝,时时渴望相见。
  人生得意不过如此吧,方华想道,一瞬间他甚至认为仕途至此已经远超预期,能在局长位置混到退二线也很知足了。
  再回想昨天在市里开会,凑巧遇到方池宗所在的临秀区建设局傅局长,傅局长不知从哪儿打听到方华是方池宗儿子,主动上前自我介绍,主动检讨“对老方不够关心”,暗示有机会要给方池宗一个说法。方华在官场磨砺时间久了,深知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姓傅的如此热情,过阵子必定有事相求。心里暗暗好笑,须知方池宗已五十九岁,还有一年就退休了,还用什么鬼说法?
  不过真能在退休前给老父亲戴顶乌纱帽,也算弥补方池宗这辈子的遗憾,老子占儿子的光,哥哥占弟弟的光,这种家庭大概在省城绝无仅有!
  就在方华自信满满主持局党组会议时,方晟刚刚来到于道明办公室。
  常务副省长不是一般的繁忙,这次见面足足约了一周时间,总有突发性灾情,总有临时安排,总有意想不到的紧急会议,于道明焦头烂额却又无可奈何。
  “等你坐到这个位置就明白,当官其实没意思。”于道明苦笑道。

  方晟笑道:“可这会儿让二叔告老还乡,您又不舍得离开。”
  于道明哈哈大笑:“是啊,人总是勘不破世事的。”
  “二叔有什么重要消息?”
  于道明转而严肃起来,道:“上个月辽北省出了桩事,一位姓夏的中组部后备干部晋升市长后大肆捞取好处,卖官鬻爵、插手工程、利用国企改制侵吞国有资产,短短半年竟贪污两个多亿,惊动京都最高层领导……”

  闻弦而知雅意,方晟叹道:“京都方面要收紧干部梯队培养了?”
  “正是!常委会认为要加强年轻干部在基层历练,慎重提拔到领导岗位特别是一二把手位置,多观察,多磨炼,提高晋升标准和延长考察时间,并形成常委会决议下发到各省市省委、组织部。在双江范围内,恐怕首当其冲受影响的就是你跟吴郁明!”
  “能拉吴郁明垫背,总算心理平衡些。”
  “他未尝不是这个想法?人家毕竟已在市长位置了,”于道明道,“钱浩早已萌生退意,打了两次报告主动要求调到省人大,肖挺也想利用这个机会把各市一二把手挪一挪,顺便解决你和吴郁明的问题,现在看来不行,钱浩还得继续撑下去,想想好笑吧?最受打击的反而是钱浩。”
  方晟沉默片刻,道:“我不想再呆在红河,总是抓经济有些厌倦了,而且我预感明年起宏观经济会有个下行的过程,轻工业、外贸行业将受到沉重打击,对经济开发区负面影响可想而知……”
  “这个问题我跟云复商量过,也想把你从具体经济事务解脱出来,从事一些务虚工作比较好,至少不容易出岔子。”
  “二叔准备把我放到哪儿锻炼?”
  于道明笑了笑:“本来根本没位置,每个市常委班子都挤得满满的,个个都干得风生水起,精神得很,我还琢磨是不是到省纪委那边挖挖线索,‘劝’个别有污点的领导干部主动去人大政协,不料上周突然来了个机会,说来与你有关……”
  “与我有关?”方晟一时没反应过来。

  “冯卫军怀疑你跟徐璃有猫腻,为这事甚至找老爷子告状,”于道明笑得意味深长,“他不想让徐璃继续呆在银山,积极活动把她调到省里,或干脆去京都陪孩子。要是徐璃离开,组织部长位置不就腾出来吗?”
  “这个冯老头!”方晟气愤道,“为地皮的事一直找我的碴儿,现在不惜赔上儿媳清白了,真卑鄙!”
  “你敢发誓跟徐璃真的清白?”于道明饶有兴趣问。
  “那些无中生有的绯闻我都懒得回应!二叔,冯卫军都找哪些领导活动,能成吗?”方晟赶紧岔开话题。

  “老书记亲自出马,肖挺还得给面子,谁都有老的时候对不对?她是中组部后备干部,安排的位置不能含糊,估计平调组织部、宣传部、发改委或国资委几个热门部门任副职。”
  “组织部长……这个职务很有挑战性,以前从没干过,纯属外行啊。”
  “把你放到组织部长位置上,许玉贤求之不得,据说徐璃不太听话,很多人事建议到组织部就束之高阁,许玉贤头疼得很呐。”
  方晟道:“组织部长肯定得有自己的原则,否则就成为书记的附庸,反而失去权威性。”
  “对的,组织部长应该独立于书记,是常委会里不容忽视的力量,”于道明道,“历来常委会讨论的重头戏就是人事,人事权是常委会最核心的权力,一把手之所以拥有无可比拟的威信,也在于他掌握常委会一票否决权,也就是人事权的最终拍板权。”
  “虽说不想搞经济了,但突然闲下来从事务虚的工作,的确有点……不踏实,”方晟老老实实承认道,“我总觉得面对面接触企业和基层,才象真正做实事,为社会创造财富,为老百姓改善民生、优化环境。”

  “如果放在县城,你的想法很贴切实际,是一名优秀基层干部应当具备的觉悟,但你已是厅级干部,视野和政治素养也要相应提高,应该站在更高的角度看问题,具体来说,你得认清务虚工作的现实意义,”于道明循循善诱,“组织部长的任务是什么?一言蔽之就是把合适的人放到合适的岗位。你多次担任过基层一把手,想必知道一个庸官的危害甚至大于贪官,贪官要捞钱,必定千方百计打着民生工程的名义上项目、搞投资,起码做了些事;庸官呢不求有功但求无过,到最后碌碌无为一事无成……”

  “江业的费约就是典型例子,宁可错失发展良机,确保自身不犯错误。”方晟道。
  “钱浩也是如此,幸亏梧湘有个强势市长,不然工作没法搞,象这样的情况比比皆是,有些上面知道,有些则被蒙在鼓里,一把手要管的事太多了,目光只能注意到视线范围内的干部,更多情况就需要组织部门进行调研、测评甚至微服私行,所以要做一个优秀的组织部长很不容易。”
  方晟点点头:“我真要转变思路,重新开始新的征途了。”
  “回去慢慢准备,动厅级干部没那么容易,要等组织部凑足人数提交常委会,这件事可能徐璃都蒙在鼓里,你可别泄露喔。”
  “我口风向来很紧,二叔应该知道的。”
  于道明眨眨眼:“一般情况下,不排除枕边风喔。”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