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4年夏天,锁龙村挖出一口墓,震惊中外,正当电视台报道时,灾难降临了》
第1节

作者: 故事会TY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8-09-13 17:10:59
  我是一个阴阳先生,按照现在官方的说法,我的工作证上署名“秦岭辖区护林防火工作人员”。听着似乎跟我本身的职业没啥关系,但倘若把秦岭这个十三王朝的中兴龙脉,与那些飞尸养珠、蟒蛇化龙的传闻联系起来,然后你们再适当想象这个职业的话……
  没错!有些事情诡异的发生,但却必须隐晦的处理掉,这就是我呆在这儿不能离开的原因。那一年我有幸随胡老道参与进来,目睹了整个锁龙台大墓的发掘过程,那便是我人生的第一个转折点。
  世事就是此般无常,谁能想到,那地宫底下竟挖出了那样一件东西,更牵扯出整个一盘死局!这其中的匪夷所思,甚至早已超出人们所能承受的心理范畴,事儿还得从那些年开始说起。
  正文
  94年的夏天,锁龙村出了件全省震动的大事,当时的报纸铺天盖地乱飞,事件曾一度火了几个月之久。
  那年我9岁,这天清晨,罗老汉像往常一样去地里除草,他走在半道上,弯下腰哼着秦腔。突然,前方山风一吹,一阵浓烈的恶臭扑面而来,刺鼻的臭味令罗老汉直欲作呕。
  这个罗老汉就是我爷,当时山里经常有野猪祸害庄稼,山里人用钢丝绳套死野猪,经常等到尸体发臭才有所察,因而尸臭的味道我爷很是敏感。
  他循着臭气查找,原以为前头又死了只发臭的野物,可却没想到,上了坡,到了锁龙台附近,却看见前方封土堆前莫名多了个盗洞,那尸臭的味道以及黑色淤血从洞内溢出,染花了洞口泥土,只见半只被撕裂的人手就垂在洞口不远处的地面。
  我爷当时都愣了,当天早晨一阵乱吆喝引来了四面八方的村民,那年我爸正是村子的村长,骑上摩托车赶忙去乡派出所报案。丨警丨察当天中午赶来验尸,拖出三具被活活拍成肉饼的干尸,死相惨不忍睹,并从尸身里搜出数件精美的玉器和青铜礼器。
  警方那边给出结论,死亡三人系盗墓贼出身,但具体这三人咋死的却是只字不提。这件事很快惊动了市里的文物研究所,几天之后村儿里来的四轮子汽车越来越多,有的专家学者便开始四面取土、探察。
  当时山里人也乐意,原本冷清的山村里一下来了这么多人,甚至省市各大电视台、报纸都开始了相继采访。很快在一片舆论造势之中,一个陕西的“马王堆”、又一个本世纪震惊考古界的重大发现等舆论一度引起不小的呼声,村里的外来人也越来越多。
  半个月后,一支由数位省市专家学者组成的考古发掘队在村里住下,因为我爸是村长,所以两个省博物馆的老教授就住在我们家。那天大概是都多喝了点酒,我的师父,村中朝天观的胡老道也在席间,大家闲聊着,就听两个专家开始慷慨激昂起来。
  吴教授方正的国字脸上透着激动,他指着锁龙台,鼻尖上的眼镜似乎都因为兴奋而颤抖起来:”这个锁龙台至少该是两汉朝代的大墓,甚至年代更早,我们进行全方位勘探,墓的规模只大不小且几乎没有盗洞,一旦挖出,少不得要干一件震动全国的大事。“

  他举起一杯子酒痛快豪饮,旁边那个研究员老李也是满眼火热,大家几天相处下来也知道胡老道是干啥营生的,八字胡、挽道髻,一身干净朴素道袍这家伙就是个典型的神棍打扮。
  老李便兴起问道:”胡师傅,你们道家会算个风水前程,那要依着你们道家风水来看,这块墓穴能是个什么品级呢?“
  老李问胡老道这话,其实正在兴头上,这么大规模的墓风水自然是极好的,且听听胡老道是怎么解释的。
  而我师父这人的确有真本事,我的顺利降生也多亏了他,但这事暂且不说,可他的毛病就是说话直。
  胡老道摸着他那长下巴,表情变得十分认真,他指着锁龙台大坟的方向说:”咱这村叫锁龙村,那头的土包包叫锁龙台,没人知道这其中有啥联系,可咱老胡自打娘胎里出来,相过不少好坟好穴,就连电视上那些帝王陵寝都能说出些道道来,但这个墓嘛……“
  胡老道神情忽然严肃起来,下巴抠的就更紧了。吴教授来了兴致,忙追问道:”老胡,咋样?“
  ”按风水里讲,锁龙台这位置白虎主杀,山势四盘堵住生门,这叫死门洞开、不留余地,是个正宗的绝门户穴,亡人要是埋在这里,少不得要断子绝孙、克死满门,根本不适合造墓,所以按我这经验,两位最好别开这墓,不然,这诡奇的事怕是谁也摸不准的。“
  胡老道说完这话没接着吃菜,而是很认真的看了吴教授他们一眼。
  老李跟吴教授一看我师父这么认真,笑着缓和气氛道:”哈哈,老胡还是蛮风趣的嘛,这墓被盗,上级要求立即进行抢救式发掘,咱们这只管挖,可管不了上头的决策,再说了,风水玄学这不就是个说道嘛,老胡,咱们继续喝酒,不谈这些。”
  当晚我师父挺郁闷的,以他多半辈子的经验来看,这不适合造墓的地方造大墓,那多半有鬼。第二天去朝天观胡老道考我背咒的时候还专门为这事算了一卦,卦象显示上离下巽,内外皆虚,主前路未知。
  反正当时我也不懂,但接下来村里似乎迎来了春天。

  数天之后,两辆挖掘机来到,村里的壮劳力、大姑娘小媳妇的也被考古队请走,按照他们制定的地方开始挖泥,工资按日结,这事情倒算是为村里人造福,毕竟常年生活在山区,收入来源实在不多,但事情也就出在这里了。
  夏季时而多雨,加之山地施工艰难,整整一个多月下来,墓地外围才被清理出来部分,但这已经不得了了。
  期间考古队挖出一个大鼎,吴教授他们老眼放光,早激动的说不出话来。因为那鼎的造型甚至是先秦以前的东西,大家对墓里的东西也更加期待起来。
  但自从这个鼎挖出来之后,整个工地上开始怪事连连。到了夜里锁龙台工地上阴森森的发寒,就像是隆冬下雪一样,冻的人喘不过气来。
  更有甚者,待在那里的人晚上老做噩梦,大家做的梦内容竟都完全一样,梦见自己被黄土埋进去半截,安安静静的躺在一口朱红寿材里。

  考古队的人最后全都无精打采的,也开始心慌起来。
  要说一个人做梦那没啥,可一群人都连天做一个梦,这事儿的邪性也令不信邪的吴教授他们动摇了。那天夜里,我爸去朝天观把胡老道请来,吴教授他们亲自开车去镇上买的酒菜、烤鸭摆上,就为了专门请他来吃这顿饭。
  酒席宴间,吴教授皱着眉把这怪异的事一说,问胡老道这梦是不是有啥说道?
  胡老道听完吴教授的话想都没想,他反问:“黄土把身埋了半截,你们说这叫啥?

  老李当即就答:“这就是死了一半了啊!”
  我师父胡老道嘿嘿一笑,突然摸紧下巴:“知道死了一半就好,倘若再挖下去可就不是做梦那么简单了,那可就得钻土入坟喽!”
  胡老道这话说的吴教授有些害怕了,老李皱着眉头问:“真的这么邪?”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