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未冷,大圈》
第247节

作者: 龙易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杨学清无语的道:“这他么的警局跟自己家似的,才几天啊又要进去了·····”
  再外面,西提猜和另一个同伙疯狂逃窜的时候,安邦和王莽紧追不舍,两伙人一路狂奔出了住宅区,就跑到了路。
  西提猜的行事风格十分另类,你按照正常的思路来讲,跑出来后的第一选择应该是奔着抢车去的,然后尽快能跑多远就跑多远,而不是用两条腿撒丫子狂奔,但西提猜他们两个选择的做法真就是这么干的,根本没有开车的心思,就迈着步子大步流星的狂奔了,偶尔间歇性的回头开枪点射。
  因为西提猜在发现警方的人也出现后,就知道自己只要一车立刻会把自身目标给放大,并且警方能最快速度的布置拦截,设置路障什么的,用两条腿跑速度虽然慢了一点,可这片住宅区的后方两公里远就是马鞍山,他们当初住在这里的时候就已经预计了这一点,如果出事就往山里跑,茫茫大山里想抓两个人简直太难了。
  从这一点你就能出来,西提猜团伙的人不但悍猛不畏死,头脑也非常清晰,进退有理有据,远不是一般的匪徒能比的。

  大街,两伙四个人相隔二十多米一路狂奔,期间不时响起枪声,两公里的距离在他们全速狂奔下,用了不到十分钟就跑完了,到了马鞍山脚下。
  “粮草兵马都他么准备齐全了,就四个人还能给跑了不成,这他么出去丢不丢人啊”安邦急的跟条狼狗似的,这次的事他们虽然没有大大意,做的准备也挺齐全,但没想到对火太彪了。
  “踏踏踏,踏踏踏”西提猜到了山脚下后,果然直奔着山去了,人一进入茂密的林子里身影顿时就被树木遮挡住了。
  这时,两台警车也快速追了过来,范旺领着六七个警员下车后,怒气冲冲的,指着安邦吼道:“你他么的,能不能把消息给我弄准一点?什么都没搞明白呢,你就动手了,你知道你捅出多大的篓子了么?”

  安邦边走边皱眉道:“我也不是算卦的,我能什么都算的那么明白嘛,大哥,这不是玩游戏给你时间一推三的算来算去的,有太多不确定因素了,你知道么?”
  范旺急切的咬牙道:“没整明白你就别动手啊,你知道么,他们这伙人刚才在居民楼里,又他么的引爆了两颗手雷,我两个手下当场就被炸飞了,尸体都拼不全了,现在还不知道无辜的人有多杀伤亡呢,我告诉你,明天香港的头条你就等着见今天的事吧”
  “啊?”安邦也愣了,没想到他们跑出来后,后面搞出这么大的动静来。
  王莽皱眉道:“别他么在这吵吵了,合适么?还有两个人呢,先抓住再”

  警员和安邦,王莽边边往山里走,顺着西提猜刚刚进入的山路追了过去,范旺也暂时不在发火了,而是主动介绍道:“马鞍山我以前来过几次,从这边山的话就一条山路,左右两边山坡都很陡也有死路,所以他们不会傻的往别的地方跑,顺着这条路追过去如果二十分钟内能追那就没问题了,如果再远点的话地势开阔就跟大海捞针差不多了”
  “我感觉够呛能把人给追了,这帮人明显不是什么简单的货色,这手法比我们这帮侦察兵都利索,不身经百战是练不出来的,拿自杀当吃饭跟玩似的······”安邦烦躁的叹了口气,这一次确实是失手了。
  安邦所料果然没错,他们追了二十多分钟之后,山路逐渐开阔,山坡呈三十几度,地势比较平缓,有种一马平川的状态,这种局势别他们就十几个人了,哪怕再多几倍,在山里都不一定能把人给捞出来。
  西提猜和同伙进入马鞍山之后就宛如石沉大海,没影了,人不见了留下了一堆稀烂的摊子,安邦和范旺的脑袋嗡嗡直疼。

  在爆炸现场的李振宇和杨学清被警方带走了,他俩很不幸的沦为了此次重大案件的背锅侠,因为投毒这伙人死的死跑的跑,警方需要对外界有一个交代,给个法才行,所以直接和匪徒交火的大圈就得被抓进去了。
  无论是国内还是国外,在处理重大事件的时候全世界都会有一个相同的办事准则,就是责任该由谁来承担,找到这个承担责任的人,无疑会让参与其中的人肩膀的担子轻很多。
  当天晚安邦他们回来之后,全都面无表情的汇聚在办公室里,屋里凝聚着一片严肃和忧愁,不光是因为被抓的两个,还有跑了的西提猜。
  “这次失手,丢人真是他么丢大了,有心算无心的情况下,我们还是全员包围占尽了优势和风,到最后对伙四个人跑了俩死了俩,草ta么的,这事办的太糟心了,我真想把脑袋擦裤裆里憋死自己算了”安邦咬着烟嘴,除了自责还有的就是懊恼。
  魏丹青安慰着道:“阿邦,首先你得明白个道理啊,这是生活不是演电视,咱们不可能做什么事一出场就带着主角光环,办什么就成什么事,那这世界哪还有公平可言啊?你们是一伙出类拔萃的兵没错,但你们不也不是超人么?失手是正常的”

  王莽叹了口气,搓着脸苦笑道:“但是憋屈,窝火,怎么都没想通,会是这个结果呢”
  大圈的人这一把都挺有挫败感的,用安邦的话来就是,兵马粮草都已经准备妥当了,没想到最后围剿的时候被人家来了个赵子龙附身,把他们大圈帮给挑了个人仰马翻不,还落了个一身骚,非常令人汗颜和无语。
  魏丹青接着问道:“交手后,你们就一点有用的东西也没摸到么?总不能真是白忙活了一场吧?”
  “倒也不是一点没有,振宇捅那人两刀后他喊了屋内一个人的名字,这人叫西提猜,应该是个泰国人了估计是他们领头的,还有······”王莽顿了顿,语态和神情就开始严肃起来了:“这帮人不是一般的狠茬子啊,要我们是兵王的话,他们也肯定不差这个级别,甚至比我们还狠还利索,他们手的家伙都是硬货,是从部队里流出来的绝对不是那些作坊里生产出来的长枪短炮,再一个,你们他们办事时的态度,那是先奔着自己战死然后才干死你的态度来的,这一点我们都不如他们,所以这是一伙相当令人头疼的家伙”

  徐锐和丁建国都挺心有余悸的,西提猜跳楼之前扔下的那个手雷,差点就把他们给送走了,在居民区里敢这么干,那都是什么心里素质啊?
  烟雾缭绕的会议室里突然响起一串电话铃声,安邦拿起手提电话,范旺低沉的声音就从里面传来了:“我在你们酒吧对面的饭馆里,你过来一下”
  安邦面无表情的嗯了一声,但却给回绝了:“不好意思了范sir,我这正开着会呢,有点事”
  安邦对范旺这次的反应非常不满,我们大圈是本着给你们警方送荣誉去的,但你最后连招呼都没打,就把我的人给扣了,这件事让我很不高兴。
  电话里,范旺叹了口气:“你有情绪,我也有,但咱俩的出发点都是没错的,互相理解一下吧,可以么?你过来,我有点正事要和你”
  安邦还要开口拒绝,魏丹青跟他使了个眼色,他就回了对方一句你等着吧我一会过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