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1118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萧晋哭笑不得,重新坐下端起那杯威士忌,问:“我现在还有资格解答你的那道题么?”
  “太贪心了吧?!”辛冰的声音寒意十足,“龙朔最名贵最娇艳的一对姐妹花都已经被你摘取了,还想着解我这道破题做什么?哦对了,顺便说一句:恭喜!”
  叹息一声,萧晋无奈的摇摇头,将那杯威士忌一饮而尽,然后起身道:“这种时候,除了骗你之外,我估计说什么都没用。抱歉!让你失望了。”
  说完,他便向房门走去。

  辛冰微微一怔,接着心脏就像一条被鱼钩勾住的鱼一样提到了嗓子眼,生疼生疼的。
  按照她对萧晋的了解,此时此刻他应该死皮赖脸插科打诨的求取她的原谅才对,为什么他什么都没做,还走得那么干脆?
  是因为终于得到了董雅洁,所以她辛冰就变得可有可无了吗?那之前那些深情的话语算什么?身家性命!最爱的那道疤!这些都是笑话吗?
  “你给我站住!”就在萧晋马上要从谭小钺打开的房门中走出去时,辛冰霍然转身,红着眼眶咬牙问道:“海雅生物的股份、你的……身家性命,全都不要了吗?”

  萧晋笑了,回头冲她坏坏的挤了挤眼,说:“如果刚刚董雅洁说的那句话没有实现,这一切就都会真正的属于你。”
  辛冰懵了,她完全听不懂这句话是什么意思。什么叫没有实现?什么又叫真正的属于你?刚才董雅洁说了什么?好像是什么终身不嫁……对了,是‘你安全回来,我终身不嫁’!等等,安全回来是什么意思?
  之前她完全被董雅洁的那个吻给惊到了,根本就没去在意她说了什么,此时反应过来,顿时大惊,刚要向萧晋询问,却发现办公室的房门已经关上,那个家伙早就离开了。
  “混蛋!你到底有什么事在瞒着我?”她烦躁不安的在房间里来回踱步良久,最终脸上闪过一丝坚毅,抬头望望天花板,大踏步的出门而去。
  离开诗咏国际,萧晋看了看腕表,便来到市局附近的那家酒店开了间房,然后把门卡递给谭小钺,说:“我有点累,接下来可能会睡一觉,你也去休息一下吧!”
  谭小钺接过房卡迟疑片刻,说:“我学过按摩。”
  萧晋欣慰一笑:“谢谢!不过,我只是需要休息,不需要放松。”
  来到十楼,敲开裴子衿长期包下的那间套房,不等女人开口,他就径直向卧室走去。“不好意思,昨晚没有休息好,借你的床睡一觉。”

  裴子衿蹙眉张了张嘴,却什么都没有说,反而跟着进去,将窗帘拉上了。
  “董总!”一走进董雅洁的办公室,辛冰就开门见山的问道:“之前在我的办公室,你那么做是什么意思?”
  董雅洁抬起眼皮看了看她,就低下头继续阅读桌上的那份文件,口气中充满了平淡和无所谓:“我很想说那是在向你示威,但鉴于萧晋希望我们和睦相处的态度,所以,实话是他那会儿正好在你的办公室,仅此而已。”
  “我问的不是这个!”辛冰双手摁在她的办公桌上,身体前倾,神情焦急且愤怒道,“我问的是你为什么要那么做?走之前说的那句话又是什么意思?”
  董雅洁愣了愣,抬头深深的看了她一会儿,眼中就流露出了然的神色,语气复杂地说:“原来你还不知道,看来,他对你这个心腹还真不是一般的疼爱啊!”

  辛冰身体一僵,继而脸色就慢慢变得苍白起来,良久才颤抖着声音问出了心中那个最不愿接受的猜测:“他……他去夷州……根本就不是为了接回敏敏,对不对?”
  董雅洁摇头:“既然他不愿告诉你,那我还是不要做这个坏人的好,想知道什么,我建议你直接去问他。”
  一觉睡到天色擦黑,萧晋才因为饥饿而醒来,转头看看身侧,床铺和枕头都很整洁,就叹了口气,下床走出了卧室。
  客厅里没有开灯,窗外夜空从东到西,颜色从墨黑到浅蓝,仿佛一支庞大的军队,正在慢慢吞噬西方天边那倔强的一抹橘红。
  裴子衿就坐在落地窗前,从萧晋的视角看过去,只能看到一个黑色的剪影轮廓,以及一个偶尔会反射出微微光芒的酒杯。
  “我还不知道你居然是一个会独自品酒看夕阳的文艺青年。”走到她背后,萧晋笑着说。
  裴子衿没有动,只是开口道:“酒瓶在桌子上,饿了就自己打电话叫或者去楼下,我已经吃过了。”
  萧晋眉头一皱,忽然捧住她的脸就俯身吻了上去。
  酒杯掉落在地毯上,萧晋的脸上也挨了一巴掌,裴子衿站起身冷冷的看着他,前胸剧烈起伏着。
  “萧晋,我对你的容忍不是没有限度的。”
  “我知道,所以才需要你的耳光把我打醒。”萧晋摸摸脸,笑着转身走向卫生间,“打电话帮我叫一碗牛肉面,另外,把那个夷州的胖子也带过来吧!”

  裴子衿大怒:“我是你的上司!”
  萧晋根本不理她,不一会儿,几件衣服就从卫生间里被丢出来,接着便传出了哗哗的流水声。
  男人洗漱的速度总是很快的,不到二十分钟,身穿浴袍的萧晋就擦着头发出来,看到地上的衣物已经挂在了衣架上,嘴角便翘起了一丝得意的弧度。
  裴子衿不知去了哪里,桌上有一碗热气腾腾的面,已经有点坨了,但他丝毫不在意,随手把毛巾一丢,就坐下去吸哩呼噜的吃了起来。

  刚吃了一半,房间门被打开,裴子衿推着一个双手被铐住的胖子走进来。
  萧晋瞟了一眼,边吃边道:“把他的手铐解开。”
  裴子衿眼中闪过一丝怒火,但还是依言打开了胖子的手铐。
  噗通一声,胖子就跪下了,爬到萧晋的桌前就大声哭道:“老大!长官!我真的就只是个送货的,其它什么都不知道啊!求求你们,我什么都招了,我愿意坐牢,求求你们饶了我吧!”
  萧晋诧异的挑起眉,问道:“你以为我们要杀你?”
  “不是吗?”胖子也愣了,呆呆的回答说:“那你们不把我关起来,反而带到这里做什么?”
  萧晋茫然的看向裴子衿,就听她不屑地说:“夷州那边一直都在拿几十年前动荡的那段时期来宣传大陆的du裁和黑暗,没有人权,公职人员草菅人命更是家常便饭,这胖子在大陆做了那么多年的生意依然这么认为,被洗脑洗傻了。”
  萧晋哭笑不得的摇摇头,夹起一筷子面条,问胖子道:“叫什么名字?”
  听了两人的对话,胖子隐隐也觉得自己可能误会了,就抹了把眼泪,乖乖回答道:“回长官的话,我叫张家和。”
  “嗯,”萧晋点点头,继续吸哩呼噜的吃面,“张家和,你放心,把你带出来不是要杀你,而是要给你一个戴罪立功的机会,如果你表现的好,放了你是不可能,但死罪肯定能免掉。”
  张家和闻言精神一振,小眼睛滴溜溜一转,就问:“那不知长官您想让我做什么?”
  萧晋转脸看看他,笑了笑,却不再说话。张家和也不敢再追问,只能不安的跪在那里看他吃面。
  日期:2018-04-22 09:5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