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617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方华是市场监督局党政一把手,独揽人事大权,一帮科级中层干部何去何从都由他说了算。市场监督大队也是科级单位,只有大队长享受副处待遇,各分队长都是股级,以正处级局长地位之尊收拾个副股级干部可谓不费吹灰之力,甚至,这点小事根本无须他亲自动手,早有知趣的下属磨刀霍霍了。
  捱到一周后,杨副队长垂头丧气敲开方华办公室,进门就说:
  “方局长,我来负荆请罪了。”
  方华正埋头在堆积如山的材料、报表和回报里,想最短时间内适应新岗位,理清思路和规划,并做适当的人事调整。见状惊愕道:
  “这不是老杨吗?快请坐!你负什么罪呀?”
  杨副队长低头吭哧吭哧道:“以前在三分队时我……我的态度很差,经常批评刁难您,我已经知错了,也受到相应惩罚,希望方局长大人不计小人过,高抬贵手放我一马。”
  方华沉稳地说:“老杨,过去的事已经过去,大家都着眼将来吧。”
  “方局长,你听我说,我这个人读书少没文化,脾气又不好,以前说了些难听的话,您千万别放在心上。”杨副队长想从方华嘴里听到“不予追究”之类的话,可方华偏偏含糊其辞,他愈发放心不下,继续纠缠。

  方华皱皱眉:“几年前那些不愉快我早忘了……如果没别的事,你回去上班吧,我还有很多材料要看。”
  “好,好,好,那我不打扰了。”杨副队长点头哈腰离开,心里沉甸甸象压了千钧巨石。
  方华说“不愉快”,说明对于三分队的遭遇还是很在乎,加之他始终不松口,不表态“和为贵”,没说“老杨就是脾气差点,人还不错”等等,可见对自己耿耿于怀,过阵子肯定要找碴报复!
  想到这里杨副队长感觉天快塌下来了,直恨自己当初不长眼,怎会得罪这尊祖宗?!
  抱着侥幸心理找了两位过去说得话的局领导,都嗯嗯哼哼不置一辞,显然很忌惮这位新领导——以前方华做信息统计科科长时,不会奉承白马,不会陪酒作乐,不会暗中送礼,局领导们对他都有些冷落排挤。如今风水轮流转,个个挖空心思琢磨讨好接近还来不及,怎敢帮杨副队长说话?
  中层干部们更是惶惶不安,特别过去没把方华放眼里的,包括办公室主任,当初就是他收了人家好处把方华踢出办公室;还有市场监督大队大队长,方华被分到队里后曾当面请求承担文书、材料等擅长的文秘工作,他却冷冷说我们大队不养闲人!随即把方华下放到三分队。
  套句江湖老话,出来混总是要还的。
  在局机关转悠了大半天,杨副队长心情愈发灰暗,自觉眼前灰濛濛一片,瞬间竟有生不如死的念头。六分队队长打电话催促他赶紧归队参与集体行动,威胁说否则算他旷工!

  好歹也是个副队长,这点自由活动的空间都没有?杨副队长火气腾就上来了,电话里跟队长狠狠吵了一架。
  挂断电话,杨副队长意识到眼下是墙倒众人推,分队长、大队长、分管副局长巴不得自己出岔子,揪住小辫子不放落井下石,以此向方华献媚!
  不行,绝对不能让他们得逞!
  杨副队长收拾好情绪,骑着电动车在规定时间内赶回六分队。队长见他居然老老实实归队有些惊讶,没说什么径直分配工作。
  当晚精疲力竭回到家,打电话给几位平时谈得来的分队长,还有局机关消息灵通人士,都劝他要识时务。有人给他分析:方华跟普通社会上的人不同,属于高级知识分子。普通人信奉“冤家宜解不宜结”,讲究“一笑泯恩仇”,方华却是那种“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快意恩仇”的文人!方华这种人,你可以批评他文章写得不好,工作能力不强,效率低下等等,只要说在理上他都能毫无怨言坦然接受,但你不能伤他的自尊,在知识分子眼里自尊比生命还重要!

  然而杨副队长就伤了方华的自尊。
  还有人劝他:三年前潇南市正府为鼓励年龄偏大的公务员、领导干部给大学生腾位子专门推出辞职、病退、退养、内退等优惠政策,不如趁目前还是分队副队长身份打报告申请内退,基础工资打八折,原职务待遇享受九折,福利奖金照旧,安安心心在家养老蛮好,免得在单位成天担心受怕,弄不好被方华手下那帮人把副队长职务搞掉,然后不知打发到哪个偏远地方受苦,何必呢?
  杨副队长有些心动。
  的确,倘若每天都这样焦虑不安,被领导、同事打压嘲笑,即使捱到退休也活不长!
  从经济角度讲内退后损失有限,一个月少拿两千块而已,重要的是人活得舒坦,无须想到方华的名字就没完没了做噩梦!
  杨副队长的风格是想做就做,决不优柔寡断,第二天上午就跑到局人事科提交了申请内退的报告。单位碰到这种情况当然求之不得,根本不做思想工作之类,直接批准后办理一系列手续,三天后杨副队长就拿到批复,安心回家了。

  一个多月后,有次党组会上分管副局长稍稍提了一句,方华表现得很惊讶,说老杨才四十七岁忙着内退干什么?
  党组成员们均相对苦笑,不知怎么回答。
  党组成员们心里均想,你连半句谅解的话都不肯说,人家当然心惊胆寒,这会儿装什么佯?
  其实方华真觉得无辜。
  一方面他确实没有原谅杨副队长,那段地狱般煎熬的工作是他最不堪回首的人生经历;另一方面他并没有报复杨副队长的打算,能坐到局长宝座,很大程度也拜杨副队长所赐,倘若仍在办公室安逸舒服地从事文秘工作,根本不可能考虑改变,从而走上完全不同的人生轨迹。
  方华甚至有某种恶趣味,想把杨副队长调到局保卫科,成天看着自己前呼后拥威风凛凛的样子,想不到还没来得及动手他自己就吓破胆乖乖回家养老了,真没意思。
  想到这里他威严地干咳一声,道:“下面就人事科提交的中层干部竞聘方案进行讨论,请各位畅所欲言……”
  办公室主任肯定要拿掉,这个核心岗位必须用信得过的人,那家伙跟前任领导关系太近,指不定表面拍马奉承,背后打自己小报告;市场监督大队长也得换人,方华在队里就经常听说他索要、收取不良商户好处,处罚雷声大雨点小,还跟社会上不三不四的人合伙做生意,外界风评极差;信息统计科长必须下岗,顶多调剂到某部门当个副职,当年自己前脚离开,这厮后脚就把全盘推翻原有做法,把自己的工作抹黑得一塌糊涂,以报成立信息统计科时屈居副职的怨恨,你不仁我不义,如此落到我手里,没什么好说的!

  心里盘算着,手机突然“叮”一声,一看竟是小师妹田芳辉发的:有空了吧,聚一下呗?
  不由心里痒痒,不顾党组成员们正认真讨论,回道:开会,待会儿电话谈。
  日期:2018-06-02 18:4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