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山神术》
第2339节

作者: mm水寒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一条足有一米长的大鱼,头很大,身子很细的那种鲶鱼,躺在地上,无力地摆着尾巴。
  鲶鱼精?
  叶少阳和腾永清一下子都呆住了。
  就在这时,鲶鱼精突然扑腾了一下,然后身体直挺挺地躺在地上,挂了。
  精魄从它体内飞出来。
  叶少阳和腾永清面面相觑,这一座寺庙的方丈,居然是个妖怪!
  叶少阳和腾永清面面相觑,这一座寺庙的方丈,居然是个妖怪!
  这怎么可能?
  那些老和尚的弟子们,本来看到老和尚重伤在身,都还在痛哭流涕,焦急万分的,眨眼之间,他们的师父变成了一条鱼躺在地上,大伙当场就懵了。

  “一定是他们,是他们用了什么障眼的邪术,把师父变成这个样子!”必信禅师大声叫起来,“大伙一起上,为师父报仇啊!”
  刷刷刷。
  数道仇恨的目光,落在叶少阳和腾永清的脸上,和尚们一个个站起来,朝着两人缓缓走来。
  “我来!”
  叶少阳当先冲过去,主动发起了攻势。
  “咚!”

  叶少阳在一个和尚光光的脑门上用力敲了一记爆栗子,和尚惨叫一声,蹲在地上,捂着脑袋揉起来。
  叶少阳冲进了人群,左右开弓,也不用什么法术,就是爆栗子,一人一记。只听得咚咚咚几声响过,和尚们一个个都蹲在地上,捂着脑袋呻吟起来。
  只剩下必信禅师一个,目定口呆地看着叶少阳。
  “来一下吗?”叶少阳冲他邪恶地笑着,挥了挥拳头。
  “士……士可杀不可辱!”必信禅师一步步倒退,将念珠取下来,在手上拨弄着,散发出灵力。
  “你也是个法师。”叶少阳走到他面前,说道:“不打了,我问问你,你们方丈怎么是个鲶鱼精?”
  “是你……”必信禅师看到他高举的拳头,顿时蔫了,摇头说道,“不知道,我不知道。”
  “真不知道?”

  叶少阳冷冷地冲举着拳头。
  “真不知道,真不知道啊。”必信禅师顿时就怂了,双手合十,苦苦哀求。
  看他的样子,也实在不像是装的。
  叶少阳沉吟了一下,说道:“这样吧,我也不打你,我问你几个问题,你回答了我们就走。第一个,你们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信灵婆婆的?”
  必信禅师想了一下,道:“从古到今,不都是这样的么?”
  “从古到今?之前你不是说,灵婆婆是皇帝敕封的吗?”
  “是啊,前朝皇帝敕封的,正是因为佛祖转世,在灵婆婆的庇佑之下,我朝才能够天下太平,百姓安居啊。”

  跟他聊了一会,叶少阳发现,灵婆婆对于他们来说,是一种发自内心的信仰,就像道教信仰三清、佛门信仰佛祖一样,只不过,在这个时代,这些神明都被灵婆婆取代了。
  天地间唯一的真身,玄天圣母、佛祖转世。
  真尼玛可怕。
  毫无疑问,这些人都是被洗脑了。这个结果,让叶少阳感到万分震惊,思索起某种可能。

  “那个……大法师,我们能走了吗?”必信禅师怯怯问道,身边那些和尚也都捂着脑袋,一脸的胆怯。
  “好,走吧,哦不对,这是你们的地盘,应该我们走才对。”叶少阳看了看地上的鲶鱼精的尸体,想问问他们怎么处理这妖精的尸体,想想还是交给他们自己去搞定吧。
  堂堂一座寺庙的方丈,居然是一头鲶鱼精,不光有些讽刺,还让人感到匪夷所思。
  招呼腾永清一起走,腾永清沉吟片刻,问必信禅师:“你们怎么走阴?”
  对哦!这才是自己上山来的目的,想找法师问问他们是怎么走阴的,结果因为神像的事,倒把正事给忘了。
  “走阴……自然是念走阴的咒语了。”必信禅师十分疑惑地看着他们,心中十分不解,这俩人法力如此深厚,怎么会问这么低级的问题。
  “什么咒语。”叶少阳追问。
  必信禅师讲解了咒语和结印的手法,敢情跟传统的道佛的走阴咒语没什么区别,只是加了两句与灵婆婆有关的咒语:以圣母之名,堪破大罗虚空。
  怎么会有这种事?
  叶少阳跟腾永清都感到极度的不解,于是让必信禅师演示,果然打开了一道虚空裂缝。
  趁着裂缝没关闭,叶少阳让腾永清先跳进去,自己紧随其后,为了避免必信禅师阴他们,叶少阳跳进去之前,一把将必信禅师也拉了进去。
  在虚空中穿行片刻,三人落在了鬼域,能远远看到酆都城的城墙,叶少阳定了定神,拉着必信禅师,一起往酆都城走过去。

  “两位大法师,你们这是要干什么啊?”
  “跟着走就行,这都道阴司了,我还能把你咋地。”
  一路来到城门下,被守城的阴兵拦住。
  叶少阳打量了一下这几个人,都不认识(阴兵也有服役期的,跟人间类似,大部分到了该投胎的时候就去投胎了,只有极少数的将领级别的,才会在鬼域长期任职)。
  叶少阳用道门礼节对他们拱了拱手,道:“在下茅山弟子叶少阳,这位是珞珈山弟子腾永清,这一位……”
  必信禅师慌忙摆手,道:“我是带路的,这一切跟我没关系,两位法师,你们还是放我回去吧……”
  叶少阳想了想,这都到阴司了,留他也没什么用,干脆放他回去。
  必信禅师千恩万谢,调头就走。
  一个银甲鬼武士走过来,上下打量他们两个,道:“来我阴司,有何贵干。”

  “天子殿的萧郎君,是我好友,我找他有点事,还请将军行个方便。”
  “你是茅山弟子?”银甲鬼武士不答,反问道。
  叶少阳点头,想找天师牌给他看,一摸身上,才想起自己天师牌也丢了……
  银甲鬼武士顿时斥道:“好啊,哪里来的人间法师,敢在酆都城妄言,你是茅山弟子,我如何没见过你!”
  叶少阳怔怔地看着他。
  “为什么要你见过?”

  边上一个兵士笑道:“你呀,这次可是撞在墙上了,下次记得编个别的门派,我们常将军生前便是茅山弟子,蒙圣帝敕封,数月前才受命做了我们都统,看你年纪轻轻,若是茅山弟子,怎会不认识他?”
  靠……这是真是撞枪口了。
  “是时常的常吗?”
  常将军等人一愣,不明白他是什么意思,没回答,但也没否认。

  叶少阳心中飞快思索起茅山历代先祖的名字,看有没有姓常的。
  虽然是几百年前的人物,但幸亏茅山历代都不怎么收人,内门弟子最多两个,千百年下来,历代弟子都是有名有姓地登录在册上,叶少阳无聊的时候翻过,大致也都记得。
  常……常什么来着,突然眼前一亮,一个名字浮现出来,叶少阳立刻说道:“是常熟新常前辈?”
  常将军冷笑。茅山是人间道门大宗,他生前也是叱咤风云的人物,被人知道名字,再正常不过。

  叶少阳道:“你角常熟新,是茅山第十九代弟子,生平好战,三十岁行游天下,斩杀四方鬼魅,声名赫赫,四十岁那年,你独闯北宗一个叫……叫什么来着,反正是北宗一个法师,在雁荡山一代弄了个鬼冢,你为了清理门户,一个人独闯,结果跟那个家伙同归于尽了,是这样吧?”
  日期:2018-06-02 18:5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