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未冷,大圈》
第242节

作者: 龙易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乞丐和陈文坐在他旁边,魏丹青把酒倒在三个饭碗里,举起来后一饮而尽,两人就跟着他喝了起来。
  三个年纪从高到底差了能有四十来岁的男人开始喝酒的时候很少有人开口话,他们吃着廉价的熟食喝着便宜的烈酒,除了魏丹青外陈文和乞丐都是不善言辞的人,所以他不话他们也不会主动开口。
  酒喝到后期,魏丹青的脸色就开始发红了,自己卷着烟卷低头忽然问道:“你俩怪我么?”
  陈文了眼乞丐,啃着手里的鸭脖子含糊着道:“没什么怪不怪的,嘴长在自己身答应了是自己的事,手也是自己的,也没人按着我去杀人,二十多岁的人了有思维判断能力了,所以谈不怪”
  乞丐默默的吃着东西,根本没有开口,这是个很难被人走进内心的孩子,他要是不主动开口,谁也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
  魏丹青卷完烟后伸手端着酒碗道:“来,干一个吧”
  “叮”酒碗一碰,各自干了。
  魏丹青深深的抽了一大口烟,眼神在烟雾中眯眯着道:“你们肯定得怪啊,杀人不是杀鸡杀猪,这是会让人有罪恶感的,毕竟谁生下来都不是穷凶极恶的罪犯,无冤无仇下把人给杀了,心里有坎过不去是正常的”
  陈文和乞丐都低着脑袋,默不吭声。
  “我二十几岁,正是闹三年自然灾害的时候,啃树皮吃观音土,这也饿死了不少人,有一次我在地里刨出一个地瓜,当时眼睛都饿的绿了,因为我肚子里一点粮食都没有,真要是再吃树皮我肯定就得死了,所以这个地瓜相当于是救了我的命,但还没等我吃呢就被人把地瓜给抢走了,他比我高比我粗壮我打不过他”

  陈文和乞丐抬起头愕然着魏丹青,不知道为何对方怎么就把话题给扯到二十多年前去了。
  魏丹青端着酒碗道:“我就跟在那个人身后,跟着跟着就从地捡起一块石头,我当时记得很清楚······我在他的头整整砸了二十六下,脑袋都被砸碎了,你们就因为一个不值几毛钱的地瓜,我杀了人后有没有作恶感?”
  “有,有吧?”陈文磕磕巴巴的道。
  魏丹青一口喝干了酒,淡淡的摇头道:“没有,因为我觉得我不杀他把地瓜抢回来我可能就会被饿死了,你俩虽然没到饿死的地步,但你们觉得自己活的不好,想要挣扎着努力着活的更好,对么?”
  陈文嗯了一声,笑的有点凄惨:“我是没要饿死,但我爹得了个烧钱的病,我要是不爬起来他早晚有一天得病死,所以我才想要挣扎啊”
  “哎,这就对了,人啊就是得有一个挣扎的念头才行,那你就能有动力了·····比如杀人”魏丹青从口袋里拿出两张银行卡放在桌子推到他俩面前,道:“短时间内,魏爷没办法让你们迅速的站在什么巅峰,但钱还是能给一些的,拿去花,该用在哪就用在哪,你俩以后咋办?香港肯定不能呆着了”
  乞丐没吭声,陈文摇了摇头,两人对此确实没什么概念和判断。
  魏丹青道:“我给你们指个地方去吧······”
  魏丹青和陈文,乞丐在见完面之后,他俩就此离开香港失踪了,很长一段时间大圈的人都没有再见过他们,处于相信的角度,王莽和安邦也没有问过魏丹青他们去了哪。
  安邦在醒来的三天后从医院里出来了,出来后却没有回家,因为在医院的时候他用自己两片厚厚的大嘴唇子深情的强吻了黄连青,就意味着两人之间的那层窗户纸已经被捅破了,男人和女人一旦捅破这层纸,意味的就是火辣辣的一场爱恋,安邦和黄连青恋了,可家里还有个对他一往情深的女人,安邦突然之间就不该怎么面对鄢然了。
  你承认自己喜欢一个人可能需要十分的勇气,但要拒绝一个对自己钟情已久的人,可能二十分三十分的勇气都不一定够。
  所以,安邦暂时决定逃避,至少等自己捋清之后再,他实在受不了鄢然那情深意切的眼神,他怕自己和对方一对视就软了。
  “锐哥,莽子,你们这男人是不是不能太优秀了?因为你一优秀,意味着的就是接二连三的拒绝,你这得多狠心的男人才能把那些对自己一往情深的女子都往外面推啊?太心酸,我有点做不出来啊”在徐锐的修车厂办公室里,安邦躺在沙发愁眉苦展的感叹着:“我宁愿自己普通,希望自己平凡,只想做个淡如水的男人,可奈何天太垂怜我了······不是我不心,只是真心难以抗拒”
  安邦枕着胳膊,着着嘴里就哼出了段曲,眨着虚荣的眼神无比的惬意。
  徐锐咬牙切齿的指着他道:“也就你能把倒贴和吃软饭,的这么感人至深了,草,你当着一帮快三十岁的老光棍这个合适么?我就问你,完你不觉得扎自己心么?”
  王莽点头道:“哎,你就人的命吧,哪理去?我和我哥同时进的部队,又先后差不多一起退出来的,然后来的香港,我现在也就算是在大圈混了个三四把手的干部,但你我哥,一有事就受伤,每次都躺倒医院里去了,到最后怎么着了?大哥的位置坐的很稳,又混了个媳妇,几乎是坐着火箭就把人生巅峰给享受了,心酸吧?”
  徐锐叹了口气,道:“这事你真不能细想,不然你连活下去的心思都没有了”
  三人扯皮的时候,魏丹青从外面推门就进来了,笑呵呵的问道:“哟,哥三个在这消遣呢?”
  安邦连忙坐起来道:“莽子,你赶紧有点眼力见,给魏爷座啊”
  王莽颠颠的拎过一把椅子,用袖子抹了抹后吹了口气道:“爷,您请”

  “呵呵,调皮哈”魏丹青指了指他,随后坐在椅子翘着二郎腿皱眉跟安邦道:“已经出院了,你不能当什么事都没有啊?还跑到这来了,我以后你别管我叫魏爷,我叫你爷得了,行么?”
  日期:2018-09-17 08:4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