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未冷,大圈》
第241节

作者: 龙易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明哥,有个事我得求你”王莽出来之后,急不可耐的找李长明道:“不是让你尽力,是必须得办,行么?”
  李长明无语的道:“你都用这个语气和我话了,我能不行么?吧,啥事”
  “周相晓的死你知道,是那个孩子干的,明哥,大圈自己的事最后让一个孩子出面,被砸了十年大牢,这事我心里有坎过不去,你能不能想办法把人给捞出来?”王莽随即了眼明显皱眉的魏丹青,很诚恳的道:“魏爷,别误会,我不是针对你什么也不是埋怨你,我知道你的出发点肯定为大圈好,但那孩子进去我心里挺不舒服的,咱要是能帮就帮一把,行么?”
  魏丹青背着手摇头道:“莽子,你问我让战北杀人我后悔么?我可以告诉你,不后悔,但我会内疚,这事从人道来讲是挺不道德的,但没办法······我是个只注重结果的人”

  “你怎么让我帮?这件事就是放在内地,谁也插不了嘴话,大哥,人赃并获啊,你就是破天了,那也没用的”李长明刚生硬的拒绝王莽,他身后的中年忽然在他耳边道:“也不是没办法,有个套路可以用一下”
  “什么套路?”李长明诧异的问道。
  中年笑道:“你不能用正常的方式去救,去给他脱罪,那明显是不通的,但却可以围魏救赵啊······”
  十几分钟之后,李长明领着中年两人直接去了九龙城重案组,并且非常官方非常正式的找到了九龙城警局的总督察刘其伟,还有高级警司骆家劲在一旁作陪。
  李长明站在刘其伟面前和他握了握手后,又转头跟骆家劲道:“你好骆sir,又见面了,幸会,幸会”

  骆家劲鼻子里哼了哼,刘其伟着两人问道:“你们认识?”
  “见过一面而已”李长明忽然正色道:“刘警官,听你们之前抓了一个命案凶手,名字叫于战北是么?”
  “对,这个人当街行凶,开枪枪杀了一个在香港很有名望的商人,导致对方当场死亡”
  李长明哦了一声,又接着问道:“已经落实了是么?”
  “落实了,凶手也承认了”刘其伟点头道。
  李长明道:“我来香港其实是有一件事需要你们香港警方配合一下”
  刘其伟和骆家劲诧异的对视了一眼,非常迷惑的问道:“需要我们配合?没听最近两岸警方有什么案子需要合作啊,李先生是不是有什么误会了?”
  李长明淡淡的笑道:“跟两岸警方没关系,是这样的······几个月前,在西南军区曾经发生了一起案子,我们一个执勤的哨兵被人突然袭击,身的配枪也被抢了······后来,我们一路追查发现,这个嫌疑人偷渡进入了香港,于是就追了过来,前两天才发现对方的行踪,并且已经打算要抓捕了”
  骆家劲听到这心里顿时“咯噔”一下。
  “这个袭击哨兵并且抢走军枪的人就叫于战北,哦,对了,就是现在被你们香港警方抓获归案的这个于战北”
  骆家劲直接火了,他抻着脖子喊道:“放屁,于战北一直在香港,他怎么可能跑到内地去抢什么哨兵,你不就是想把他带走让他脱罪,免得在香港蹲大牢么?”
  “骆警官,请你注意一下你的措辞,可以么?”李长明非常严肃的指着他道:“你怎么知道于战北没离开过香港?从香港偷渡到内地坐船一个时都用不了,对吧?还有,我也是要带他归案的,于战北先是在内地犯的案子然后才在香港杀的人,我们需要把人带回去审一下他抢军枪有什么企图,是不是敌对势力派过去的,这个事情很严重,不然我怎么可能特意从内地过来呢”
  “这不可能,你来是安邦的,根本不是奔着什么于战北来的,你们之前根本连认识都不认识”骆家劲的没错,李长明知道谁是于战北啊,但没办法,莽爷发话赖他了。
  李长明轻蔑的瞄了他一眼,道:“两天之后,西南军区会有正式的公函发过来,然后派人过来把于战北带走,刘警官请协助一下吧?”
  骆家劲刚要开口,李长明挥手打断他,又接着道:“两岸本来就有引渡的条款,只要事实存在,你们就得需要协助,还有·····”
  “九七就要到了,怎么着?九七之后你们就不打算在香港了么,两岸合作还是得要朝着良好的方向发展的,是不是?”
  一天后,李长明离开的当天回到西南军区,果真就有军区的公函发到了香港警方的手里,并且描述于战北的案子和李长明的如出一辙。

  “刘sir,真要放人?这事情还用深研究么,明显是那帮内地佬在搞事情啊,sir,怎么就那么巧?于战北杀完周相晓连跑都没跑,摆明了是他知道自己根本就不怕抓,因为有人能保他啊”骆家劲激动的敲着桌子道。
  刘其伟皱眉着他:“我不出来?我不知道?我当了三十年的丨警丨察这里面有什么猫腻,我不清楚?家劲,但是人家把公函都给发过来了,这是什么?这意思是内地那边较真了,在认真对待这件事情,你让我怎么办?”
  骆家劲心绪不平的低头想了想,道:“要不我带着人去内地,等他们查完了我再把人带回来”
  “啪”刘其伟拍着桌子,然后指着他道:“还用我的再明白点么?”
  骆家劲咬了咬牙,语气中充斥着无奈和不满,还有深深的不平:“杀人犯啊,那是个杀人犯,香港的社会环境难怪几十年了都没办法好转,因为啥?太多人不作为了,香港警方都什么时候能把自己给洗白啊?”
  “咣当”骆家劲完,摔门就走了,刘其伟靠在椅子深深的叹了口气:“你是个好丨警丨察,但社会是现实的社会”
  香港警方从雷洛之前就一直黑的不能再黑了,当时香港市民曾经这么形容警方,社团是夜幕下罪恶的源头,那警方就是光天化日下的。

  这种状况,一直到成立了廉政公署之后才有所改观,到了九十年代后才好转,并且警方也让媒体配合,同时也拍摄了大量警队正面形象,积极向的电影电视来洗白自己,这才扭转了一身黑。
  香港的警队中,并不缺乏范旺和骆家劲这种一身正气的丨警丨察,甚至有很多人在加入警队的初衷都是奔着惩恶扬善去的,但奈何当时的大环境摆在那里,一个好人掉进一个染缸里你慢慢的就会变了本身的颜色,光凭一两个人是难以改变现状的。
  于战北是在两天后被西南军区来的人给提走的,但人被带走之后却没有回到内地,而是在香港就被人接走了,接他的是魏丹青,并且他一个人都没有带。
  晚,某个无名的村子里,魏丹青拎着两袋子食物和酒,后面跟着于战北,两人来到一户农家后,等在里面的陈文就迎出来了。

  “啊?”于战北见陈文愣了下,他还以为对方在周相晓死了之后就逃了呢
  陈文道:“我不跑不行,你是未成年人被抓了最多就会被关个十年八年的,但我那是蓄意谋杀,被关几年出来之后我就三十多岁了,我没你年轻啊”
  “来,坐下,咱们爷三个喝点酒”魏丹青把袋子放下后,从里面拿出点熟食和酒放在桌子。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