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未冷,大圈》
第239节

作者: 龙易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在高烧昏迷的前两天,安邦属于一只脚已经踩在了黄泉路,那只脚马就要迈过去了,一口气要是提不来,意志稍微不坚强点的话,可能随时都有蹬腿的可能。
  安邦的生死,就差在了那临门一脚!
  安邦一根烟抽完之后,魏丹青才开口道:“昨天晚发生了点事,周相晓死了,和兴和的几个重要人物也被端了”

  “唰”安邦顿时呆愣,不可置信的问道:“死了?”
  “对,死了”魏丹青眯了眯眼睛,道:“他要是不死的话,大圈想起来的机会就难找了,所以周相晓必死”
  听周相晓死了,安邦脑袋里蹦出来的一个念头就是,去走私时在货轮洪门那位唐七叔曾经跟他提到过一句话,社团间的争斗到什么程度都可以,但千万不要涉及到这些龙头的性命,能坐到这个位置的人,背后的关系都相当复杂和错乱了,死他一个也许就会牵连出你很多想象不到的麻烦。
  着安邦有些迟疑的表情,魏丹青笑了:“这份大礼好像让你还不太满意?怎么,怕麻烦?”

  “不瞒魏爷,我确实是怕会有大麻烦,但我肯定没有埋怨您的意思,你是军师,你给出的做法肯定都有原因,我能理解”
  “你知道我为什么非得要把和兴和从九龙城改造这件事必须踢出局么,赚钱是一方面,但还不是全部”魏丹青正色道:“光是为了赚钱就去杀人那就太浅显了,这后面的连锁结果,才是我们必须要的”
  安邦又抽出一根烟,非常虚心求教的道:“那您给我一课呗,我觉得我的思想觉悟和层次太需要提高了”
  “你这个态度可以,是个能听谏言的明君,我还真怕你一醒来听我弄死了周相晓,还得和我不愿意呢”安邦肯定不知道,这个时候的魏丹青一直在用审视的目光他,就在刚才安邦真要是流露出不满和埋怨,可能明天大圈这个团体里,魏丹青这个名字就会消失了。
  猪队友这种事,古往今来一直都很受人忌讳,魏丹青大智若妖,你让他去配合一个瞻前顾后,精神层次和自己差太远的领导者,那他能有发挥的地方么?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魏丹青才对安邦下了辅佐的心思,你待我如初恋,那我必须和你恩爱到老啊!
  安邦呲牙笑道:“我长处不少,但短处也挺多,魏爷你来正好给我弥补了,咱俩绝对是天仙配”
  魏丹青沉吟着道:“大圈的短板首先一点不是因为资金紧张,而是没有一个能够支撑的行业存在,走私虽然赚钱但放到台面就不行了,我就问你,香港的政府和警方想不想拿下这些社团?他们绝对是想全都给一锅端了,甚至这些社团的犯罪证据警方掌握的已经不少了,足够拿下他们的了,但为什么政府和警方都容忍社团的存在而不切实查办?我告诉你,就是因为每一个社团都参与进了不少行业,地产,外贸,夜场还有制造业,所以你动了一个社团那社团下面的这些行业肯定也会受到影响,个最简单的,到时会有多少人失业?那香港的社会还能稳定么?所以政府,警方社团头疼但却动不了,这后面的影响就是因为太深远了,但咱们大圈如果要是被动了,人家会有这个顾虑么?”

  “唰”安邦听完,脸色瞬间就变了,魏丹青一句话让他立马醍醐灌顶了,大圈的致命伤顿时就跟脱衣舞娘一样,**裸的摆在了台面。
  “所以,我们需要尽快成长起来,拿出一个支柱产业来当护身符,这样才能避免以后遭受官方打击的时候让他们产生顾虑,而不敢一棒子就给打死了,以后你们大圈哪怕做的再过分,到最后政府可能只会动你这个领头的,或者是你下面的人,可大圈的整体却毫无疑问能够保存下来,明白了么?”
  八几年的时候内地的那些社会人士,论认知远不如港澳,初期的内地还停留在争地盘,好勇斗狠,而这个时候的社团氛围却已经非常成熟了,作为一个领导者,他们深深明白,让自己的社团能够安然无恙的成长下去,需要的是什么,不是成百千的马仔,不是敢要人命的亡命徒,更不是什么威名,要的就是手里能握着庞大的产业,能够参与进众多行业。
  比如那个时期的娱乐业,基本都被道的人插了一脚,你想想,香港的娱乐行业如果崩塌了的话,那连锁反应得到什么地步?
  魏丹青笃定的道:“和兴和出局,我们入局,等有了实体产业之后我们就能够开始向银行拆借资金了,你欠银行几十万他们能盯着你的屁股后面去要,但你要是欠了银行几个亿,他们得求着你要,甚至你就是平时有个头疼脑热身体不舒服了,他们都得过来嘘寒问暖,为啥?因为你死了,谁他么的给银行还钱啊,安邦不信你现在随便拉出一个大公司,一个大佬,谁脑袋要没顶着几千万亿的贷款,那他绝对是个神仙,这就是护身符,他们希望你长命比希望他爹都迫切······”

  魏丹青完起身就走了,留下安邦一个人在沉思,刚才魏爷的几句话无疑是为安邦打开了一扇新奇的大门。
  “想什么呢?”黄连青拎着粥饭和汤放到桌子,轻声道:“吃点流食,医生你的身子有些许需要静养几天”
  “啊······”安邦抬头,忽然问道:“哎,我问你个事,你家欠银行钱么?”
  “你问这干嘛?”

  “就是问问,你就告诉我个大概就行”
  “九位数以”
  安邦掰着手指头差着个十百千万,查完之后非常蒙圈的问道:“这么多,欠钱有瘾么?”
  “我告诉你,做生意的人从来都不会拿自己的钱去做”黄连青坐在他面前,用勺子盛着粥饭道:“张嘴,吃点东西”
  安邦舔了舔嘴唇,斜了着眼睛问道:“你,是不是差点事啊?”
  黄连青皱眉问道:“什么事?”

  “亲嘴的事”安邦抻着脖子道。
  黄连青脸“腾”的一下就红了,咬着嘴唇道:“你什么呢,什么亲嘴的事?”
  23|(永H久免fGk2
  安邦突然伸手一把拉住他的胳膊就扯了过来,盯着她的眼睛道:“谁要在脸,刻着喜欢我三个字来的,谁对我有感情来的?”
  黄连青慌乱的挣扎着,眼睛左顾右盼的道:“你乱什么呢,我不知道”
  安邦拉着黄连青,然后捧起她的脸蛋道:“当时我就感觉黑白无常已经把勾魂的链子套在了我的脖子,莽子来了以后没把我给拽回去,但你来了后······我听见喜欢你那三个字,黑白无常就他么被我干个半死,然后跑了,你过的话我能忘么?”
  “我,我那,那是为了救你”
  “啪”安邦突然搂了黄连青的脑袋,然后往怀里一带,压下,两片厚厚的嘴唇子就印了去。
  “唔”黄连青瞪着慌乱的眼睛,惊慌失措。
  一吻作罢。
  “你真不要脸·····”黄连青倒在了向缺的怀里。
  李长明从医院出来后,就坐车来到了香港郊外的一家高尔夫球场,下车后就站在球场外面,抽着烟跟身边的中年人闲聊。

  “高尔夫球这东西,我在电视里过,长明啊你就那一个球,几个洞,拿杆子打来打去的有意思么,图什么?”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