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未冷,大圈》
第238节

作者: 龙易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老班长知道那个禁闭,一般人绝对承受不了,六几年的时候全军要构建特种作战大队,整了一套训练措施,其中有一项就是把人给关在一个密闭的空间里,没有光线和声音,活动空间极其狭,就好像让人处在另外一个世界,但凡是进入这个训练措施里的战士,坚持三天已经算不容易的了,五天以的几乎没有,被关了一周以后左右的人再出来精神都有点失常了,而十天后出来的人基本都疯了。
  当时,王莽和安邦被关了这个禁闭之后,一个被关了十五天,一个被关了十九天,王莽和安邦出来时两人全身都是抓痕,是被自己的手指甲硬生生的给挠出来的,全都是血道子,并且脑袋和身体有多处受损,这也就是所谓的自残,就是自己用脑袋去撞墙,身体去撞墙后给留下来的。
  王莽和安邦,是靠着自残来抵抗紧闭的压力,最终才走出来的,他俩也由此打破了记录,震惊万岁军下。
  李长明爷爷听到这个信之后,就感叹了一句,两个全军最好的兵苗子落在自己手里了,这要是放到五十多年前,肯定都是将军的种子。

  王莽被掉了起来,骆家劲就在他对面,抱着胳膊皱眉道:“昨天晚的事,已经明摆着了,那个乞丐杀人,就是受你们大圈帮的指使,不然他哪有什么作案动机?你把案子交代一下,反正你也不是主谋,判不了你什么,对吧?”
  “呵呵······”王莽低头唾了一口,道:“你让我指证我哥啊?你他么好像疯了,他人还没醒呢,我指证个JB,你他么是不是傻?”
  骆家劲咬了咬牙,突然起身走到王莽面前道:“嘴硬啊?”
  “啊,还行吧”王莽淡定的道:“我去老山打仗的时候,战前政委就跟我们过政治课,在战场被抓的时候怎么办,我们就一个答案,自己把手榴弹拉线就完了,如果没机会拉线被抓了后就咬舌,草,我们那是没有俘虏这一的,阿sir,我就问问你,你问我我不,我他么要是死在警局里,那能是啥结果?我告诉你,我他么要是死了,你首先第一个就得给我陪葬”
  骆家劲抿了抿嘴,一把抓住王莽的衣领道:“你他么威胁我是不是·······”
  王莽淡定的道:“sir,别逞强,你鸡毛证据没有你能拿我怎么样啊······我家军师告诉我了,问啥都不,不信你去问问我其他的兄弟,要是有一个人撂案了,我给你磕三头”
  安邦醒了之后,医生马过来检查,给出的结论就是人已经无恙了,只是身体还有点虚,需要调理几天然后就能出院了。
  “你怎么来了······”安邦被黄连青扶着靠在床头,着李长明问道。
  李长明手插在口袋里,叹了口气:“你差点把命都给丢了,我能不过来么?哥,你出来这半年多太不容易了,我都有点后悔鼓动你来香港了”

  安邦摆了摆手,无所谓的道:“你不用后悔,你还不了解我的性子么,我不愿意干的事你拿枪顶着我也没有用,来香港首先是因为赵六民的原因,其次,你的事我也挺感兴趣的,我在京城也没什么留恋的地方和人了,在哪呆着都一样,在香港有点事做我还能有个奔头,不然我这下半辈子还有什么指望?你吧,来香港干什么,真是我来了啊?”
  “那对呗,毕竟我是那么的爱你”李长明呲牙笑了。
  “也是,我都多长时间没搂你睡觉了”安邦矜持的抛了个媚眼过去。
  黄连青身泛起一层鸡皮疙瘩,魏丹青背着手点头道:“那你们两个先互诉衷肠一下,等睡完了我再过来”
  黄连青和魏丹青很明白事的找了个借口就走了,病房里就剩下了李长明和安邦。
  “我就是爱你爱到海枯石烂,也确实不能在现在这个敏感的时间随意往来香港望你,我是来见几个人的,有些问题需要当面和他们谈谈”病房里就剩下两人后,李长明就坦然开口了。
  “行了,有关保密条例的事你就不用和我了,我都是已经脱离组织的人了”
  李长明嗯了一声,随后道:“保密的问题我就不和你讲了,有个事我确实得需要和你好好谈谈”

  “行,你”
  “前几天,咱王爹回京述职,我听他提了一下,你在掸邦拉起两支队伍?”
  安邦道:“拉起来一支,是赵援朝干的,就是军区比武被我压了一头的东北军区的那家伙,你也见过,另外一个队伍是阴差阳错认识的,人是西北军区出来的,我们在香港结识后来阴差阳错就交了下来,长明你现在是在特务机构干活的,他们的消息应该瞒不住你吧?”
  “有关他们的问题我们也查到一些,虽然这伙人做了点出格的事,但还在能容忍的范围内,咱对他们没什么别的心思”李长明想了想后,道:“我主要是想告诉你,援朝的队伍必须尽快得拉起来才行,你得全力把他支撑起来,还有西北军区那伙人,一定条件范围内也得拉一把,总之就是一个词,尽快成长”

  安邦“唰,唰,唰”的眨了几下眼睛,随即就有点回过味来,李长明是啥意思了,这是面的人掸邦赵援朝和林文赫了。
  安邦皱眉道:“我们都已经出来了,再往这里掺和就不太好了,你和我没用啊,长明我是领导者但也是王莽,赵援朝他们的兄弟,我不可能随便替他们做下什么决定”
  “啪,啪”李长明拍着他的肩膀,语重心长的道:“放心,让人反感的事我肯定不会让你干,我再官僚也不会坑你和莽子,面的意思就一个,你们拉起的队伍正好可以涉及到三方面,泰国,越南和缅甸,掸邦和金三角处于这三者之间,你们要是能做大了的话,就会对这三方产生一定的影响······简单点来讲,比如我们需要泰方做出支持中方的决定,而他们又模棱两可的时候,你的队伍就能派用场了,骚扰他们一下添点乱子什么的,告诉他应该如何站队,虽然也许起不到决定性的作用,但也得让他们头疼,明白了吧?”

  “以一根搅屎棍子的姿态,出场呗?”
  “这根棍子必须得硬,明白?”李长明起身了眼门口道:“我得去见几个人,然后就得离港了,邦哥你和莽子在这不比在京城,我们有支持你的心思但肯定没有多大的力度,毕竟情况摆在这里呢,一切就得你们自己了”
  “我心依旧是中国心······”安邦呲牙笑道。
  李长明走了之后,魏丹青随后就进来了,拿出烟来递给安邦道:“憋坏了吧,抽两口过过瘾,趁着黄连青还没回来”
  安邦顿时激动的拉着魏丹青的手道:“还是魏爷你懂我,一下子就走到我的内心深处了,谢谢啊”
  安邦连忙抽出一根烟,叼在嘴里后深深的吸了一大口,憋了半天才悠悠的吐了出来,闭着眼睛陶醉着。
  魏丹青无语的道:“你能不能轻点?别没被人毒死,最后给抽死了,照你这个频率抽烟,这是直接奔着晚期去的啊”
  “憋了三天呢,浑身下脑袋疼,得过瘾才行啊”安邦斜了着眼睛问道:“魏爷,你等我醒来之后,要送我一份大礼的,我好想没听错吧?”
  魏丹青啊了一声,诧异的问道:“你当时不是昏过去了么,听着了?”

  安邦叹了口气道:“我那个时候是糊涂了,人还有点意识,但就是睁不开眼睛动不了手,就好像知道身体是自己的,可就支配不了,你们的话我有很多都听见了,魏爷,实话要不是你们在旁边支撑着我,我可能真就挺不过去了,全靠那一口气在挺着呢”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