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未冷,大圈》
第237节

作者: 龙易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黄连青无语了,旁边几个人调侃的让她脑袋嗡嗡直疼,低着脑袋着还未苏醒的安邦,她真想鼓着勇气视死如归的来一把。
  “咣当”就在黄连青想视死如归献出自己初吻的时候,病房们突然被人推开,众人回头,门口站着一排丨警丨察,骆家劲带队挥手道:“屋内的人都给我带走,拷”
  “哗啦”几个丨警丨察全都涌入病房,边走边掏出手铐子,骆家劲背着手站在门口,冷着脸道:“我知道你们大圈的人能打,但外面我部署了一个重装丨警丨察部队,这里还是十二楼,你们是选择打还是选择跑,或者还是选择乖乖的跟我们走,自己衡量·····不要反抗,你们现在所的都会成为呈堂证供,都给我保持沉默吧”
  “咔嚓”徐锐,林清雄和李振宇他们都被拷了手铐子,当有丨警丨察走到王莽身边的时候,他冷冷的瞥着骆家劲道:“你他么的好像瞎了,不见这是什么地方啊?我哥还没醒,你带人过来惊到怎么办?我cao你么的,你们丨警丨察都有九条命是么,都不怕死呗?”
  骆家劲指着他咬牙道:“记得我以前对你们大圈过什么嘛,我过只要我当丨警丨察一天我早晚会找到你们的犯罪证据,让你们这帮搅乱香港社会治安的渣滓全都蹲到大牢里去”
  “我们没来的时候香港治安就好么?那么多社团,古惑仔,马仔在大街摇摇晃晃你他么的真是瞎了啊,就是不见是不?”王莽挣脱开身边的丨警丨察,走到骆家劲面前:“皇家丨警丨察也不是防弹的,那个英国丨警丨察戴维怎么死的,我建议你们赶紧引一下他的案列当做是典型教材,在做阿sir之前,还是学学怎么做人吧”

  “唰”骆家劲直接从枪套里掏出一把左轮顶在王莽的脑袋:“你信不信我告诉你袭警啊?你信不信我打死你啊?”
  “莽子,闭嘴”李长明手插在口袋里,走过来手指点着骆家劲的胸口道:“人有权被你们回去,但我告诉你一件事,不管是什么案子,没查清之前你最好给我礼貌办案,别搞花招,不然有哪个丨警丨察不老实,我让他里外掉三层皮,记住我的话,我可是从来都不和人开玩笑的”
  骆家劲扭着脑袋着李长明,大圈的人他都见过,但这个人太眼生了,他以为这是大圈又从内地新招募来的人手,被李长明挤兑了两句后,跟后面人道:“把这个也带,押回去”
  两个丨警丨察顿时过来架了李长明的胳膊,但这时丨警丨察后方突然被人给生硬的挤开了,两个中年挤过来,直接从身掏出一把五四手枪,撸着枪栓抬手就对了抓着李长明的两名丨警丨察脑袋,并且极其嚣张的把撞针给搬开了,只要一口手指,枪肯定就响了。
  骆家劲顿时懵了,悍匪战犯他都见过不少,但敢在大庭广众之下掏枪顶着丨警丨察脑袋的,他还真是第一次碰见。
  “哗啦,哗啦·····”骆家劲身后带来的重装丨警丨察顿时全都子丨弹丨膛,如临大敌的举起了枪,齐刷刷的指向了这边。

  “枪放下,你知道你在干什么嘛,当众持枪袭警?就凭这一条我就能把你们全都给带回丨警丨察局送进牢里去,你们的安全是不是太无法无天了”骆家劲惊愕的道。
  李长明轻轻的弹了弹胳膊被人刚刚抓过的地方,然后慢条斯理的从口袋里掏出一个红色的本,骆家劲瞄了一眼本子封面印着一个国徽,李长明打开后,里面露出一张相片,面戳着钢印。
  他把红色的本子展开后亮在骆家劲的面前:“我打死你,你都不冤,你仔细,我到底敢不敢让人开枪·······”
  骆家劲着面写着的一连串的简体中文,尽管他不熟悉大陆的官方制度和等级,但面其中的两个名头就知道对方没有什么瞎话。
  香港虽然是英属,但要不了多久,这个地方就得要改名换姓了。

  李长明放下手,跟王莽道:“你们先跟着过去,我晚点就去接你回来,先配合警方办案,明白么?”
  古来有训,民不管穷富都不能与官斗,因为官字两张口,什么是什么,你钱在多也斗不过官的一张嘴,这是几千年来的铁律。
  从沈万三到曹雪芹,两大红顶商人,贴切的表达出了这个观点。
  所以,李长明不怕皇家丨警丨察但大圈不行,所以哪怕魏如青算计再,这时候也不能多,乖乖的和人回去就是了。
  “跟他们回去,如实,你们都是奉公守法的公民,配合警方调查是应该的”魏丹青稳健的和王莽点了点头。
  骆家劲忽然冲着魏丹青道“你也得和我们走一趟,我知道你,大圈新加入的白纸扇魏丹青,实话我对你很感兴趣,远比其它人兴趣大多了”
  魏丹青淡笑着问了你一句,凭什么啊,我虽然也是奉公守法的公民但也有人权吧,你们警方不能没有任何理由的把我带走吧?
  “别告诉我,昨晚的那一切都和你没有关系,我怎么就不信呢?”骆家劲阴着脸道。
  魏丹青我昨晚在和人喝酒,和我有啥关系?
  “不管你和谁喝,我昨晚的事和你有关系就是有关系”骆家劲生硬的完,刚要吩咐人扣魏丹青,人群后面突然有人插嘴进来。
  “他昨晚,是在和我喝酒,要不我也陪着去警局一趟?”人群后面,黄子容的御用大律师忽然过来了。

  这位大状的出现,让骆家的脸色顿时就僵了,他皱眉和黄子青道:“你们家,真是要和大圈死抱在一起了?”
  黄丹青淡淡的回了他一句要不你连我们也告,行吗?
  骆家劲直接摆手道:“把人带走,收队”
  警方把人带走之后,李长明无语的着床的安邦道:“我发现了,这屋里要是不发生一场枪战什么的,他好像真不会醒了”
  “唰”李长明刚完,安邦突然睁开眼睛着黄连青,很不乐意的道:“不是,大姐,你到底亲不亲啊,我这都得半天了,急的不行不行的了”
  病房里三人,懵了!
  半个时后,警局审讯室,大圈的人被分别扣押。

  骆家劲抱着胳膊靠在桌子道:“人掉起来,脚尖点地”
  王莽铐着的两只手被一条铁链子拉起来后身子腾空,脚尖刚刚能点到地面,而且还得是脚板伸直才行,稍微动一下脚就离地了,所以这他么是让人非常痛苦的一个招,不打你你身验不出伤来,但却比打你还难受!
  王莽耷拉着脑袋嘿嘿直笑:“我和哥当兵,在新兵连的时候有一回犯错,被关了禁闭,你知道那是啥环境吗?二米高三米长的空间没有光,一点动静也没有,就一个通气孔····就是喘口气自己能都被吹着风的地方,草,你这个伎俩,差太远了”
  新兵连的时候,安邦和王莽跟老兵干了起来,来人放倒了六个老兵,事情捅到了团部,当时团长就是李长明的三叔李沧海,李三叔一怒之下就给两人关了紧闭,当时的班长老桥一听就去求情,但三叔硬是给挡了回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