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未冷,大圈》
第236节

作者: 龙易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不论是大城市,还是城镇,黑夜和白天都仿佛两个不同的世界,黑夜都是充斥着罪恶,污垢和血腥的,白天则相对来讲要干净不少,尤其是香港,黑夜和白天更是两个境界分明的世界。
  昨夜发生的几起流血事件,震惊了香港的地下世界,周相晓的死讯一传出来,所有社团人和社团有关的人都半天没有回过神来,等反应过来后人脑袋里的念头只有一个,昨夜太过疯狂了。
  周相晓的死因,清晨就从警局还有和兴和内部传出来了,杀人的是一个十六岁的流浪儿,事前可以是跟周相晓没有一丁点的往来关系,而从凶手嘴里传出的作案动机肯定是明显靠不住的,所以他的死明摆着,是被人给仇杀了。
  “
  至于和兴和其他人出的事这时候就显得有点巫见大巫了,跛龙的消失更是被淹没在了众多事件当中,完全没有任何人在意,同时失踪的还有和兴和下面一个堂口的大哥许斌,和和兴和的财务总监何国生,这些人一出事整个社团顿时就处于半瘫痪状态了。
  原本在香港站在金字塔顶端的一个大社团,谁也没有想到在一夜之间就处于分崩离析的状态了,这一幕让很多人都不免唏嘘感概,原来似风光的社团居然好像如此的脆弱,仅仅一夜就被人给端了,这明显太不可思议了点。
  可谁又曾想到,在这背后有一个叫魏丹青的人到底下了多少的心血呢。
  清晨时分,天刚蒙蒙亮,九龙医院楼的一间病房,人忽然多了起来,大圈昨夜散出去的人马在这个时候全部集体归来,等在病房外面。
  距离安邦被下毒昏迷已经过去了三天的时间,今天他的高烧要是再不退,人还醒不过来的话,刚刚崛起的大圈帮,恐怕就要和香港拜拜了。
  王莽,李长明,魏丹青,徐锐还有黄连青等人全都站在病房外,里面是检查状况的医生。
  王莽靠在墙“吧嗒,吧嗒”的抽着烟,李长明跟魏丹青问道:“给我哥下毒的人,魏爷,咱们有能力把他给找出来么?”
  “找不找他干嘛?他就是一把被人使唤的枪而已,反正幕后主使的人差不多都能拎得清是谁了,我现在还没空搭理他,等今天的事一过之后,咱们再研究他”
  李长青笑道:“您早就知道,不是蒋中元和周相晓干的这件事了,是么?”

  魏丹青道:“知道,他俩要是想杀安邦,根本用不到投毒这种不牢靠的手段,直接找枪手当街杀人就是了,用的着这么麻烦嘛?”
  “那您怎么还非得揪着那个周相晓不放呢?”
  魏丹青忽然回头,指着医院外面的九龙城,轻声道:“我不把这个屎盆子扣在他脑袋,杀他就是师出无名,会让其他的人对大圈群起而攻之的,我不把和兴和踢出局,又凭什么让大圈吃改造城区这块蛋糕?难不成你让我去踢黄子荣,去踢那些大富豪,去踢和生堂?开什么玩笑?柿子,还是得捡软的捏,不好意思,和兴和正好软了一点,恰好他又和我们有仇······”
  其实到这个时候,除了大圈内部的人,外人根本没有了解到魏丹青真正的目的在哪,所有人都还以为他是因为安邦被投毒的事,而让大圈对和兴和展开了疯狂的报复,甚至不惜杀了周相晓。
  但其实,魏丹青根本就不是为了复仇的目的去端了和兴和,他真正的用意在于要让和兴和从九龙城的改造中出局,醉翁之意不在酒,这句话用在魏丹青的身最合适不过了。

  魏丹青还曾经调侃过投毒的人,要不是他们恰好在这个时候下毒,他真的很难找出什么借口去杀周相晓,这个毒下的简直是恰到其处。
  当然了,如果安邦能够苏醒无恙,那就彻底完美了。
  后来,也曾有人问过魏丹青,你怎么知道余连生一定会反水?
  魏丹青,你知道中国古代的太子们有多悲哀么?
  这些太子在二十来岁的时候盼着皇归天自己接替皇位,在他们三十岁的时候也盼着皇驾崩然后自己接替皇位,可有一天太子们忽然发现自己都他么要老的不能动了,可皇帝的身体比自己还硬实,这他么就悲哀了,于是历史出现过很多次造反夺皇位的事,都是亲生儿子杀亲生老子。
  余连生就是和兴和的太子,许正雄死了之后,他得算是最有希望登龙头位置的人了,许正雄要是没死,余连生和他争就可以了,可他死了,余连生就只能和周相晓争了,有这么一个可以让周相晓死而他又不用动手的机会,余连生会错过么?
  从余连生到余战北和陈文,魏丹青完美的演绎了什么叫做人性,他后来曾经跟安邦过,你们杀人都是动刀动枪,但我杀人只需要动脑袋和思维就可以了,当你把人性这个东西摸清楚以后,远比你们手里的刀枪炮管用得多。

  安邦对此只能无奈感叹,这个东西也只有开挂的人才能玩,我们只是一些莽夫罢了,玩不动的。
  “嘎吱”病房门忽然被推开,医生摘下口罩走了出来,门外正在等候消息的人全都紧张兮兮的围过来,七嘴八舌的问着。
  “我哥,醒了没有?”
  “安邦,怎么样了·····”
  医生点头道:“人还有苏醒,但烧已经退了,检查过了他的体表和各脏器都是正常状况,现在的他除了身子比较虚意外,没有任何问题”
  “那我们能进去了么?”

  “可以,等等吧,不知道人什么时候会醒,总之,他肯定已经度过危险期了·····”
  “哎?人怎么还没醒呢······”王莽皱着眉头,心里有点没底了,他们这群人已经进入病房十多分钟了,但安邦睡的仍然跟个犊子似的,没有一点醒来的迹象。
  徐锐伸手扒拉了下他两只眼皮,瞳孔都正常,呼吸脉搏也很均匀,他抬头诧异的道:“医生也没事了,大哥们你这人得多贪睡,三天了还睡不醒?哎,你阿邦要是醒了能不能失忆什么的,比如见我们之后开口第一句就问,你们谁啊?”
  “这事还真不好,电视里不都是这么演的么?”王莽担忧的道。
  “黄姐,你听过一个故事么?”李长明斜了着眼睛,整出一股挺戏虐的味道。
  黄连青道:“什么啊?”
  “童话故事里不是经常,不管是公主还是王子,一睡不醒的,只要亲一下就肯定能醒么?我觉得故事都是来源于生活的,这个情节应该比较有效,要不黄姐,你?”
  “唰”黄连青脸顿时就红了,咬着嘴唇不吭声,八十年代无论是香港和内地,男女关系都是比较紧绷绷的,不像现在这个年代大街搞对象的来感觉了张嘴就能互啃一口,那时候还是非常矜持的,牵个手什么就已经不错了。
  黄连青红着脸蛋子胸口略微有点起伏,她声道:“这么多人,我哪好意思啊?”
  王莽继续鼓动着道:“要不我们出去?等你吧唧一口之后我们再进来?黄姐,你得明白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啊,反正你俩都情投意合了,亲就亲呗?闭眼睛,嘴对着嘴来一口就行了,要不我给你示范一下?”
  王莽完就撅起了两片厚厚的大嘴唇子,徐锐顿时拉着他道:“你可别下嘴,你好像虎,你他么要亲完了黄姐再亲,那你来不成间接接吻了么,你不怕你哥脑袋冒绿气啊?”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