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未冷,大圈》
第234节

作者: 龙易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怎么从来没出来,余连生,你还有这么狠的一面呢?”龙湖叹了口气道。
  余连生笑了,眯着眼睛道:“难道你是靠着善良,走到今天这个位置的?”
  龙湖沉默无语。
  江湖不是一个善良的地方,这里充斥着阴狠,算计,勾心斗角,有着浓重的血性光彩,这是最能体现人性的地方,脑有反骨的余连生没有杀周相晓的心思,但等周相晓死了之后,他也同样没有为对方报仇的心思,余连生想的是只有一点,在这场突如其来的冲突中,自己如何的利益最大化。
  龙湖也是同样如此,他虽然脑子里有着为周相晓报仇的念头,但为了一个没有血缘的大哥,他会坚持着把自己的身家性命都搭进来来么,在余连生向他许诺厚重利益之下,龙湖的念头也消退了。
  从这个角度来讲,大圈处于刚起步的阶段,还没有见到太多的利益,人员之间也没有过多的利益冲突,但也保不准随着大圈的发展,也会出现类似的状况。
  有句话的很对,队伍大了人心就会乱,不好带了!

  此时时间已经临近午夜左右。
  九龙城医院外一辆普通的轿车停在门口,车刚停稳里面的人就疾步匆匆的下了车,车下来四个人全都是那种腰板笔直,走路带风,并且目不斜视的中青年男子,为首的一个年纪相对较轻起来似乎才二十岁多一些。
  进入医院的这伙人,直接奔着楼住院部去了,来到安邦的病房外,门外站着的三个身穿黑色西装的男子望过来后,顿时就谨慎的打量了他们几眼。
  “什么人,离这间病房远点”一个黑西装皱眉问了一声后伸手就拦了一下。
  “病人,里面的是我朋友”
  “不好意思,不认识的人,不能擅自接近”
  “拿下,别让他们挡着路”年轻男子不满的吩咐了一声。

  “唰”他后面跟着的三个人动作犀利的突然出手,直接用肩膀就撞了过去,拉住对方的胳膊反手就把人给擒住了,三对三交手的情况下,黑西装就跟泥捏的一样,瞬间就被撂倒了。
  “嘎吱”青年男子焦急的推开房门,眼神就落在躺在病床的安邦的身,心中砰砰直跳。
  睡在另外一张病床的黄连青被惊醒了,愕然着站在安邦窗前的男子,然后紧张的又了眼门口,三个黄子荣给他安排的保镖全都被人给按在了墙。
  “是黄姐吧,你好,我叫李长明”
  黄连青眨了眨眼睛,随即想起来了,表情松懈下后点头道:“我知道你,你是安邦的朋友,叫发,是么?”
  李长明嗯了一声,随后皱眉问道:“我哥,怎么样了?”
  “医生晚间曾经来做过一次检查,各项体征都很正常,高烧正在逐渐减退,今天早差不多就能醒过来了”黄连青的轻松,但语态仍然很担忧。
  人还没有醒过来,什么样的意外都很有可能会发现,未知的危险太大了。
  “哎······”李长明弯着腰,叹了口气:“哥,我真有点后悔鼓动你和莽子来香港了,才半年多,你们就出了几次事,在老山过的日子都没有这么艰难,这一回更难,差点把命都给丢了······只是可惜了,国内你暂时又回不去,也不知道你还得在外面要飘多久”
  黄连青坐起来后,起身给李长明倒了杯水,递给他后忽然问道:“你是从和安邦一起长到大的?”
  李长明接过水杯点头道:“嗯,还有莽子,我们三个生活在一个大院里的”
  “那······”黄连青有点羞涩的咬着嘴唇问道:“那,你能和我安邦以前的事么?”
  “那你能和我点安邦以前的事么······”黄连青难得的羞涩了起来。
  李长明着昏睡的安邦,拉过来一把椅子,坐在黄连青对面笑道:“想知己知彼百战百胜啊?”

  黄连青脸“腾”的就红了,低着脑袋两手摆弄着衣角,嗓子眼里憋出了一个“嗯”字来,一对方这个状态李长明就知道,这女人怕是真的要沦陷了。
  “哎,你们进来”李长明冲着门外喊了一声,三个跟着他入港的人进来后,低声问道:“什么事?”
  李长明了下表,道:“距离明天早还有五六个时的时间,你们去安排一下,我要见的人明天务必要见到,别出现纰漏了,明白么?”
  “是,那你这边?”
  “这边没问题,等人醒了之后我就过去,你们去吧”李长明摆了摆手道。
  黄连青坐在病床抱着胳膊打量了几眼李长明,她以前只是隐约听安邦提过,他有两个发是一起长的,一个是跟在身边的王莽,还有一个在内地,第一次见李长明黄连青几乎就出对方明显是身居高位的人,这个年纪能在内地进入官场,除了自身的努力以外,背后的关系更为重要。
  黄连青发现,自己对于安邦有太多的不了解了,这个男人就像是一棵扎根在地的树,表面你到的是枝繁叶茂,但扎在地的树根其实更主要,但自己却一点都不清楚。
  李长明翘着腿,笑道:“行,你问吧,我知无不言”

  黄连青咬了咬嘴唇,刚要开口,却发现自己无从发问,就是找不到什么切入点,装了一肚子的问题忽然不知该怎么开口了。
  “邦哥,是在部队大院里长大的,老辈人都是一个军区的,我们几个又年龄相仿,所以从就玩到了一起去······”见黄连青没开口,李长明很明白事的主动挑起了话头。
  “邦哥时候就是孩子王,我们流着鼻涕那时就跟在他屁股后面混,经常跟其他大院里的孩子打架,而且还都是越级挑战,大我们三四岁的碰见了也照样打,由于以前都被家里的老人操练过,所以我们都是十打九赢,我们都没过什么学,十几岁的时候就参军进部队了······”
  李长明没客气,对黄连青基本把安邦的老底都给挑出来了,因为一个女人能在你生死不知的时候还能如此陪着你,这样的女人其心可鉴,绝对不是什么逢场作戏的,更何况李长明也知道黄连青是黄子荣的女儿,就凭她这个身份那就更难得了。
  李长明一直跟她到安邦出了部队准备和陆曼结婚的时候:“我哥命太苦,陆曼命太薄,两个人都马要结婚了,没想到却出了意外,也是因为这件事他才来了香港·····”
  黄连青愣住了,陆曼这个名字她还是第一次听到,也没想到安邦会有这么一个不堪回首的往事,她转过头着床脸色惨白的男子,就好像心里有根弦被拨了一下然后荡漾出了一串音符,谱写出了一首名为爱的曲子。

  前段时间,黄连青和安邦聊天,知道他从没了父母,于是内心深处母性的光辉就散发了出来。
  这一回,从李长明的嘴里,黄连青又了解到了安邦还有过一段刻骨铭心的感情时,爱意如潮水冲破了她心中的枷锁。
  一个男人,肯为了一段感情而抛头颅洒热血到连自己的身家性命都不顾了,这样的男人,不值得你以身相许么?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