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偷四爷:鲁西南贼王和他的侠盗帝国创业史》
第203节

作者: 有毛僧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告诉我吧。这很重要。”皮六道。
  “她就是娜娜。”鸭屎叹口气道。
  “那我就明白了。如果不是她,今天来找你们的就是宁爷了。他托人给我带了句话,说是知道了。我当时就意识到,师父知道了你和黑蜘蛛在一起的事情。”

  “瞎说,我们没在一起。”鸭屎声音很小但是极为不自信地狡辩道。
  “放你娘的屁,你去跟宁十三说去?你试试?你试试你这个怂样能瞒得过他?你以为你能保护得了黑蜘蛛?你就是现在带她远走高飞,宁十三掘地三尺也会把你们俩抓回来。你记住,你在微山的这点名气是因为宁十三给了你机会。离开了微山,你屁都不是。我不是替宁十三说话,而是告诉你,你目前没有几斤几两。你也保护不了黑蜘蛛。”
  “师父怎么会知道?”
  “你得问月明妃。在怀义堂,能够传话的人除了野狐田就是鸡头米。其他人要么与你关系不错,要么没有这个能力。你自己小心。此外,你的人中好好排查下,如果发现了内鬼,立即弄死。不要审,审出了是谁更不好。就让这件事过去吧。”
  “好的。”
  “兄弟,你太狂了。我让黑蜘蛛过来,本意是让你们俩聚聚。我以为她次日就会回来。”皮六极为气愤地说。
  鸭屎将黑蜘蛛生理期的事情告诉了皮六,皮六为他谋划了一番,随后说:“你与黑蜘蛛一起回去。如果你回去,说明你心里坦荡。宁十三是个多疑的人,就不会立即对你纠缠。再说,黑蜘蛛处在月事中,可以让月明妃协助,让宁爷知道。一旦宁十三知道这件事,就不会过多怀疑了。随后,你再查下是谁在折腾你。从现在开始,放低姿态,不要再惹事了。”
  “好的。”
  小宋江已经将五十位适合入伍的兄弟集合好了,次日一早皮六、鸭屎、黑蜘蛛一起带着这些兄弟往湖东赶。由于湖上积雪太深,人又多,他们绕到湖南边的路,先到了楼外楼。在距离楼外楼不远的地方,鸭屎搀扶着假装腹痛的黑蜘蛛,走进了楼外楼。
  月明妃将黑蜘蛛带进了屋子里,黑蜘蛛叙说了去湖西路上就肚子疼,但是受寒,没有出血。第二天开始出血,结果量少,很痛。直到今天还是疼。宁十三在忙着与湖东的商人喝茶,他安排的人早已探听了月明妃房间里发生的事情,于是宁十三安排道:“找个妥当的大夫瞧瞧。”他故意将“妥当”加重了。不过,这个小办事员不是很给力,找了个老态龙钟的大夫。
  大夫的到来把黑蜘蛛和月明妃都惊到了。黑蜘蛛还没等大夫把脉就把自己的痛苦加重了说了一遍。大夫一把脉发现,果然是经期,且身体寒性很重,相对虚弱。
  “唉,该补补了。”大夫道,“给你开个方子,抓点药,你主要是体质虚,受寒。”
  宁十三看听到的与鸡头米向他汇报的内容有很大的出入,宁十三依然怀疑,但是已经缓和了很多。月明妃给黑蜘蛛上了热敷,随后把药给她熬了。吃了药后,到了傍晚,黑蜘蛛的身体“突然恢复了”,于是问道:“鸭屎呢?”
  “你这两天不要问鸭屎了,你就自己养身体吧。你再问他,你师父会多想的。”月明妃道。
  黑蜘蛛从月明妃的话里听出了什么,于是就不敢多嘴了。
  当天晚上,宁十三送走了最后一拨客人,于是就让人把鸭屎叫了过去。见到师父后,鸭屎立即跪了下来。正要说话,宁十三打断了他。

  宁十三很客气地说:“起来吧,坐旁边说话,这段时间辛苦了,今天我们好好聊聊。”
  “是,师父。”鸭屎站起身,走到他旁边坐了下来。他坐在那里如坐针毡,心里扑通跳。
  “湖西的情况如何了?”宁十三边喝茶边问。
  “逃走的人基本上都回来了。我让他们安心生活,来年也不用给咱们交钱。等他们缓过劲儿,再说交钱的事情。”鸭屎说。
  “你去了才几天,怎么这么快就做到了这样的成绩?”宁十三问。
  “不瞒师父说,林家公子帮了很多忙。”鸭屎说。
  “又是他。”宁十三很惊讶地说,“又用人家,我们何以为报?这样不好。”
  鸭屎知道自己说错话了,赶紧解释道:“这件事可不是他们帮我们,是我们帮他们。”

  “是吗?”宁十三笑着说,“说说看。”
  “湖西的人都逃到了沛县周边,占了沛县人的地方,这本身就是当地的问题。让他们回乡也是帮他们解决了这个问题。”鸭屎撒谎道。
  “哦,好的。”宁十三转移话题道,“小宋江挺能干的,你走了他能撑起来吗?”
  “师父,他比我年长,能承担事,我觉得没问题。”鸭屎道。
  “不过,从大上海学来的那一套,最好别在怀义堂瞎使。我早年在上海混过一小段时间。上海的冬天不是很冷,可是他们非要把屋子里烧得很热,多浪费柴火?原本上海的很多小帮会老大也没几个钱,又是请女仆又是装点屋子,弄得跟洞房似的。这样的老大结果怎样了?都被杜老板给收拾了?哈哈哈哈。咱们不能学。”宁十三笑着说,“我瞎说,有你就提醒下,没有就算了,我也不是针对他的。”

  “是,师父。我回去再强调下。”鸭屎紧张得满头大汗,跪在地上的双腿在抖。
  “鸭屎,你热吧?唉,我年纪大了,在屋子里坐久了就觉得冷。你要是热,就把窗户开开吧。我穿的多,没事。”宁十三笑着说。
  “弟子不敢,弟子不敢。”鸭屎双腿抖得更厉害了。
  “听大夫说,你二姐去你那的路上着凉了,痛经厉害。辛苦你照顾了。”宁十三道。这句话是宁十三在给鸭屎台阶。听了这句话,鸭屎的腿才不那么抖了。
  “是,师父。”鸭屎小声说道。
  “儿大不由娘,闺女大了不由爹,可是咱们是师徒,一日为师,终身为父。是我做的不好。你们这些孩子跟着我都受苦了。你们都早就到了成家立业的年龄了,可是,哎,我这个当‘父亲’的没照顾好你们啊。”宁十三说着,抹了抹眼睛,干巴巴挤出一些泪来。
  “师父对我们恩重如山,这些都是小事。”鸭屎声音平稳地说道。
  “好吧。”宁十三转移话题说,“想娶你二姐吗?”鸭屎万万没有想到一向说话拐歪抹角的师父竟然如此直白地提出了这个问题。
  他眼珠子转了转,小声说道:“师父这话从何说起啊?”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