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遍野》
第689节

作者: 冷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杨羽只能摇摇头,说丨警丨察回查清楚的,不让他干涉。
  “我们是妓.女,在他们眼里,那是社会的败类,寄生虫,他们才不会查呢!”歆儿喊道。
  杨羽坐到了沙发上,双手捧着脑袋,非常自责道:“昨晚我要是不那么,也许,我。”
  杨羽眼眶湿润,要不是自己满足自己的性yu,把人家给搞累了,也许昨晚就不会中途回去,也许不会发生悲剧。
  作为这一带的地头蛇,自己的姐妹死在自己的地盘和眼底下,这让他极其愤怒。
  段姐姐摸了摸杨羽的脑袋,安抚起来。
  人心都是肉做的,杨羽这是好几次面对亲人和朋友的死去了!
  虽然比起那个万人坑不算什么,但是让人更加痛苦啊!
  这一天,对谁都是极其难熬的。
  次日。
  杨羽又跑去警局了,仍然不受待见,也得不到任何有关案子的信息。
  杨羽只好私下在公园里偷偷把李亚男约了出来。
  “你找我真没用,这案子我不负责查。”李亚男再三解释道。

  “谁负责?是那个性冷淡的萧晴吗?”杨羽总是如此形容那个冰山冷美人。
  “不是,是副局长亲自负责,但是据我所知,这案子副局长也基本消极对待,不查,听说上面怕引起恐慌,低调处理或是不处理,侯局长也是没有办法,所以也没让你参合进去。”李亚男解释道。
  杨羽有些坐不住了,将烟蒂一扔,一踩,气道:“上面?哪个上面?我看歆儿说得没错,因为死得只是一个卑贱的,没人关心的妓.女,是吗?”
  “你跟我发火也没用。你要找就找副局长去!”李亚男说道,这次没有了侯局长的支持,对杨羽也就没有那么百依百顺了!
  杨羽在公园里来回度步几圈,道:“那你去把资料偷出来复印一份给我。”
  “没有,副局长锁在保险柜里,我是偷不到的,再说了,我可不敢得罪副局长,不然我这职位不保。”李亚男也是有一点点的势利的,虽然这也不怪她,只能说也不是那种掏心掏肺的朋友吧。
  “成!”杨羽也无话可说,只是对李亚男也有种莫名的失望,不对,是对人的失望!
  杨羽知道副局长的家庭住址,于是便去他家门口蹲守起来。
  到晚上七点时,副局长孙力桦下班悠哉悠哉的回来了,嘴里还哼着小曲儿。

  “孙副局长?”杨羽勉强微笑着打招呼。
  “哦,这不是侯局长的干弟弟吗?”孙力桦皮笑肉不笑,这话不知道是拍马屁还是在讽剌,但听着就是有些不舒服。
  杨羽本想提点礼物的,毕竟那样人情好使,但这次他偏偏没有。
  “孙副局长,我是想咨询昨天那个小茹的案子。”杨羽直接问。
  “在查呢!”孙副局长马上冷漠的回了三个字。
  “哦,有线索的话能同步给我吗?”杨羽陪笑着问。
  “你是丨警丨察吗?”孙副局长反问。
  杨羽摇摇头。

  “那不就得了,丨警丨察办案有办案的程序。还需要你指导吗?哼!”孙副局长冷哼一声,砰得一声进屋把门关了。
  杨羽等了一周,再次去找侯局长,侯局长把责任推给了副局长,至于李亚男,她本来就只是一个小喽喽。。..
  杨羽硬着头皮在公丨安丨局门口拦截了副局长孙力桦。
  “你小子什么意思?敢拦我车子!”孙力桦当场就从车子气愤的下来了,想打人的架势。
  同时公丨安丨局值班的几个警卫也围过来,似乎随时可能对杨羽发起进攻。

  “我是受害者的领导,我有权知道案子的进展。”杨羽也用官话回应道。
  “好啊,去看我们对外的发布会不就知道了。”孙副局长回答,那一脸的冷漠。
  杨羽是看出来了:“你根本没有在查对吗?”
  “像她那种妓.女,每天在这座城市都有死,意外的,谋杀的,黑吃黑的,乱葬岗那边堆积了一堆呢,这种底层妓.女我们还想抓进去呢,死了更好,本来就是给这个社会添乱,红灯区那一带,我迟早扫了她们!”孙副局长这话说得很严肃,还带着不少官威。
  这话刚说完,杨羽突然举起手就给了那孙副局长一拳。
  那孙副局长好久没有练过了,太突然了,一拳就被杨羽击倒在地。
  那几个警卫当即冲过来就对杨羽拳打脚踢。
  杨羽发疯了似的挥舞着后退,边喊道:“妓.女也是人,也有人权,等这事发生在你自己身上时,我看你还能否是这副嘴脸!”

  孙副局长擦了擦嘴角的血,嘴里暗骂着,但是杨羽已经溜了,白白的被打了一拳。
  杨羽回到红灯区,站在那个曾经小茹躺过的垃圾场。
  天空下着毛毛细雨,湿润了杨羽的头发。
  杨羽仿佛看见小茹静静地躺在那里,眼睛睁着看着天空,裸着身子,是那么的含恨离开。
  “你也在这啊!”背后传来一个声音。
  杨羽回头是歆儿,她撑着一把红色雨伞,站在那里。
  “丨警丨察是不是不管了。”歆儿问。

  “你和小茹一起住的?”杨羽问。
  歆儿点头,走过来将伞给杨羽撑了起来。
  “去你住的地方坐坐不介意吧?”杨羽问道。
  “当然可以。”
  歆儿领着杨羽去了她的出租房,这大白天的,歆儿穿着很正规的衣服,但是也遮掩不住她那E杯的巨汝。
  这是标准的二室一厅,很干净,带着浓浓的香水味,看装饰似乎她们私下也不怎么带客人来这里。

  杨羽在沙发上坐下,歆儿急忙倒了杯茶。
  “你还是第一个来这的客人呢!”歆儿笑道。
  杨羽接过茶,都是悲伤的人,自然有点心心相惜起来。
  “老板对小茹如此上心,让我很意外也很感动。”歆儿这是发自内心的说真心话:“我们这类人,平时根本没有人关心,也无爹无妈,上次有个姐妹,得了那种病,就是烂死在库上的,连个人收尸都没有。”
  歆儿说得黯然神伤。
  所以杨羽的这一行为让她惊讶也感动。
  “丨警丨察不管,我们就自己查,无论付出什么代价,我都会还小茹一个清白。”这是杨羽做男人的原则性问题。
  杨羽闭目养神了一下,拿出小本子和笔来,开始记录:“你想想,平时小茹有没有什么仇人?尤其是有没有得罪什么客人?”
  “我们这一行的,做服务的,一般还好,但是也不排除遇到变态的男顾客,我们受不了的也会不接。但是最近没听小茹有说过这类的客人,以前倒是遇到过一个有暴力倾向的。”歆儿解释道。
  “有那个男人的信息吗?”杨羽问。
  “一般我们也不记这个,接的客人实在是太多了。”歆儿回答。
  杨羽陷入了沉思。
  “我觉得吧,我们一般也就认识几个姐妹而已,交际圈就这么大,所以我感觉是顾客的可能性很大,我们见多各种变态顾客了,这种谋杀以前也不是没有发生过,很多变态顾客就是以虐杀我们这类人为乐!”歆儿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杨羽靠在沙发上,看着天花板,情杀,仇杀,强.奸一般不太发生在她们身上,遇到变态顾客和谋财害命的可能性最大。

  日期:2018-04-21 08:1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