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未冷,大圈》
第232节

作者: 龙易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不杀周相晓,陈文永远都是陈文,于战北永远都是个流浪的乞丐,杀了人,他俩一个面对的是逃亡一个面对的是牢狱之灾,所以这个世界没有天掉馅饼的好事,想要站的比别人高比别人远,那你要付出的就得比别人多比别人苦才行,别残忍,只是因为你想要的更多。
  就像张钦和大壮还有庆杰他们三个,为什么甘愿冒着背井离乡的风险而去杀那个皇家丨警丨察,只是因为他们心有贪念,我想做大哥,那我就得在走向大哥的路付出相应的代价来。
  周相晓一死,和兴和的人就跟疯了似的,有人甚至想当场干掉乞丐,但大圈的人突然来到硬生生的把他们给拦住了,就在两方僵持着马要动手的时候,两辆警车呼啸而至。

  范旺推开车门,眼神极其复杂的了眼魏丹青所在的方向,挥手道:“抓人!”
  在魏丹青加入大圈,安邦走私归来之际,他就和这位大圈首席军师交代了自己已经拉到身的两条线,一个是和兴和屯门话事人余连生,一个就是O记总警司范旺。
  这两条线,安邦对大圈的人谁都没有言谈过,就连王莽他都没有细,因为跟大圈的人交代他们也摆弄不明白这两根线,但安邦跟魏丹青在楼办公室里详谈了许久之后,魏爷已经全然心里有数了
  军师之职,一动则牵全盘!
  在安邦入院,大圈无人能够谋划之际,魏丹青自然就是操控全盘计划了,后来安邦醒来之后听闻详细过程,他都感叹,就是让他自己来打这一场仗,也不见得能有魏丹青操作的这么没有瑕疵。
  丨警丨察到场,直接把在场所有的人全都给扣下了,拿着枪的乞丐没有任何反抗,主动伸出手让丨警丨察把他给扣了。
  范旺低头了眼地周相晓的尸体,三个枪眼无比真切的诉着一个事实,一个社团大佬被人当场枪杀了。
  “你知道杀他意味的是什么嘛?”范旺叹了口气低声问道。

  “·····”乞丐又突然恢复了哑口不言的状态,了眼身边的丨警丨察没有任何的反应。
  “几年大牢,你是坐定了,如果你能从牢里安然无恙的出来”范旺忍不住的感叹道:“你在香港,就能红透半边天了”
  案发当场的人全都被带走,这个案子在之后会整的非常明白,因为乞丐在被抓之后直接在审讯室里把事都给撂了。
  “我杀的人,你们判我就是了,我未成年,没有死罪”
  “作案动机?几个月我要饭的时候碰见他,他没给我钱,还让人打了我一顿,我怀恨在心啊,我报复他,这个理由可以么?”

  乞丐的理由不能是牵强,甚至是完全不通的,可有关系么?
  香港是个讲究证据和人权的地方,当事人一口咬死我就是为报复杀人,只要他不吐口,谁都拿幕后主使的大圈一点办法都没有。
  “回头,我会为他请一个大律师,故意杀人的案子其实起来也不过如此而已,香港法庭里的陪审团最喜欢的就是同情弱者,一个从无父无母,过着流浪生活的孩子,只要站在法庭稍微细致的诉一下自己的血泪史,陪审团和法官的心里就会打开一道脆弱的防线,十年刑期而已,在律师的嘴里不过就是七八年罢了,事后通过减刑和运作,这孩子最多会在里面呆六年”魏丹青指着香港灯红酒绿夜色下的这座城市,道:“想一想,绝大多数青年二十二岁的时候在干什么,你再他出来那时二十二岁又是什么状态,不值么?”

  王莽摇头道:“我还是不理解,无法接受·······”
  “你不用理解,也不用接受,去做你该做的事吧,今天的夜,会很长·····”魏丹青扔下一句话掉头就走了。
  王莽掏出烟来闭眼睛,深深的吸了一口,似乎想要吐出心中的一口浊气。
  魏丹青独自一人行走在漆黑的街道,慢条斯理的卷了一根烟丝后塞到嘴里,然后拿出手提电话打了出去:“听到信了么?”
  “······”电话里的人沉闷了良久之后,才叹了口气:“刚接到消息,你们大圈太狠了,这个手下的太狠了,你们难道不清楚周相晓的死意味的是什么嘛?”

  “呵呵,什么啊,报复啊?和兴和疯狂的报复我们啊?”魏丹青语气无比轻松的道:“明天一早,你们和兴和就会举办社团堂会,到时候你就会被推龙头的位置,余连生你会下令对我们赶紧杀绝么?”
  余连生沉默了半晌,不知该如何回答魏丹青的话。
  “大佬死了,你们正常来讲,是该做做样子的,表面喊打喊杀就行了,对吧?再过几年,周相晓这个名字就会淹没在时间这条长河里,一代新人换旧人喽”
  魏丹青完就挂了电话,电话那头余连生一直在紧张兮兮的着窗外的夜空,几分钟之前他听到周相晓的死讯后,先是惊愕,不可置信,接着脑子里蹦出来的第一个念头就是。

  “周相晓死了,龙头这个位置,能不能是他来做·····”
  余连生拿起电话对手下人吩咐道:“准备车,我要出去一趟,这一夜是别想睡了”
  今夜注定很多人无眠,今夜注定会无比漫长,不知道会有多少人在这个夜里,改变了自己的生活轨迹!
  香港的黑夜里,因为周相晓的死而悄然起了一场大波动,这一夜不知会有多少人而因为改变自己的生命轨迹。
  周相晓的死,是改变香港社团的一个开端,从他之后,斗争不但没有消失,反倒是如火如荼的就此展开了。
  同一时间,一艘从湛江某军区驶出的舰船抵达距离香港海岸不远的海面。

  舰船刚停稳,两艘香港海防的船只就奔着这边开了过来,当探照灯落到舰船,见旗杆挂着的旗子面印着红色的五角星后,刚要喊话的人就把嘴边的话给咽了回去,并且几分钟之后就到舰船放下一艘型的汽艇面站着几个人,堂而皇之的驶向香港海岸,也压根没有吭一声。
  真要是碰到蛇头偷渡的船,喊话警告之后肯定就是一梭子子丨弹丨鸣枪示警,但见舰船,海防的人只能选择视而不见,他们管不了也管不起。
  香港,尖沙咀一带,乞丐被带走后,魏丹青交代了几句话也离开了,王莽却没有走而是继续留在了事发地点,这里是和兴和的公司总部,周相晓死了之后,得到消息的高层一会肯定都会赶过来开会商量事宜,他留在这里就是守株待兔的。
  林清雄在他旁边,往枪里压着子丨弹丨,低声道:“今晚过去,不知道咱们又有多少兄弟会进去跟桥爷他们作伴了,草,莽子,我觉得吧以后咱们在香港市面不知道能不能混明白,但在监狱里绝对能吃的开,么的,这香港的监狱照这么下去都被咱们的人给填满了”
  王莽手插在口袋里靠在车道:“拼完这一场,咱们的日子才能好过啊,进去的兄弟都是为了我们铺路而进去的,不容易啊”
  “咔嚓”林清雄推子丨弹丨,淡定的道:“这把,我来吧,都别争啊”
  “车,那边来人了”王莽拉开车门坐了进去,吩咐杨学清开车,在他们对面和兴和的写字楼前,一辆车缓缓开了过来,王莽了眼车牌号比对了下后道:“就是这台车,过去吧”
  车子刚发动,王莽身旁的手提电话就响了,着陌生的号码他犹豫着接了起来,里面传来了李长明的声音:“莽子,怎么样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