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未冷,大圈》
第231节

作者: 龙易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电话里的人沉默了半晌,才拒绝道:“不了,反正总会再见面的,当面吧”
  “你现在反悔还来得及”
  电话里的人这次沉默的时间更长了,最后才道:“不了,他都已经答应你了,就这样吧”
  “好,挂了”魏丹青挂了手提电话了声停车,车停下后,他推开车门在陈文耳边道:“别紧张,撞过去就行了,又不是死罪”
  陈问双手紧握着方向盘,咬牙道:“你不是答应我,只做一次,只杀一个人就够了嘛?”
  “对,我是答应过你,但你还想走的更高更远么?魏丹青推开车门,下了车后扭头道:“知道什么是人性么?人性就是贪婪,你贪,我也贪,文办完这一把我之前答应你的事全都答应你,放心,我在贪的同时也最注重承诺”
  魏丹青下车之后就站在路边没有动,随后一辆车开过来停在他身旁,王莽狐疑的下车问道:“魏爷,叫我们来这干嘛?”
  “着就行了,哎,还有我交代你的事,没问题吧?”
  王忙点头道:“放心!”
  车里,陈文眼睛通红,手心全是汗的着前方,嗓子里嘶哑的挤出两个字:“怕么?”
  后面的乞丐低着脑袋,轻声嗯了一下:“怕”
  “怕,你为什么还要这么干?”
  “我不想再要饭,不想在流浪了·····”
  陈文愣了愣,忽然咧嘴笑了:“我叫陈文,你呢?”

  “战北,于战北”
  前方,周相晓和路宗元边走边聊,后面跟着两个保镖,四个人奔着路边的一辆车走了过去。
  “跛龙带着人去了扎兰,除了他之外所有的人都被O记扣住了,阿龙却忽然消失了,电话打不通家也没有人,没人知道他去了哪”路宗元担忧的道:“出事了,应该”
  周相晓脚步一顿,皱眉问道:“带队的消失了,人全被警方抓了?”
  这是和兴和对大圈的第一轮打击,但却有点像两岁的孩子学走路,刚迈开步子脚下就是一个踉跄,摔了。
  和兴和是在按照香港社团的办事方式对待大圈,但让周相晓和路宗元没有想到的是,大圈却全是不遵守规则,不懂得规矩的人。
  “嗡”忽然间十多米远处的街道,一辆车子忽然轰鸣声响起,大灯支过来后晃的这边人全都下意识的挡了下眼睛。
  车里,陈文踩着油门到底,方向盘转了一下后,突然就朝着周相晓这边快速的撞了过来。

  时间骤然停顿两三秒,随后发起剧烈的碰撞声“砰,砰”四个人,最前面的周相晓和路宗元同时被车撞起,身子腾空之后“啪”的两下先后掉在地。
  后面,王莽惊愕的着前方的一幕,半天没回过神来,直到那辆撞人的车子停下后,后面车门打开一个瘦的身影走出来,他才清楚那个瘦弱的身影是谁,也才反应过来,刚刚发生了什么。
  王莽不可置信的牛头问道:“魏,魏爷,怎,怎么回事?”
  魏丹青手里掐着个烟卷没有吭声,静静的着对面,随后那瘦的身影赫然从身掏出一把枪来,并且熟练的拉着枪栓,虽然他的枪口略微有点颤抖,但手抬起来后却冲向了地的周相晓。
  鼻孔蹿血,被撞的晕眩过去的周相晓,茫然的着眼前黑洞洞的枪口,张着嘴茫然无语。

  “砰,砰,砰”乞丐于战北,当把枪口指向周相晓后,只停顿了两三秒,就扣动了扳机。
  一共三枪,两枪打在了他的胸口,一枪直接干穿了他的脑袋。
  路宗元的脑袋嗡嗡直响,枪声就响在他的耳边,周相晓的尸体就倒在了他的身边。
  周相晓的死,开创了香港社团的一个历史,他成为了香港历史中第一个被人枪杀了的社团大佬,从几十年前香港有社团形成以来,一直到五十,六十,七十这三个社团最为猖獗和急速发展的年代,都没有龙头被人枪杀,直到进入了已经趋于发展平稳的八十年代中期,内地的大圈仔进入香港,香港的社团才突然爆发出了周相晓身死的惊天噩耗。
  后来,曾经有人质问过安邦和魏丹青,为何敢冒天下之大不讳,居然敢杀周相晓,安邦对此的回答是,我们不是港人不想遵照香港的规矩办事,规矩是由人来定的,那自然也能由人来更改。
  乞丐两枪打死周相晓后,陈文见状,直接挂了下倒挡车子退出几米远后,果断加速远离逃之夭夭,而此时的乞丐则是站在现场根本连动都没有动。
  魏丹青突然皱眉道:“愣着干什么?做事啊”
  王莽僵硬的冲着远处挥了挥手,暗中徐锐带着几个大圈的人出来后,迎向了和兴和刚刚才有些反应过来的人,将他们给拦住了。
  王莽死死的盯着魏丹青,半天后才吼道:“为,为什么?他,他是怎么回事?他的手里怎么会有枪,你给的?”
  “你不是见了么?他的手里怎么会有枪,他怎么学会的开枪,你就别问我了,有人教的就是了”魏丹青低着脑袋抽着烟,语调平缓的道。
  王莽着不远处瘦削的身影,无助的摇头道:“孩子,他还是个孩子啊······你,你怎么能让他这么干?他,他的一辈子都毁了啊”
  王莽不是善男信女,在老山战场,他曾经遭遇过越南女妇女,老人和孩,因为两方交火的原因,他甚至还曾经枪杀过无辜的人,但那是敌对的状况他无愧,但着曾经经常出现在扎兰酒吧,虽然没有过过多交谈的乞丐,王莽有点崩溃了,他难以想象魏丹青怎么会让乞丐,从一个流浪的孩子,变成了一个杀人凶手。
  “对,他还是个孩子,从香港的法律来讲,一个孩子犯了故意杀人罪,你知道他的刑期是多少么?不到十年,出来之后他多大,不到三十岁,他的人生也不过才刚刚开始而已”魏丹青着远处那瘦削的身影,轻声道:“他四五岁就死了爹娘,然后一直流浪在街头,受过殴打,吃过垃圾,睡过下雨的街道,一直到十六岁·····也许他的人生轨迹永远都是如此,直到忽然哪一天病死横死在街头,但从今天开始,他只需要付出失去几年自由的代价,乞丐将再也不会面对之前的生活了,你他会怎么选?”

  王莽呆住了,他很想反驳一句魏丹青你在强词夺理,但话到嘴边却又给咽了回去,魏丹青的话是歪理没错,但是事实么?
  “老桥,在还没有进监狱之前就曾经对这个孩子过,你以后的路要自己去争取,你没有学历,没有本事,没有父母,甚至两个身份都没有,你有的只能是付出,当你付出之后你从此就不再是一个流氓在街头的乞丐了······”
  这是一个挺让人揪心的场面,从道义和道德来讲,魏丹青和老桥的做法不合人伦,但从事实的角度出发,他俩的做法却又无可厚非,套用中华民族千百年来流传已久的一句话就是,人不为己天诛地灭。
  魏丹青和老桥的做法自私么,那肯定是的,可两人自私的对象却不是自己而是一个群体,这却是大公,正常来陈文和乞丐这么干肯定不是正确的做法,可他俩这么拼,换来的可能是自己少奋斗十几二十年的时间。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