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未冷,大圈》
第230节

作者: 龙易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就比如跛龙这个在和兴和能打能杀的红棍,可能到死这一刻都没想明白,他怎么会死在自己手下的一根铁丝子里。

  陈文杀了跛龙之后,瞪着通红的眼睛喘着粗气在车里平静了片刻,才长长的吐出一口气,然后推开车门走了出去,他不紧不慢的走向这辆车后一百多米远的地方停了下来。
  陈文面对着一辆车,车窗打开后,魏丹青淡淡的问道:“人死了?”
  “死了,我亲手勒死的”陈文颤抖着掏出一根烟,“吧嗒,吧嗒”的抽着。
  魏丹青静静的打辆了他片刻,点头道:“行,心里素质不错,不慌乱,也没手足无措的,你就没想过杀了人之后,自己怎么办?”
  陈文咧了咧嘴,满不在乎的道在;“香港每年都死那么多人,最后都怎么办了?”

  “是啊,每年都死那么多人,可蹲进大牢里的,却没几个啊······”魏丹青推开车门道:“来吧,有志青年”
  陈文刚要伸手拉开后座的车门,开车的李振宇扭头道:“你来开车,坐这”
  李振宇下车,快步走到跛龙那辆车,随后发动车子离开了。
  扎兰酒吧,跛龙的人拎着钢管和砍刀进入酒吧的一刻,从门口开始就一通猛砸,从门前一直砸到大厅,见到酒吧的侍应生直接就按倒,几十个人一路走在最前面的一群人就忽然愣住了。

  酒吧大厅中间,站着一队穿着警服的人,范旺背着手冷冷的盯着和兴和的人道:“当阿sir,不存在啊?”
  “唰”和兴和的人都懵了,愣了能有几秒之后,他们当即就想调头往外跑,但没想到这时酒吧的卷帘门“哗啦”一声就被关死了。
  范旺挥手道:“都他么给我老实的抱头蹲下·······”
  半个多时之后,酒吧里所有的人全都被拷着手铐子压了出去,人被押出去之后,魏丹青推开车门下来,走向酒吧这边,范旺出来后跟他远远的对视了一眼,随后两人也没打招呼就各自离开了,魏丹青走到酒吧的一侧,掏出烟丝靠在墙卷了起来。
  没过多久,一个年纪不大穿着破烂的乞丐走了过来。
  “啪”魏丹青点着烟卷后,冲着乞丐招了招手,随后从身拿出钱递给对方,道:“买两份河粉过来,咱爷俩吃点”

  乞丐端着两碗外卖的炒河粉回来了,魏丹青接过来之后,撸了下裤腿子就坐在地,用筷子扒拉了两下后卷起一柱子河粉就往嘴里送。
  #¤更X新w最快…V;
  平时的魏丹青是个比较注重体面和气质的人,你他平时的打扮都是一本正经和溜光水滑的,哪怕就是在监狱里衣服都没有一丝褶皱,用一句时尚点的话来形容就是,魏丹青比较绅士,就像一个五十多岁脑袋有着爵位光环的贵族,举手投足间都走气质路线,有点像现代版的尼古拉斯赵四,要的就是一个气质。
  但这时面对乞丐魏丹青就比较放得开了,全然不顾及形象,直接就撸着裤腿子坐在了地,然后大开口的吃着河粉,嘴巴子沾的都是油渍,就像一个普通的老人家。
  乞丐吃的很香,一碗不过几块钱港币的河粉好像被他吃出了满汉全席的味道,然后不时的抬起头冲着魏丹青笑着一口白牙,而这时向来不苟言笑的魏爷也是笑着抚摸着他的头,轻声道:“吃吧,吃吧······”

  两碗河粉几分钟就被爷俩吃干净了,魏丹青又拿出孔塘烟丝卷了起来,这次是卷了两根,自己抽一根一根递给了乞丐。
  “慢点抽,这个烟丝你得细细的品才能抽出其中的浑厚和醇香来,不然就太浪了”魏丹青咬着烟嘴,着皱眉裹着烟丝的乞丐声道:“想你桥大爷了吗?”
  乞丐低着脑袋“吧嗒,吧嗒”的裹着烟,喉咙里呜咽了一声,魏丹青有摸着他的脑袋道:“每天一碗廉价的饭菜,就能让你记住一个人一辈子,你这孩子挺重情义,但也太重情义了”
  自从老桥来到香港那天在酒吧外面碰见乞丐一直到他蹲大牢,他每天晚都不会跟一帮精力旺盛的年轻人们在酒吧里胡闹,多数的时候都会选择蹲在酒吧外面跟乞丐聊天,安邦他们谁也不知道那段时间里老桥跟他聊了什么,只是知道这爷俩的关系处的挺好。
  后来,王莽还问过老桥,为啥不给乞丐弄到酒吧里,让他干端盘子的工作也能挣点钱养活自己,不至于在外面流浪当乞丐,当时老桥还反问一句,你心肠这么好你又是扎兰的老板,那你怎么不收留他?
  王莽给出的回答是,这个世界没有无缘无故的爱,我没必要发善心去随便接受一个流浪的孩子,在国内就算是在京城,那个七八十年代的大街也有太多吃不饭的人了,我管的来么?

  老桥对此的回答也是,我尽自己所能让他每天能吃饱饭就可以了,至于其他的还是算了吧,而这天之后王莽才明白一件事,老桥太别有用心了。
  两根卷烟抽完,魏丹青着乞丐,足足了十几秒钟,才叹了口气开口问道:“你桥大爷,之前和你的事······”
  “我能干!”乞丐开口了,一直让安邦和王莽他们所有人都以为是哑巴的乞丐开口了,但魏丹青却没有任何的诧异。
  “好!”魏丹青简简单单的吐了一个字后就站了起来,乞丐面无表情的站在他身后,陈文开着车过来,两人拉开车门坐了进去。
  这辆车里坐着很古怪的三个人,大圈神秘莫测的军师,一个刚刚杀了和兴和红棍的青年,一个流浪在街头的乞丐。
  车子一路开了很远,车内的三个人始终都没有话,魏丹青一直都着窗外,乞丐低着脑袋不知道在想些什么,陈文则是紧张的开着车,脑袋和手心里都是汗水。

  “不要谈什么分离,我不会因为这样而哭泣,那只是昨夜的一场梦而已·····也是昨夜的一场游戏”良久之后,魏丹青嘴里忽然哼出一首曲子,干涩,嘶哑,带着一股沧桑的味道。
  “文,听过这首歌么?”
  “啊?啊,听过,王杰唱的”陈文从后视镜里了一眼点头道。
  魏丹青手指敲着腿,收回着车外的目光:“过了今夜,你们明天再回忆今天发生的事,也不过是昨夜的一场游戏一场梦罢了”

  乞丐仍旧低着脑袋,似乎没有听明白两人之间的对话,但陈文愣了愣后,自嘲的笑了笑:“能么?梦,是做就能做的么?”
  魏丹青没有回答他的话,因为还没有到明天。
  十分钟之后,魏丹青的手提电话响了:“魏爷,人出来了,似乎要准备回家”
  挂了电话,魏丹青给开车的陈文指了路,然后一手按着电话,等接通后他道:“帮个忙,让他接个电话,可以么?”

  “魏三炮,几点了?这个时间段,我们这个地方是能接电话的么?”电话里的人极其不满的道。
  魏丹青淡淡的道:“一个月后有三只股票在港交所市,你猜我会告诉你买哪一只?”
  “······”电话里的人呆了半晌,随后扔下一句你等着就离开了,魏丹青等了四五分钟之后里面才再次传来声音:“魏大哥?”
  魏丹青着旁边的乞丐,轻声问道:“他现在就在我旁边,要句话么?”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