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未冷,大圈》
第226节

作者: 龙易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突然间,一辆黑色的本田车非常粗暴的就扎在了门口,直接把门就给堵死了,两侧车门全都打开,五个穿着淡绿色服装的人从车里下来后,手都拿着用衣服包裹的长条物品,生硬的就挤开人群了电梯,直奔高层而去。
  电梯门打开,这五个人出来后了眼墙贴着的“新安商贸”几个字,转身就朝着办公室那边走去,门口的保安见状连忙拦了过来。
  “你们干什么的,公司已经下班了”
  王莽直接粗暴的推开他,道:“滚开,在拦着我给你怼墙里去”
  正在开会的蒋中元听到外面的动静后,皱着眉头松了松领带,大圈的反应太快了,果然第一时间就奔着他来了。
  咣”王莽生硬的推开门,会议室里坐着一众新安商贸的高管,有人不可置信的问道:“你谁啊,不知道这什么地方么?出去”
  王莽突然就抓起办公桌的茶杯,猛的砸碎在了桌子:“我就问问你们新安社的大佬们,大圈缺不缺能要人命的战士,同样的情景,许正雄被我门干死在周相晓的面前,他什么了?”

  新安商贸的高管们全都占了起来,其中一个带着眼镜的男子皱眉道:“我是公司的法务顾问,年轻人,你这么闯进来,我可以告你非法擅闯,公司的保险箱里装着几百万的现金,我现在给你扣个抢劫的罪名,你几十年都别想从监狱里出来”
  “砰”王莽把手里用衣服包裹的东西,随手扔在了桌子,面的衣服顿时散开,露出一把双管猎丨枪丨出来。
  “哗啦”王莽身后的杨学清和李振宇还有九全都掀开衣服,一人端着一把枪。
  “对,我大不了蹲几十年而已······”王莽指着蒋中元问道:“掸邦的事过不去了是不是?蒋中元,你他么先动我们的货在先,对吧?我事后怎么收拾你都没毛病吧?我的货拿回来了,你又没折在掸邦,这事就扯不清了,你打算秋后算账是不是?”
  蒋中元的眼神从桌子的猎丨枪丨收了回来:“下毒的,不是我的人干的”
  “投毒的事,不是我的人干的·······”

  王莽冷笑着道:“你下嘴唇一碰,不是就不是啊?那我要是杀了人,丨警丨察找到我,我他么也不是自己干的,丨警丨察信么?”
  宋常春皱眉解释道:“真要是想对付你们大圈,我们犯不跟你搞什么背地里投毒这种事,新安社几十年的老社团了,要人要钱要枪什么没有?至于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段么?大圈仔,你搞搞清楚,好吧?别被人给利用了还不知道”
  王莽慢条斯理的从桌子拎起猎丨枪丨,撸了下枪栓,枪口指着宋常春,蒋中元直接站起来道:“大圈仔,别太过分了,我们跟你解释不是怕事而是不想多事,本来就不是我们干的,我犯不趟这个浑水,你要真是认准了那也行,剩下的多一个字我都不会,那咱们就试试好了,最后是你们大圈退出香港,还是我们新安社低头认输”
  一个香港老牌社团的全力开火,意味着的就是一场暴风雨,现在的大圈不过是暴风雨下的一艘船而已,真要是风雨太大这艘船被颠覆的可能性是非常大的。
  王莽轻轻的点了点枪口,道:“蒋中元,我们怀疑你也不是没有道理,毕竟咱们两方的仇怨整的那么大,我的没错吧?行,你不是你干的,我现在权且相信,但我也希望你能拿出个态度来,帮帮忙······三天时间,你帮我找出投毒的人,找出来了我亲自来你面前负荆请罪,找不出来,我大圈肯定有战士过来抱着你得道升天,记住我的那句话,大圈不缺怕死的战士”
  王莽撂下一句话后,拎着枪转头就走了,几个大圈仔的枪管子在屋内的人身来回的转了一圈,慢慢的退了出去。
  屋内的人全都着蒋中元,等待着他做出决断,是让人出手跟大圈对峙,还是暂时忍下。

  “常春,让社团里的马仔散出消息,找一下这伙投毒的人·······”良久之后,蒋中元生硬的挤出一句话。
  宋常春道:“大佬,这件事传出去,可就不太好听了吧?”
  蒋中元淡淡的道:“但我更不想被人个当枪使,跟大圈的麻烦等这件事过去之后再,先把人给出来,你们着吧,更头疼的应该是周相晓才对”
  晚八点,从尖沙咀到元朗,一共有五家刚刚开门营业的夜场全都在同一时间被一辆破车给堵在了门口。
  夜场的保安和经理出来后,老虎“砰,砰”直响的拍着车门道:“都给我听好了,车就放在这里谁也不能动,车里面好几十万的现金,谁他么碰一下我钱丢了就找他,听见没有?”

  夜场的保安拎着胶皮棍子道:“扑街,你瞎了是不是,不知道这是谁的场子么,我们是和兴和的,你快点把车挪开,不然我们直接给你把车推到河里去”
  “那你碰一下,试试?”
  和兴和的保安根本不信邪,直接拎着棍子就敲着门口的车道:“挪不挪?不挪,车就给你砸了”
  “咻!”老虎突然吹了一声口哨,瞬间从四周有几十个人影全都涌了过来,老虎抻着脖子吼道:“城寨的人给我听着,两分钟的时间给我把这个场子平了·····”
  “哗啦”大批人拎着钢管和棒球棍,突兀的就冲进了夜场里,和兴和的人顿时就蒙了。

  同样的一幕,也差不多发生在和兴和另外几个夜场里,一时间和兴和的场子全都遭受了一轮莫名其妙的打击。
  晚八点半,元朗某个住宅区的门口,一个四十来岁的男子领着媳妇和孩子正从家里出来沿着街边散步。
  突然间,一辆车急促行驶过来后,别在了三人面前,徐锐和林清雄拎着两把砍刀从车里下来后,着错愕的中年男子道:“你叫,杨志明是不是?”
  “啊,对,你们?”男子拉着老婆孩子茫然的问道:“我,我好想没,没得罪过什么人啊?”

  徐锐手摩挲着片刀道:“对,你是没得罪过什么人,但你面有人得罪了,你的大老板是周相晓?你在他的一个建筑公司当经理是不是?”
  “是就行了,杨志明我问你,你给周相晓当一个破经理能挣多少钱啊,够不够买你们一家三口的棺材钱?”徐锐抬起刀指着他,阴狠的道:“你我能找到这来,就知道你家住哪,你自己琢磨下要不要换个公司工作,毕竟在和兴和下面班,搞不好因为老板的事就被波及到了,想明白了的话,赶紧明天把辞职信交去哈”
  徐锐没头没脑的完之后,转身车就走了,林清雄在车里非常无语的道:“社团的事,找社团就行了,咱们威胁这帮无关紧要的人干嘛?过分了吧?”
  徐锐搓着脸,摇头道:“我他么哪知道,这都是军师吩咐下来的,这帮玩脑袋的人做事,雾里花水中望月,实在是整不明白,反正他怎么吩咐咱们就怎么干得了呗”

  就在今天晚,和兴和下面几个建筑和工程公司的负责人,全都突兀的被一伙人统统给威胁了一番,并且都是被人给堵到了家里。
  其结果就是,第二天一早,好几份辞职申请被放到了周相晓的桌子,随之还有公司旗下几个夜场被扫的消息。
  而这个时候的周相晓,还没有意识到这些经理的辞职是为什么,只以为是大圈因为安邦被投毒的事在怀疑他们,而开始的疯狂报复。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