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613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陈皎一拍脑门:“噢,燕慎、白翎都熟悉,我倒忘了介绍——陈景荣,我远房表哥,目前在审计署工作,跟我们从小玩到大的老朋友。”
  方晟主动与陈景荣握手,陈景荣象有几分架子,淡淡地一脸矜持,态度不冷不热,似乎对方晟印象一般。

  冷碟和白酒端上来后众人入座。陈皎作东坐在主人席;燕慎年龄最大又是高级知识分子,坐上首位置;按说次席就该方晟了,好歹是主客,且从双江而来,谁知陈景荣却大刺刺抢着坐下。方晟微微愣了一愣,笑着拉白翎并肩坐在下首,拿起酒壶给大家斟酒。
  座次这种事在官场非常较真,什么身份该坐什么座位有严格的规定,陈皎和燕慎久在京都圈子随便惯了,何况身份摆在那儿,每回不用他们伤脑筋直接上座,根本不在意这些繁枝末节。
  白翎却有点不高兴。论背景,方晟是于家女婿,自己则是白家最得宠的孙女,陈景荣不过是“外戚”;论级别,陈皎享受正厅,方晟和她都是副厅,陈景荣能高明到哪儿去?
  当下笑咪咪道:“景荣哥在审计署哪个部门呀?”
  陈景荣道:“社会保障审计司。”

  白翎“喔”了一声:“司长是不是姓吴?”
  “有位副司长姓吴,一把手姓姚。”陈景荣道。
  其实白翎压根不知道司长是谁,只是试探陈景荣是不是司领导,倘若是,这两句话说下来该表明身份了;倘若不是,说明只是某个处的处级干部。
  果然,陈皎指了指陈景荣,笑道:“景荣在京都憋坏了,十年前就想到基层锻炼,直到上个月才捞到机会……”

  燕慎道:“是不是中组部在中直机关搞的‘京官外调、上下交流’活动?听说报名者多达**百人,还有副部级干部也积极参与。”
  “可不是,单我们审计署就有十四个人报名,党组研究后只同意上报三人,说是担心外调者太多影响工作。”陈景荣道。
  “景荣哥意向去哪个省?”方晟问。
  陈皎笑道:“双江啊!不然怎会把他拉到今天饭局?双江可是方老弟的地盘,到时得多多关照,来,和陪景荣敬你一杯!”

  方晟连忙道:“双江是肖挺书记的地盘,咱只是他手底下的小喽罗,叫我往东不敢往西。”
  陈景荣似乎听不出他话中调侃之意,轻蔑地说:“基层干部都是这样唯唯诺诺,见了领导大气都不敢喘?”
  “景荣哥到了双江就是领导,倒不必受气。”方晟不动声色道。
  燕慎经常跟陈景荣来往,知道他骄傲自负、自命清高的臭脾气,劝诫道:“基层不比京都,具体事务多、烦心遭心的事多,领导没有威信就没法指挥手下,不然谁乐意多干活啊!方老弟是从大学生村官一步步历练上来的,这方面经验丰富,景荣得向他多多指教。”
  陈景荣含沙射影道:“噢,我还以为方老弟认识小翎后才飞黄腾达。”
  “你不了解情况,方老弟的政绩说出来吓你一跳。”陈皎沉声道。
  方晟平时工作没少碰到这类眼高于顶却腹中空空的尖刻浅薄之徒,根本懒得跟他计较,若非冲陈皎、燕慎的面子连酒杯都不会碰,当下笑道:“景荣哥说得有道理,小翎是福星,连FBI都束手无策的恐怖分子却稀里糊涂栽到她手上,个个在牢里懊恼得拿头撞墙呢。”
  燕慎大笑:“说到这碴儿,我得站起身恭恭敬敬敬小翎一杯,感谢你关键时刻替家父解除危机。”
  “不敢不敢,”白翎是直性子,坦率地说,“我是冲那帮混蛋去的,根本不知道那天燕常委在现场,想想也是后怕。”
  两人干完杯中酒落座,陈皎道:
  “方老弟觉得景荣到了双江适合干什么?”

  方晟见陈景荣跃跃欲势想干番大事业的模样,暗暗好笑,故意沉吟片刻道:“近两年肖挺书记致力于削减领导岗位副职数,部分省直机关实施只退不进、只调不升原则,空出一批岗位,景荣哥可以先到省直机关比如审计厅、发改委、经贸委等部门挂职,熟悉地方事务……”
  “不行不行,”陈景荣一口否决,“在省直机关跟中直机关有什么区别?还不如留在京都混日子了!我要参与经济建设,为地方发展献计献策,尽自己的微薄之力!”说着慷慨激昂地自己喝掉一杯,神态堪比烈士从容赴刑场。
  这股劲头原先陈皎、燕慎也有,经过与方晟接触,以及去年到双江的调研之行,愈发认识到基层工作不象想象中那么容易,单凭满腔热血未必做得了大事。
  陈皎因为是自家兄长,不便多说,只得笑道:
  “中直机关正处级到地方按规定上挂半级,纵使基层顶多地级市弄个副市长,没法再沉了。方老弟从梧湘出道,清树干了一年多,眼下在银山,说说看景荣去哪个市好些?”
  方晟看穿陈景荣外强内干的本色,难怪陈常委把他压在审计署这么多年而不外放。身为高级领导干部,只须管束直系子女任期内不要从政,一般来说稍微远些的亲戚大抵睁半只眼闭半只眼,象姜姝算女人当中有点能力和魅力,燕常委便暗中将她推到银山副市长位置。
  把这家伙打发得越远越好,别给自己找麻烦。
  方晟正想着如何回答,白翎与他心意相通,抢先道:“清树不错,虽说方晟在那儿时位居全省中下游,主要被顺坝拖了后腿。方晟荡除顺坝恶势力后,当地经济迅猛发展,加之农学博士蔡雨佳主导的农副产品产业链发挥主力军作用,今年经济总量和GDP双增有可能超过舟顿,而且后劲十足,不排除下一步进全省前六。”

  “小翎说得有道理,”方晟笑道,“基层领导干部考核注重实利,也就是围绕经济总量和经济增速两个核心指标,其它都是浮云。从这个角度出发,要么选择最落后地区,反正已经垫底,不可能再差了对不对?要么选择上升势头的地区,即小翎所说的清树,一个地区一旦经济蓬勃向上,短期内趋势很难改变……”
  他说得很含蓄,在座都听得出言下之意是谁去干都一样,能收获大把政绩。
  陈景荣被说动了心,看着陈皎道:“不错,清树市……”
  陈皎问:“清树市委书记是谁?”
  “蔡阳,原省纪委常务副书记,夏伯真到党校学习后代了大半年,后来给刘志伯腾位子。”方晟道。
  “属于哪条线的?”陈皎见方晟有些不自在,笑道,“今儿屋里坐的都是自家人,法不传六耳,直说无妨。”

  方晟心知陈皎虽长期在京都中直机关中枢工作,只相当于半个学术机构,并不了解人情世故和官场险恶。酒桌上若没有陈景荣,他可爽快告之;如今陈景荣打算到清树任职,一骨脑把蔡阳的底细翻出来就欠妥了。
  日期:2018-06-01 18:5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