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612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啊!”方晟失声道,“对于家而言可是最坏的消息!”
  燕慎诡谲一笑:“这样陈常委和于家不就有了携手合作的基础吗?政治联盟总是基于共同利益之上的,从来没有单方面付出。江业新城就算陈常委的礼物吧,接下来怎么做跟你无关了。”
  方晟心领神会。于云复身居京都中枢,政治敏锐非同寻常,怎么衔接、怎么谋划,怎么权衡自有分寸,轮不到自己这样的局外人多管闲事。
  “另外还有非常重要的一点,那就是军方从来都是政治局里不容忽视的力量,军方拥有的三票投给谁,很大程度会扭转整个局面,而于家铁定拥有白家那一票,还有一票属于樊家势力的肯定投给宋家,剩下那张票呢?角逐最后关头每票必争啊。”
  方晟明白他话中的意思,老脸一红,以喝茶掩饰窘态。
  燕慎佯装没看见,道:“之所以说这番话,是想提醒你——感激之情是必须的,但不必太过认真,江业新城是置于大格局下的小算计,仅此而已。”
  “还得常怀感恩之心,”方晟笑道,“毕竟事关两位常委争端,常委无小事啊。”
  “明天中午多敬陈皎几杯酒吧。”燕慎不经意道。
  喝完已将近凌晨,出门时燕慎说明天还在这儿,顺便邀请白翎参加吧,彼此都认识,范围也很小,不会传出去的。方晟欣然应允。

  回到白家大院,白翎已沉睡很久。方晟先打电话给许玉贤简要告之事态已得到控制并请假,许玉贤心里石头落地,连连说回来再说,回来再说。再告诉白翎与陈皎、燕慎聊的经过,得知受到邀请白翎很高兴,看得出她很在乎圈子子弟们对两人关系的认同,睡意全消喋喋不休说了很多少女时期的往事。方晟心里非常愧疚,觉得自己给予白翎的实在太少太少。
  “陈皎一直想到基层任职,陈常委坚决反对,要等他退二线才行,”白翎道,“如果再连一届,我看陈皎干脆留在京城享享清福吧。”
  “陈常委是对的,基层谁敢惹常委儿子啊?还不得当祖宗供着,根本不利于陈皎成长进步。”
  “他那看人白眼珠子多黑眼珠子少的脾气,根本不适合在基层混,知子莫若父,陈常委压根没想过让儿子当大官。”白翎总结道。
  第二天上午,方晟去了趟于家大院。
  穿过花径来到后花园,于老爷子正在一棵古朴的柏树下打太极拳,速度很慢却有招有式,态度极为认真,足足二十多分钟后才收势下场,边接过警卫员递过的毛巾擦汗,边问道:
  “今天才周五嘛,不好好工作成天跑京都干嘛?”

  虽以责备的语气,神情间却很高兴。
  “中午有饭局,先回来向爷爷回报一下……”方晟细述了昨晚茶会经过,重点是燕慎表述的内容。
  听完他的话,于老爷子并不显得惊讶,双手盘着核桃在花径间闲庭信步,过了会儿道:
  “吴曦谋求总理一职只是换届选举中无数个可能中的一个,更多只是讨价还价的筹码,实现可能性非常低,否则为平衡起见云复也必须进常委,眼下这个局面能让传统家族势力占两席位置吗?那么宋寒枫又怎么办?由此带来的连锁反应令人头痛。”
  “为了狙击吴曦,必须把陈常委推到总理位置,是这样吗?”
  于老爷子摇摇头:“未必。中国最不缺的就是领导干部,那个位置很重要,也有很多选项,陈常委不是最佳人选。从时间讲还有两年,两年里会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要考虑的因素太多了,现在讨论为时过早。江业新城是投石问路,关键在于换届时云复能否有舒服的位置……饭当然得吃,奖项也要拿,走一步看一步吧。”

  “爷爷心目中还有其他人选?”方晟听出弦外之音,追问道。
  于老爷子深沉一笑:“想跟于家结盟者,陈常委不是第一个,也不是最后一个,很多布局从三年前换届后就悄悄展开了。当然通过你来搭桥,他做得很聪明,比我预估的高明不少。”
  “那么爷爷……”
  “你的任务就是吃饭,放心吃,吃饱喝足为止,”于老爷子拍拍他的肩道,“陈皎、燕慎都是不错的年轻人,好好交往,以后彼此照应。”
  真是深藏不露的老狐狸!方晟觉得白跑了一趟。
  往深处想想,于老爷子慎言合作的态度也不错,两年,七百多天,期间会发生多少人事变动,出现多少天灾**,存在多少影响时局的变数,别的不说,自己与周小容分别时海誓山盟的两年之约犹响于耳,不也说变就变了吗?
  中午在永定门与白翎会合,她说上午开会研究了几套抓捕方案,等人员、设备全部到位即可动手,又说从这次叶韵逃亡期间表现看得出之前隐藏了实力,其身手比预估的还高。
  “摩萨德训练营出来的能差到哪儿去?”方晟道,“上次为了寻你她冒着九死一生的危险重返现场,巧妙抓捕‘蓝弯刀’留下的善后人员,让省厅十处很没面子。”

  “虽没面子,还是坦然将功劳占为己有。”白翎幽幽道。
  “彼此彼此吧。”
  白翎白了他一眼,卟哧笑道:“是啊,半斤八两。”
  四合院附近有个宽敞的停车场,两人步行从四合院侧门进去。燕慎已候在屋子里,陈皎还没到,说是领导审阅材料较慢,多个数据、细节需要查证,得晚会儿。
  “陈皎该不会逃避做东吧?”白翎跟燕慎早通过圈子熟识,不见外地开玩笑道。
  “象白警官这样的稀罕客人上哪儿请?”燕慎笑道,“我都恨不得抢着买单。”

  白翎道:“如果改完材料,领导请他吃盒饭就尴尬了。”
  众人哈哈大笑。
  等到十二点半陈皎才匆匆赶到,还带了位同伴,进屋后一叠声抱歉,又催促服务生上酒上菜,埋怨说本来平铺直叙的讲话稿天下太平,都怪自己画蛇添足,在末尾加了个典故。领导很欣赏这神来一笔,又怕外界曲解典故的真正用意,特意叫了几位专家反复推敲,最后干脆在典故后面加了一句话。
  “把意思说白了,还用典故干什么?”陈皎摇头叹息,“说来说去是我不好,写到最后犯了文诌诌的毛病,总想把文章写得有学问一点,唉。”

  燕慎笑道:“你是在骂我吧?上次院领导找我写发言稿,苦思冥想两天两夜信心满满地交上去,结果他一瞧,皱着眉头说‘燕教授,发言稿不是学术论文,这样写我没法读的’,结果找了位大三学生花一个上午工夫就完成了。你们说说,我哪点比不上本科没毕业的学生?”
  方晟陪笑了一阵,问:“这位朋友是……”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