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1114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老太太想了想,微有些迟疑地说:“她们都是很好的媳妇儿人选,奶奶确实很满意,但是吧,要说一点遗憾没有,那也是撒谎。
  起码她们在文化程度上跟你的差距就太大了,那个巧沁倒是高材生,可胆子太小,唯唯诺诺的,除了将来教育孩子方便一些之外,对你帮助有限。而且,最最关键的是,她们的年纪都大你太多。
  文化水平低,又比你老,这让她们从先天上就自觉低你一等,什么事都不敢管你,生怕你嫌弃她们,如此一来,不就更加助长了你的胡闹?
  要我说啊!郑老太婆的徒弟上官清心倒蛮适合你的,年纪跟你相当,医术也不比你差,脑子还不笨,肯定能治得了你。
  当然,这是就事论事,奶奶可没有鼓励你的意思,既然你已经选择了沛芹她们,就要好好的待人家,人生本来就不能事事如意,家庭和睦幸福就足够了。”
  萧晋闻言就两手一摊:“好赖话都被您给说尽了,孙儿自然什么都听您的。不过啊,您说的有点晚,孙儿现在已经不止她们四个了,别的不说,那个您见过的田新桐,估计迟早会到咱家来,国外还有一个也跑不了,劝您做好心理准备,别到时候坏了孙儿的好事哦!”
  “什么?还有两个?”丁夏山眼珠子都瞪圆了,抬手就要打他,“臭小子,气死我了,你……你给我回来!”
  萧晋已经哈哈笑着跑没了影,只剩下门帘还在来回晃动。
  白天已经身体力行的安慰过老婆们了,晚上的时间当然要留给孩子。当萧晋从沙夏的房间出来宣布今晚和孩子们一起睡之后,宋小纯都要高兴疯了,拉着还想表达一下羞涩的梁小月就跑去厨房倒热水准备洗漱。
  对此,周沛芹和赵彩云倒没有多少不舍,唯有梁玉香看他的目光十分幽怨,好像刚刚被他给抛弃了似的。
  这女人当初能因为丈夫出轨而自杀,明显是个爱钻牛角尖的,萧晋自问一宿的时间没办法转变她的想法,只能硬起心肠把她交给周沛芹。女人和女人说起话来,总是要比男人方便一些的。
  “我也是孩子。”
  正刷着牙,一道清冷如月的声音在背后响起,惊得他直接咽了一口牙膏沫子。回头瞅瞅表情木然但眼眸闪亮如星的梁二丫,他就开始习惯性的头疼。

  漱干净嘴里的牙膏,他问:“怎么,这时候想起自己还是个孩子了?”
  梁二丫用“是不是给你脸了”的眼神看了他一会儿,转身就走:“我不要当孩子了。”
  萧晋慌忙拉住,讨好道:“你是孩子,和小月小纯她俩一样,都是老师最爱的孩子,老师求你今晚和我们一起睡,好不好?”
  梁二丫眼睛微弯了弯:“我去拿被子。”
  看着小丫头晃荡着两条麻花辫回房间的背影,萧晋唯有欲哭无泪。
  深夜,宋小纯和梁小月已经在他的怀中沉入了梦乡,他却一点睡意都没有。
  此去夷州,是真真正正的客场作战,一切都是未知,也无法事先谋划,虽说他素有急智,但临机决断这种事情不能一而再再而三,一个人的运气是有限的,死神不可能永远都敌不过智慧,就像子丨弹丨从来都不长眼一样。
  说实话,这件事他想得越多,就越想打退堂鼓,只是胸中隐隐的一股不平气在逼着他不能回头罢了。

  不是因为他潜意识里有多么高尚,而是因为他知道自己要靠这股不平气堂堂正正的活下去。正所谓唯有光明才能正大;人不能一味依靠滑头和阴谋鬼鬼祟祟的活着,总应该在某个阶段、某些时候忽略掉所有应否得失,只凭心血的滚烫去做一件真正的傻事。
  舍我其谁!虽千万人吾往矣!这样崇高的境界,他自问这辈子都很难达到,可身为一个男人、一个还没有被这社会和现实揉搓到麻木的年轻男人、一个仍爱着这个世界、自觉对它负有一定责任的“清醒者”,他有义务去向往和无限接近那个境界。
  说到底,他鄙视的只是那些宣传出来的英雄罢了,和许许多多的热血青年一样,他的心中也有一杆秤,也有一个英雄梦。
  这种事是不能问值不值得的,因为它肯定不值得。拯救一些素昧平生的同胞百姓,看上去很是能让人精神得到升华,可这又哪里比得上娇妻的温柔、孩子的可爱以及未来人生的无限可能?
  那些告诉人们绝对值得并慷慨激昂喊着为国为民抛头颅洒热血的家伙,只要他自己不在其中,就百分百是别有用心的蛊惑。
  萧晋很清醒,他不需要别人的蛊惑,去冒险也不是为了什么人,仅仅只是为了自己那颗不安的心和老了之后不至于后悔。
  看,他就是这么自私,但这种自私却十分真实可贵,尤其是对于一个视荣誉为粪土的聪明人而言。

  “萧。”
  不知过了多久,就在他将睡未睡之际,黑暗中忽然响起一道轻轻的呼唤。
  他长长叹了口气,说:“二丫,喊我一声老师就让你那么难受么?”
  梁二丫安静片刻,问:“叫你老师还能嫁给你么?”
  “你不叫老师也不能嫁给我!”萧晋有些气急败坏。
  “叫了还能不能?”梁二丫很是坚持。
  萧晋捏捏鼻梁,仔细思考了一下,发现“师生恋”被禁止是光腚总菊干的事情,与法律无关,至少在光腚总菊这种抓意识形态的部门彻底凌驾于法院头上之前,只要不跟未成年发生那种关系,叫了老师也应该能嫁的,要不然,很多德高望重的老教授都该被抓进局子了。
  于是他便斟酌着说:“成年的学生可以嫁给老师,但你肯定不能嫁给我。”
  很明显,梁二丫自动就屏蔽了他的后半句话,只听一阵悉悉索索,可怜的梁小月就被拉到了床里面,然后萧晋的怀里就成了她。
  萧晋不想在这个时候还让这孩子不开心,所以便警告道:“喂!丫头,老师明天离开,可能要很长时间才能回来,所以今晚就容许你放肆,但这可不代表你以后都可以这么做哦!”
  “我知道。”梁二丫在他怀里找了个舒服的姿势,平淡至极的说,“你跟小雪的谈话我都听到了,你要去做一件很可能回不来的事情。”
  萧晋一呆,继而就有些茫然,心说既然你已经知道了,为啥还能这么平静?难道你一直口口声声的喜欢啊嫁啊之类的话,都是塑料的么?
  他想不通,但觉得自己此时似乎应该松一口气才对。然而,还没等他这口气出来,就听怀里的丫头说:“你放心,我会和沛芹姐一起好好照顾家里人的,而且保证不会嫁给别的男人。”
  萧晋既心疼又很想吐血——梁二丫对他的感情绝对不是塑料的,只是这孩子太冷静了,冷静到机械的地步。机械的喜欢,机械的执拗,机械的只会用拥抱和冷酷的话语来表达难过。

  沉默良久,他歪头在小丫头的头顶轻轻一吻,柔声说:“二丫,做我的女儿,让我照顾你一辈子,好不好?”
  “不好!”
  “那……今年你十二岁,做我八年的女儿行吗?等你二十岁的时候,如果你不愿意,随时都可以终止。”
  日期:2018-04-20 18:5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