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喝了坟前冥酒,结果和一鬼妹纸拜天地了……》
第919节

作者: 树下有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狐妖族长此时却是冷笑起来,嘲弄的语气道。“哦?这是哪一代先祖的规定?哪里有记载?我怎么从未听说过?”
  听到这话,我瞬间便反应了过来,怪不得青丘族长这么有底气,原来是早就有所准备,要拿族规说事。
  大祭司此刻却是呆住了,愣了一下之后才怒声道,“我青丘族规向来是代代口头相传,你竟敢否定族规?”
  很明显,青丘族长一口咬定族规之中没有这条,大祭司却是没有丝毫办法。事实上,这件事根本无需争论,上一次瑶瑶进阶天师之时,青丘族众人说起这条族规,可没见青丘族长反对。此时这么说,自然是故意为之。
  但问题的关键就在于,青丘族规代代口头相传,青丘族长矢口否认之下,很难论证其中对错。
  果不其然,青丘族长继续冷笑,“我青丘族规的确是口口相传。但却不是只有你祭祀一脉口口相传,为什么除了你之外,其他族人包括我在内,却从未听过这条族规?”

  大祭司哑口无言,显然也意识到了族长的伎俩,面色变得有些苍白。沉默半晌之后,才终于再次开口,这次却是没再纠结族规,而是强调起瑶瑶体内的狐王真血,说她是被狐王选中带领青丘族重返巅峰的人。
  族长显然也看出此时大祭司已经词穷,愈发的理直气壮起来,大声喝道,“放肆!你怎么知道她便是狐王选中之人。狐王赐给她真血,为什么不能是让她加快修行速度,便于吸收更强大的能量呢?其中真伪,谁能证明?”
  到了此时,我不得不佩服这族长的口才了,区区片刻,她便将局面完全翻转过来,甚至让大祭司无言语对,根本说不出反驳的话语出来。
  继续这样下去,便是我让祭祀恶灵动用武力镇压,恐怕也难以服众了。只是她得意的却是有些过早,是与非终究不是那么容易混淆的。我嘴角微微一挑,站起身来,走到大殿中央,对着青丘族长轻声道,“我能证明。”
  那族长见我站了起来,眉头轻佻,幽幽开口道,“哦?不知神使何以证明?”

  看她这般言语,似乎对今日之事早已在意料之中,并没有因为我站出来而感到意外。想必我这神使的身份也有些不好使,眼下的情况兴许将狐王引出来,才能有所转机。
  想及此处,我笑着看向族长,缓缓开口,“我乃狐王派来的使者,便全权代表了狐王。瑶瑶乃是青丘国圣女,而不是你口中所说的祭品。不仅如此,我还代表了狐王的意思,支持瑶瑶成为下一任族长。”
  我说完此话。原本埋着头神情有些低落的大祭司,猛地直起身子来,眼神中透着些许得意。那族长此时脸上已经快凝出水来,狠狠地盯着我,恨不得将我活剥了。她紧握着拳头。手上的青筋已经暴起。此时坐在我身边一直未有动作的祭祀恶灵抬起头来,朝她看了过去。
  那族长或许是察觉到了祭祀恶灵的实力不凡,自己并不是对手。加之我有着神使的身份,她一旦对我动手,那就表示反叛了狐王,到时候青丘一族绝不能容她。

  她踌躇良久,这才缓缓松开拳头,避开狐王不谈,在我身上做起了文章,“神使所言,并无从查证。况且你与瑶瑶情谊匪浅,这种关头定是要向着她。所以,我是否可以认为,你的那些说辞乃是自己编撰罢了。”
  没想到,到现在了她还在诡辩。我也不再给她好脸色了。面色一凝,冷冷的说道,“大胆,难道你敢违抗狐王的命令吗?”
  那族长听完我的话,脸色一沉,瘪了瘪嘴说道,“不敢。”
  说完之后,神情立马振作,似乎想到了什么,继续说道,“不过,既然神使口口声称这是狐王的命令,那还请神使亮出狐王手令直接宣布此事。不然先前那番话,只能算作你的一面之词。我们青丘一族肩负着重大的使命,眼下更是形势严峻,断不能轻信他人。”

  我听完此话,心中不免一惊。我从未听起祭祀恶灵和大祭司说起这狐王手令的事情。莫不是她故意使诈想让我自乱阵脚?我立即朝着祭祀恶灵走了过去,小声询问此事真伪。得到他肯定的回复之后,我面色有些尴尬。随即问他身上是否有那手令,他只是摇摇头不再说话。
  转念一想,或许祭祀恶灵自己的肉身上有手令,但他的肉身已毁,此时只是附身在小僵尸身上,没了手令也算正常。看那大祭司一脸期盼的眼神,不难判断出来,他身上也不会有手令。我原以为把狐王搬出来就能挽回局面,没曾想却是摆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况且她话中声称这是为了妖族使命,这便把自己推向了一个极高的位置,想要将她推翻,看来是非常困难了。我一时间也想不到合理的说辞来反驳,呆在原地良久未有动作。
  那族长见自己占了上风。让我已经无言以对,连忙展开追击,继续说道,“既然神使拿不出狐王手令,那先前的话便不作数了。”
  她说完。看着我一脸的笑意,继续开口道,“自从瑶瑶出现在我们青丘国,我就意识到,青丘一族到了生死存亡的时刻了。不料她还进阶到了阳神天师,我们青丘国定不能容她。所以,在诸位到来之前,我已经与各位长老们商议出了解决的办法。只不过,为了顾及神使的面子,我临时改了决定,不伤瑶瑶性命,但要通过秘法废除她的修为将之逐出青丘国,永远不能踏进青丘国半步。”
  此刻她尽显族长之威,不容反驳。她这番说辞,很明显是不想和我彻底翻脸。当然。我明知她这并不是顾及我神使的身份,而是惧怕我身边的祭祀恶灵。但我并不知她口中的秘法是何东西,万一在其过程中出了纰漏,恐怕难以保证瑶瑶的安危。
  想到这里,我缓缓凑近大祭司。询问起族长口中的秘法。那大祭司兴许是知晓今日翻盘无望,轻叹一声,向我解释起来。据他所说,这秘法乃是历代族长亲传的功法,是用来惩戒族人的手段。但这个过程十分的凶险,而且受刑之人极度痛苦,与抽筋拔骨有过之而无不及。若是意志力不坚定,很有可能会因此丧命。

  听完他的话,我算是明白了族长打得什么算盘了。她口口声声说看在我的面子上,饶了瑶瑶一命。可现在看来,只要她在瑶瑶受戒过程中,略施手段,瑶瑶定会殒命。到时候,即便我要找她麻烦,她也能将责任推到瑶瑶自己身上。怪她意志力不坚定。
  先前,我本就对和谈一事没抱有希望。看到那族长一再坚持之后,我心中对推举瑶瑶这件事情也有些动摇,毕竟这件事情对我并没有直接的利益关系。况且,瑶瑶也没有要当族长的意思,将这些担子强加到她身上,我着实有些于心不忍。
  不过,分析清楚族长刚才那番话中的用意后,我这才明了她并不打算放过瑶瑶,一心想要置她于死地,我断不能让此事发生。
  眼下僵持在这里也不是办法,看着那族长一脸得意的模样,我心中有些烦闷。思索再三,便带着瑶瑶和祭祀恶灵要离开狐王宫。那大祭司想要叫住我,可言语在嘴里裹了半天。始终没有说出口,这才轻叹一声跟了上来。
  日期:2018-04-20 18:4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