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民调局异闻录前传》
第2207节

作者: 儿东水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当下,男人急忙收拾自己的细软,准备离开的时候突然发现毛鬼前天晚上偷出来的凤眼不见了。当下将整间客房都翻遍了也没有发现那颗凤眼。一颗凤眼的价值不亚于十万两黄金,现在连这个都丢了的话自己这一趟京城就白来了。当下男人的冷汗流了下来,他怎么都想不通,那颗凤眼是怎么丢失的……
  这一趟京城男人算事白来了,什么好处都没有捞到不说,还白白损失了一只毛鬼。好在他还知道某个地方有不少的毛鬼,这次回去抓来十只八只的一起放出去,就不信偷不出来那只御玺。
  至于天亮都没有回来的毛鬼他倒是不担心,那个小怪物上身有自己的手段,再有两三天不吃东西的话就会被活活饿死。到时候再想通过它来抓住自己,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不过现在要紧的是,赶紧从京城逃出来。
  当下,男人收拾好了自己的东西之后,结了客栈的店钱。随后准备去城外的骡马市集,在那里买匹马当作脚力快快离开这里。
  就在他走出客栈的时候,肚子里面发出一阵咕哩咕噜的声音。想起来自己还没有吃过早饭,这个时候男人不敢在京城停留太久,路上买几个炊饼在路上对付一口就好,等到了安全的所在之后再大鱼大肉吧。
  男人想的挺好,不过路过一家面店的时候,实在忍不住店里飘出来肉浇头的香气。听到里面客人“细细嗦嗦”吃面的声音,他的身子有些不受控制的进了面店。
  既然进来就吃碗面再走,一碗面能耽误多少时间?当下男人索性要了一碗荤面加上老板卤了一晚的猪野肉,片刻之后面条和卤肉都端了上来。男人端起碗就吃喝了起来……
  第一口面条吃下去的时候,男人觉得喉头的位置一滑,好像有什么黏糊糊的东西咽了下去。男人只当是面前炖烂了的肉筋,也没有多想,呼噜呼噜的将一碗面和一盘卤肉都吃下了肚。

  吃饱喝足之后,男人扔了一把铜子,便匆匆忙忙的继续往城外骡马市赶去。走了没有多久,他突然感到一阵恶心。当下蹲在路边:“哇!”的一声将刚刚吃进去的面条和卤肉都吐了出来。
  直到这个时候,男人也还是没有多想。只以为是路过小店不干净,自己的肠胃消化不了。刚刚吃下去的东西都吐了出来,胃口又出现了空荡荡的感觉。当下,男人去了炊饼店买了十张炊饼。等着一会离开京城的时候,路上垫垫胃口。
  炊饼摊老板用油纸包好了十个炊饼送过来的时候,男人习惯性的撕了一块塞进自己嘴里。原本只是想着磨磨牙的,没有想到这块炊饼刚刚进了嗓子眼便再次吐了出来。这个时候,他终于明白过来事情没有这么简单了。刚才滑进嗓子的不是什么烂肉筋,是自己用来控制毛鬼的阴蛭……
  明白过来之后的男人也不要什么炊饼了,他直接躲到了一个没有人的角落里,随后从身上摸出来一块小小的金元宝来。当下男人蹲在角落里,用匕首好不容易切下来黄豆大小的一块金粒。

  随后他将黄金收好,随后找出来一根红绳,将金豆子仔仔细细绑好之后就要塞进嘴巴里。就在这个时候,突然听到身后有人说道:“大清早的想找个地方尿尿,就遇到一个想要吞金自杀的,真是晦气。那个谁,你想死城外死去,别让老子尿的不痛快。”
  男人急忙回头,就见一个黑大个子挡在了自己的身后。男人不想多省是非,低着头就要离开。反正这阴蛭一时半会也不会将他如何,不过就在他从黑大个子身边路过的时候,突然反应过来这个大个子已经在自己身后待了半天了,要不然他不可能知道被绑着的是黄金……
  明白过来的男人转身就要跑,这时,他听到一个苍老的声音说道:“这么快就发现了?老人家我还想着到了城外在抓你的。既然这样的话,就请你到家里做客。就在大街对面……”
  这句话响起来的时候,男人眼前一黑已经什么都不知道了。等到他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在一处大宅院里面,自己被五花大绑在一张太师椅上。面前坐着之前在大街上遇到的黑大汉。
  见到男人醒过来之后,黑大汉对着外面喊道:“老家伙!这个王八蛋醒过来了。你们有什么话赶快过来问,老子看他一副短命相,说不定什么时候就要去轮回了。”
  这个时候,大门打开,归不归带着小任叁从外面走了进来。看到老家伙的怀里还抱着那只毛茸茸的小怪物,男人心里什么都明白了。进来之后,归不归冲着这个白色头发的男人说道:“知道老人家我是谁吗?看样子你也是孤陋寡闻的了……我老人家给你提个醒,那只凤眼就是我老人家的。”
  凤眼是毛鬼在皇宫里面偷盗的,不过看着面前的老家伙也不像是皇帝。当下男人沉默了片刻之后,说道:“凤眼不是我偷的,是你怀里的毛鬼偷的,和我没有关系。”

  看着男人嘴硬,归不归嘿嘿一笑,说道:“老人家我不废话了,你的嗓子里面挂着一颗阴蛭,不过现在你身上也没有能把它调出来的金器。就在这里待着吧,老人家我等着看你是怎么在一堆酒肉里面被活活饿死的。”
  说话的时候,老家伙对着男人的方向虚划了一下。男人身上的绳索便好像被利刃割开了一样,断成了数节。这个时候,男人的脑海当中突然闪现出来一个人名,随后他乍着胆子对老家伙说道:“你是归不归……”
  归不归嘿嘿一笑,说道:“终于开窍了,不过也不晚。最近老人家我也没有什么事情,有大把的时间陪着你耗下去。你要偷的是御玺,那个又不是老人家我的。”
  确定了面前这个糟老头子就是那位大名鼎鼎的大修士归不归之后,男人也没有了脾气。当下叹了口气之后,说道:“您直接报出名号的话,我一早就说了……御玺是岐王赵光赞请我来偷的,至于凤眼是毛鬼错手偷来的。我真不知道是您老人家的宝物,如果知道您老人家在京城,我也不敢前来……”

  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打断了男人的话,顿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老人家我说了,御玺的事情和我们无关。我老人家想知道的是你——这一头的白发是怎么回事?又是怎么弄到毛鬼这样的灵兽?”
  听到归不归对玉玺不感兴趣,男人的心又多少安稳了一点。当下陪着笑脸说道:“小的叫做井言,曾经跟着三上道人学过几天的术法,后来跟着师尊去江西抓的毛鬼。您问这一头的白发……这是被师尊用草药染白的,我那师尊说过,想要操控毛鬼,除了阴蛭之外,还必须要有一头的白发。好像它们毛鬼只听白发男人的话。”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