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唤世战纪》
第125节

作者: TY爽崽崽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梅弈闻言,回给他一个感激的眼神。那人继续说道,“整个迦南的上位者,无非是军、政、教三界。而三界中以教为首,军次之,政最清闲。”
  梅弈听得直点头,先知派来的人,果然还是有些眼界的。于是又问,“你能给我详细讲讲吗?免得我到了教皇面前,又胡说八道出言不逊.”
  那人见聊得投机,于是大方地对梅弈说,“其实我说的这些在迦南也都不是什么秘密,跟你说也无妨。迦南物产丰盈,很早以来便有先驱者在此建立创世神教引渡世人。”
  “而由于迦南的人民都富饶而知足、虔诚而平和。老百姓日子自己就过得好好的,所以政界的出现不仅没有必要,还会增加百姓的税收。所以政界在迦南出现最晚,发展的也最低迷。”
  “而由于近些年北方诸多小国组成邦联崛起,并对迦南充满了敌视和野心,必须要守护迦南的军界便迎风长!原本的迦南护教军开始征召壮大,还出现了燎原、破浪、裂空三位战爵,相关的护教军都由他们三人分别指挥。在外人看来这三人都是迦南如军阀般的存在。”
  “但可能是由于他们出身护教骑士团的缘故,三人个个洁身自律。他们都只负责迦南的防务,从不引军扰民或是用军力干政。很多时候瓜田李下,战爵们还会有意避嫌。”

  “例如燎原战爵的陆军,一直远驻鸿沟,从没迈入圣城一步。而破浪战爵的海军训练基地虽然就在圣城旁,但破浪战爵行事极为谨慎。但凡有些涉及到她权利范畴外的决定,全都亲自请示教皇.以示对教会的尊重!”
  梅弈在心里念道:冬月那个恶婆娘,怎么看也不像是没主意的主儿啊!于是又问,“还有位裂空战爵呢?好像很神秘的样子嘛,没怎么见过,也很少听人提起啊!”
  那人答道,“是呀。裂空战爵名为凌霄,他的飞艇编队长年在迦南上空和整个星球的公海上方盘旋。只有补充物资的时候着陆数日,然后又匆匆起航。他行事受教皇直接调遣极为神秘,恐怕只有历届教皇知道他到底在做什么吧?”
  梅弈长“哦~”了一声,政界清闲,军界自律,最受百姓推崇的却还是教会啊!.看来这个教皇到底是不是闲职还真就不好说了。于是问,“那如今的这位教皇能把这三位战爵使唤动吗?”
  那人笑着说,“教皇就是教皇!没什么应届和往届的区别。说透一点,教皇就是高阶教士们为教会推选出来的一个执行人罢了。到了教皇那个位置都是安章办事儿,所以谁做都一样!”
  “但这三位战爵听不听教皇的,我还真就不知道了。因为上位者对外行事都有自己的一套默契,若是有争执,也不会让外人知晓。所以历届教皇在外时也还没直接使唤过他们,至少没有当着迦南人民的面使唤过他们!跟这一任、上一任的没多大关系.不过自从这任教皇三年前被推选出之后,创世神教确实有了一些变化.”

  梅弈心里盘算:先知才当了三年教皇啊?也对,要是先知从古至今一直都当这创世神教的教皇,不就让全迦南人都知道他千年老妖怪的身份了吗?.诶.怎么又是三年前.是我醒来的时候。看来先知数千年来的准备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正式启动的啊.于是梅弈问道,“这届教皇和往届相比,都有些什么不同啊?”
  那人抓着脑袋说,“这个我也只是有感觉,但是具体都有些什么变化,我也说不上来。您要是够胆量的话,可以当面问一问教皇大人.咱们已经到了!”
  谈话间,两人已经来到了创世大教堂的大门前。一座四面环水,只能从小桥上走入的恢宏大教堂,就矗立在两人的眼前。士兵带着梅弈在比肩接踵的正门处做了个简单的祷告,便将梅弈从隐蔽的侧门带了进去。
  进入到教堂内部,梅弈更是被这教堂的奢华所震撼。不仅教堂外部有高高的六座六芒星尖塔耸立,教堂的内部更加是金碧辉煌。教堂的天花板上,细腻而丰富的绘满了神七日创世的神迹!
  那人带着梅弈走过有喷泉水池的中庭,沿着先宽后窄的楼梯一路往上。最后停在了教堂最高穹顶下的那个房间门口,对梅弈说,“教皇大人就在里边等您!”
  梅弈像是饿了一个冬的狼,被调足了胃口。千年来的不解疑虑在梅弈的脑中翻江倒海!他缓缓的推开了面前那扇华美的大门!窗前迎着夕阳远眺的那人,便是他的答案!
  夕阳里的老人缓缓转身,两道尾长而下垂的慈眉,一双和善而睿智的善目。皆白的须发映着金色的夕阳如沐圣光,而老人却只身穿一件灰色的粗布教士服。若不是他独自一人身处创世神教堂的穹顶,梅弈还真看不出,他是一个用整个星球在下着一盘大棋的先知呢!
  梅弈逆着光,也难看清楚那老人的表情,愣愣地呆在原地,不知说些什么好。
  那老人缓步走向梅弈,渐进的身体遮住了老人身后的夕阳。待离梅弈近了些的时候,那张梅弈记忆深处的脸和久违的声音同时传达到了梅弈的眼和耳中,“生命果实真是个好东西啊!都几千年了,你居然还是这幅年轻的模样!我可就老多了!你看,为了怕你对教皇这个身份反感,我还专门穿了这身粗布的灰袍教士服呢.”
  梅弈想不起关于这张老脸的一切,也记不得这个声音曾经跟他讲过些什么?只是从心底里产生出一种熟悉和亲切的感觉,于是说,“您是教皇?.还是.”

  “先知”两字梅弈还没说出口,教皇就答道,“都是!”
  梅弈讶异地说,“您知道我要问什么吗?就回答得这么干脆!”
  教皇老眼笑眯成了两条缝子说,“连一个站在我面前的人下一句话要问什么都不知道?我还叫什么先知啊?”
  梅弈虽然早有心理准备,但是还是不由得吃惊。他一直以为先知不过是一个知识面比较广,逻辑推理能力比较强的人罢了。也就相当于上个纪元的超级超级超级精算师。所谓的预测未来,不过是先知根据自己的知识储备和推理逻辑推算出来的将来,但怎么能有人能知道另一个人此时脑中在想什么呢?
  就在这时候,先知又开口说道,“人的大脑活动时,会产生一种微弱的脑电波!而生成和破解这种脑电波的方法,跟电话的声电转化原理如出一辙。只要我们的大脑能感知到另一个人的脑电波,破解别人脑中的想法也不无可能嘛!”
  梅弈又是大惊,先知的这句话竟然就是在回答自己脑中所想。但是梅弈又转念一想:这老头不会是拿套路诈我吧!于是说,“那我下一秒要.”
  先知抢在梅弈前面答道,“桌子上的黄金权杖很贵重,还得传给下一任教皇呢!我是说—如果还能有下一任教皇的话!.你就别惦记了!”
  梅弈瞪大了眼睛,支支吾吾地说出后半句话,“拿的东西.是什么!”连着上一句正好是,“那我下一秒要拿的东西是什么?”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