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唤世战纪》
第123节

作者: TY爽崽崽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兰雪看着眼前的女孩儿,手上一点都不放松,怪声怪气地问梅弈道,“你这徒弟还真漂亮呀!她满十八了吗?”
  梅弈想要解救自己的耳朵,却又不敢伸手去松兰雪的手,以免被拧得更紧,于是咬着牙说,“满了.满了.你能不能.先松开我!”
  兰雪显然是没有打算松开梅弈耳朵的意思,看看一脸干着急的千叶,又看看此时狼狈的梅弈说,“满了十八是吧?你还挺正派的嘛!放过了未成年人,专挑刚成年的下手!”
  千叶见梅弈疼得不行,笑脸急的比梅弈的耳朵还红说,“师娘,你说话怎么阴阳怪气的?先放开我师傅啊!”
  不曾想,千叶不为梅弈说话还好。她一开口为梅弈说话,梅弈的耳朵又被兰雪再加上了四十五度的旋转。疼得梅弈出了一头的汗,急忙说,“你.你快去搞团建!师傅.师傅就爱.这么跟师娘闹着玩儿!你…快去.快去啊!.”
  兰雪也用原配打量小三的眼神,看得千叶浑身的不自在。千叶很是担心地看了梅弈一眼说,“哦!师傅.弟子知道了!”
  正转身准备要走,却又回转过来问,“那您晚上还来吗?”
  话还没问完,梅弈已经用再一次的惨叫拒绝了千叶。于是千叶眼含心疼的泪水和对兰雪暴行的敢怒不敢言,转身向食堂行去。
  兰雪牵着梅弈通红的耳朵,如牵着被麻绳穿了鼻孔的牛。在夕阳的映衬下,往北山的英灵殿走去。
  两人就这么牵着耳朵,走过闹市,跨过小桥,挤过好奇的人群。在弗雷的夕阳下留下了长长的斜影和一串莫名其妙的对话。
  “不错呀!长本事了!还拿什么师傅徒弟的名头做掩护!.你这是—《窗外》呢?还是—《新不了情》啊?”
  “我.我没有!我就是.就是看人家小.不懂事.就教教人家咯!”
  “教什么?教知识?还是教你电脑里那些姿势啊?”
  “教什么姿势嘛?我.”

  “你说什么姿势啊?”
  “你想哪儿.去了!我就.当她是个不懂事儿的小.妹妹.”
  “不懂事儿的小妹妹.你才好下手对吧?”
  …
  那天之后,整个弗雷关于梅弈的传说,又多了一个!
  梅弈仿佛不论是在盛世还是乱世,都能在弗雷城中以各种方式声名远扬。只是多数远播的都是梅弈的臭名!正所谓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好像弗雷城中的军民都已经忘记了,曾经在擂台上让女武神都吃了大亏的梅弈。也很快忘记了那个一跃跨过鸿沟的“狼神”!而只记得那个被一圈KO的“晕菜哥”,和被兰雪拧着耳朵游遍弗雷的趴耳朵梅弈!
  忍受着人们在背后的非议和嘲笑眼神,梅弈极没有威信地给这个由前冒险猎人组成的弗雷特战队,上完了近一个月的训练课程。
  梅弈始终都没有想到,自己的教官生涯居然和自己的团长履历一样的悲惨。总似看是有一个很好的开头,然后形式便急转直下,最后虎头蚓尾地结束了。
  整个特战队里,也就是千叶依然一往无前的崇拜着梅弈,表里如一地完成了梅弈给予的每一项训练任务。
  其他的团员,虽然很配合梅弈的训练,也打心里佩服梅弈的实力。但每人看梅弈的时候,老是不爱看梅弈的眼睛,而是会不自觉得将注意力集中到梅弈肿得像个大烧饼的耳朵上。
  这种让梅弈极不舒服的眼神,直到半个月后,梅弈的耳朵已经完全地恢复如初了,都还一只存在着!
  而每当兰雪为特战队授课的时候,团员却表现得异常严肃认真。毕竟这是当年一拳KO梅弈.前几天又牵着梅弈耳朵招摇过世的女侠。不论她外表看起来多么的娇柔无害,惹她都不会是一个明智的选择。

  军营全是日复一日地操练,一个月很快便过去。作为最后一个要离开弗雷的原罪体,梅弈被约修亚通知在这天中午离开。不仅兰雪和千叶前来送行,连约修亚、帕拉丁和女武神也一同到场为梅弈送行。
  梅弈有些懵,怯怯地对约修亚说,“奥丁大人!这么多有头有脸的人物都来为我这个小角色送行啊.我这次去不会就—风萧萧兮易水寒!了吧?.”
  约修亚笑了笑,靠近梅弈小声耳语道,“作场戏罢了!”
  梅弈还是不解的小声回问道,“做给谁看呀?”

  帕拉丁也上前拍了拍梅弈的肩膀,似在临别寒暄,然后却小声地说道,“当然是做给城中的那些北国特工看!按照依娜给出的名册,我们已经暗中监视了所有特工的行踪。等他们送出了你离开弗雷的消息之后,剩下的特工就会被我们立刻控制起来!”
  梅弈似乎有些明白了,用小奸小猾的眼神看着帕拉丁老奸巨猾的脸说,“原来你这是故意卖消息给北国啊,想造成弗雷战力空虚的假象!看来弗雷在接下来的战斗中,又要被当成引蛇出洞的兔子了.”
  接下来是女武神上前,小声对梅弈“寒暄”道,“是呀,二十年前弗雷本就是一座荒岛。咱们选在这里建城,本就是为了占据南北两国中间的一个桥头堡的位置,缓和两国冲突,不让星球的有生力量消耗在人类自身的内战上。你应该也发现了,弗雷城中除了慕名而来的少量平民,其他几乎都是军队、冒险猎人之类的战斗人员。说白了,弗雷这座城本就是为了战斗而建的要塞!”
  梅弈听得瘪了瘪嘴,不用女武神说透。他这一个月对城中的各种动向都看在眼里,对女武神的说法也更加认同。
  千叶一脸的不舍,本又想身手上前去挽住梅弈的胳膊。但是她敏锐地感受到了兰雪充满杀意的眼神,便很仁慈的住了手,饶了梅弈一命,说道,“师傅!您一路上要小心!我们相处的时间虽然短,但这些日子里都是您一直在孜孜不倦地教人家,人家都没有好好地伺候过师傅您呢.”

  千叶说得发自肺腑一本正经。梅弈却明显感觉到了兰雪的小宇宙因为这句话,又旺盛地燃烧起来!他急忙打断了千叶说,“你快打住!这些都是小事儿.小事儿!师傅本来就是负责传道授业解惑的嘛!哪要你来伺候,又怎会图你什么回报?你好好地练好本事,带好枫团!我就开心!”
  然后转脸向兰雪说,“大王,奴家此去可就不知何时才能与大王重逢了啊?”
  兰雪见梅弈表现得还算识趣,破天荒地没有损梅弈,也关切地说道,“你一个人出门,凡是多加小心!.尤其是在男女关系这方面!上次就因为好色,你差点被依娜采阴补阳了。这次你若再不收敛,可没人救得了你!”
  梅弈脑袋点得跟小鸡啄米似的,心里却想:每次我在男女关系方面出了问题之后,最威胁我生命的可都是你吧?.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